郁初北越说越伤心:“我这辈子到底图什么!一心一意对你,竟然落得个不被重视的下场,连看我吃顿早饭都委屈了你……”

    顾君之忍住掐死她世界清静的愿望,咬牙切齿的按住她的头:“吃!——饭!——我陪你吃。”他就看着她!撑不死她不准她抬头的那种吃!

    夏侯执屹见两人离开后,急忙接过秘书手里的水,一口喝下。

    高成充觉得他家顾先生……

    夏侯执屹深吸一口气,终于觉得活过来了,不过,他要跟顾先生谈一谈了……

    ……

    郁初北最终没有让顾君之陪。

    顾君之有严格的作息规律,错过了早饭的时间他会肠胃不适。

    顾君之坐在办公室的茶几上,看着摆放在其上的早饭,和郁初北递来的早餐,大概明白什么是嘴贱了,不是形容自己,用来形容郁初北。

    她一路唠叨了半天,举证了一百条例子,结果还是坐在这里吃饭,既知如此,整个过程中又何必耍嘴皮子!她也不嫌泪。

    顾君之在寒冷的冬天,喝一口汤呼呼的玉米粥再吃一口素包,耳根子又无比清净,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舒心畅意!人生纵然!

    郁初北喝了一口粥,把少料的沙拉,其实就是纯蔬菜拼盘推到他面前,顺便又给他盛了一碗菌汤。

    顾君之觉得吧,电梯前的一幕也可以忍耐了。

    郁初北真的饿了,闹腾了一早上,回来的一路都在车里跟他摆事实讲道理,她也有些受不了,但谁让他欠,非要跟她争个高下,没有必要的废话也要彰显他自己的存在感。

    明明他沉默就能应对过去的事,他偏偏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不是找吵架是什么!竟然还有脸怪自己早上摔门太响!觉得自己下次可以稍微克制一点!呵呵!他怎么不升天!

    不过,郁初北早上那股劲已经过去了,不想跟这种人计较,纯碎就是找罪受,说多了,磨的只是自己嘴皮子,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深藏功与名!他只会数落她哪里做的不对!

    郁初北喝下一碗粥,吃了一个肉包,胃里才觉得暖和一点,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果然还是吃饱不饿,至于老公,凑合能用就行了,要求不能太多。

    郁初北靠在沙发上,顺便向后看眼时间,刚转回头,又向后看眼时间,这次就没有再转回来,而是一直看着。

    因为已经八点四十了……

    顾君之平时吃饭是几点?七点!前后不差十五分钟,但现在已经现在了!他一路并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征兆,相比于以前不好好吃饭,他难受到脸色发白,奄奄一息的样子,眼前的顾君之‘健康’的出乎意料?

    而且每顿饭不酌情酌量,万般忌讳就会不舒服的迤嬴,他体质弱,人时刻都很苍白,阳光下看他仿佛都脆弱的透明一样!

    稍微一点风春草东,他都会感冒不适,难受万分,需要养在温室里,时刻被关注才能悄悄绽放。

    而眼前的人,他精神很好,高大甚至有力量,他的肌肤不是纯白透着运动后健康的色泽蕴含着属于他这个年龄或者高于他这个年龄蕴藏的力量。

    他自律却不孱弱,他冷淡并不软柔,他甚至一脚能踢翻酒吧里那台很重的茶几。

    而且他什么时候吃饭都可以,晚上尤其随意。

    所以……换个人格,还能换种病,是这个意思吗?

    郁初北慢慢的转回头,视线缓缓落在他身上,他正慢慢的喝着汤,过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

    换个人格……换种病……郁初北想着,仔细的的想着,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那不就是没病想病吗!至少说明他肠胃的情况没有迤嬴想象中那么脆弱!相反因为他乱吃药,还极有可能增加他的肠胃负担!

    更不要说这位顾君之很少吃药,虽然他该吃安眠药,但他吃药的量要比迤嬴少的多,那位正常一些的人格出现时,甚至只两三天吃一种定神的药即可。

    郁初北靠在沙发上,苦笑,那又如何,重要的是迤嬴认为他就是病的那么重,而且不吃药他就能真正意义上的生病!

    郁初北揉揉太阳穴。

    顾君之看她一眼,又觉得理会她干什么,怕她想不起自己来,再作妖吗!干脆低头喝汤,免得被她想起来,没的好。

    “君之……”

    顾君之心一颤,手里的汤险些撒了,但赶紧一口喝完,把碗放下,端坐在沙发上,等着她放招过来!

    郁初北看着他正襟危坐、剑拔弩张,或者说在面前竖起了无数盾牌,等着自己的架势。

    郁初北就像跟他打一架!看看他的样子!他有脸怪别人跟他吵架吗!他是有多脆碎,自己又是多可恶,才需要人家如花似玉的美男子这样提防自己!

    郁初北觉得自己比他大,见识比他多,人比他成熟,不跟他一般见识,所以浅浅一笑:“休息一下,一会该上班了。”说着起身将茶几上的碗筷收拾了一下,贤惠的去洗手台前洗碗去了。

    顾君之看了她背影一眼,舒口气,靠在沙发上,终于舒心了。

    郁初北洗了自己的碗筷,放好,转身出去了,剩下顾君之的另一边孤零零的躺在洗手台内。

    顾君之:……

    不一会,易朗月进来,手脚利索的将办公室收拾整齐,打开通风口,清新的空气流入,他又静静的退了出去。

    郁初北就在一旁等他。

    ------题外话------

    看到权杖了()|有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