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528你失去我了(一更)
    顾君之不知道她这句唠叨的依据是什么!每天从睁开眼到闭上眼一刻都不能安安静静的在一旁待着!她自己没有一点烦人的自知之明!

    郁初北转而趴在餐桌上,有气无力,洗完澡后太累了,被热气一烘,身上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只想抱着老公,躺在床上,数星星睡觉:“君之,你要是总这么无聊,你会失去我的……”

    顾君之:请现在就让我失去你,眼不见为净。

    郁初北捏了一缕头发,在桌面上随意的划着,声音透着几分委屈,还有告诫:“我呢,就像你面前的饭……不吃,就凉了……不哄,就废了,总是得不到回应,就没劲了。”

    顾君之头也不抬,吃,也一样会凉。

    “看来,你一点也不喜欢我……”声音哀怨,情感无所寄托,手指连轻飘的发丝也拖不住了。

    郁初北软绵绵坐起来,望着他吃饭的手,目光空洞、伤感:“我发现我爱上你了,你那么好,性格好,长的好,身材好,那件事的表现也那么……”

    顾君之瞬间将一块拳头大的馒头硬塞她嘴里!

    “唔——唔!——”

    顾君之冷血的看着她涨红的脸,咽不下去吐出来的样子,眼泪好像要从眼里流出来!

    郁初北去洗手间处理好自己出来,气的七窍生烟!嘴角发颤,用手指不客气的指着他后脑勺!“你——你行!你厉害!跟你谈感情不稀罕是不是!好!那我就白piao !今晚十一点给我躺好了!”

    在一座古朴的小镇上,受尽磨难和恶意的小女孩,睁着一双阴森的眼睛,充满罪恶的在街口捡到了一只刚出生不久浑身脏兮兮的小奶狗。

    小奶狗刚刚睁开眼睛,声音弱小又娇嫩,看似有力的四肢还没有任何力气,在毫无反抗的力量时它被满含恶意的小女孩拽出来,带回家。

    小女孩将它甩进破败的房间里,连一丝欺骗的善意都懒得给它,在充满腐朽和肮脏的房间里,将它的四肢绑在破烂的椅子上,手边放着削的很钝的矛和生锈的小刀……

    凄凉、惨痛、无助、弱者哀鸣,最后凝结出超自然的力量,小奶狗成长成一只威武的雄狮,一爪子拍碎了施暴者,生吞活剥!

    ……

    天空升起一抹苍凉的弱白色,窗外的寒风还没有停,屋内的暖意和窗外的寒气在玻璃上凝结成雪白的霜痕。

    窗外的路灯悠悠的亮着,冬日清晨六点的晨光,还不足以穿破大地照亮庞大的领土,透着宁静的黑暗。

    顾君之刚刚睁开眼,修长有力的手指刚刚碰到被角。

    郁初北更快一步的甩开被子!眼睛赤红,哐当一声砸上卧室的门,占据洗手间,很快起来传来哗哗的水声,犹如她现在暴怒的心情!

    顾君之在床头坐着!

    十分钟后,郁初北哐一声摔上洗手间的门,穿衣服,拿上包,顺便把桌上挡事的闹钟随手砸在地上,崩散的零件溅到顾君之的方向,顾君之头微微一偏,零件向墙上飞去。

    郁初北看都没看他一眼,穿上鞋,摔上门!走了!

    保镖头垂着低低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早在听到第一声摔门时候,已经通知了易朗月等人。

    易朗月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顾夫人将车开出车库,车灯照出一片的赤明,随即从他身侧毫不减速的扬长而去!

    易朗月见追不上夫人!赶紧让夫人的保镖开车跟上,自己慌忙回去看顾先生!这是怎么了!明明晚上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两人看起来融情蜜意,这才几个小时,怎么又闹起来了!

    易朗月恭敬的候在玄关处,不敢问,更不敢开口,瑟瑟发抖的担心顾先生现在想杀人!

    好在顾先生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行动似乎……慢了一拍,但易朗月低着头,而且卧室到浴室只有几步的距离,他看的不是很贴切,好像是慢了一点……

    直到浴室里传来水声,才尽力从房间的蛛丝马迹中窥探发生过的痕迹。

    客厅很整齐,餐桌上的保温杯没有动过,除了玄关处的拖鞋被主人随意的甩在地上,看不出任何动过手的迹象。

    易朗月宁而停了片刻洗手间的水声,想趁机去卧室看看,又没有那个胆量,只能退出去,问门外的保镖。

    顾管家也赶来了,都在分析一大早两位主子发生了什么,与以往只关注他们的顾先生不同,这次他们也在密切注意顾夫人的心情,亦唯恐她情绪不佳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来。

    顾君之披着睡袍从洗手间出来,脚步突然停了一下,转头看向主卧的方向,地板上被她摔碎的闹钟四分五裂渐的到处都是,彰显着那个人离开时有多生气。

    顾君之不自觉的握紧手心又松开,上面还残留着她挣扎过的力量,但——是她太过分!

    顾君之目光坚定,但欲转身时,想到她哭肿的眼睛,无力反抗的求助——

    顾君之下意识的走进主卧,换下了床单,为她叠好被子,将地上的摔碎的闹钟捡起来,每一片分散的形状找到,收到垃圾桶,顺便帮她打开窗,驱散房间里的气息。

    她回来看到后,总能消一点气。

    顾君之为自己这个想法不耻,明明她有错在先!现在把对错、你我、得失分的清清楚楚的他,坚信郁初北该懂,错的是她!

    可他也的确说过,不会反客为主,但有上几次的经验,他最后失信了,失信的有些……太过分……

    顾君之才回了次卧,换上运动装,去晨练。

    ……

    “顾先生今天比以往晚出来一个小时……”顾管家忧虑的站在操场上,确定顾先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后松了一口气,看向易朗月:一个小时啊?

    易朗月眉头紧皱,一个小时太长了,恐怕要出事:“夫人呢?”

    顾管家拿出定位仪,接通保镖的电话,皱眉:“酒吧——”一大早去酒吧做什么?顾管家神色有些茫然。

    随即两人脸色发黑!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是顾夫人在顾先生这碰了钉子,自己找乐子去了吧!

    那还了得!

    易朗月急忙给顾夫人的保镖打电话,总之一句话,不管夫人叫什么服务,不能放人进去,心里疏导即可就到!

    易朗月挂了电话立即打给夏侯执屹!简直了!他们怎么忘了这么大的事!而且看情况顾先生将夫人气的不轻!

    易朗月几乎可以轻易脑补出顾先生油盐不进不准夫人近身的样子,然后再说几句难听的话,夫人没有被顾先生气死已经是心里承受能力够硬。

    夏侯执屹后悔子弹没有穿过脑子了!这才和好了几天,就——

    夏侯执屹疲倦的从病床上坐起来,唯一完好的右手焦躁的拽着自己毫无形象的头发,恨不得自己没有接这个电话!

    有什么事都来问他!他是锦囊吗!“不管什么样,先安抚住夫人!我马上到酒吧!”夫人要是找了外人,不管哪个顾先生都能弄死他——都什么糟心的事!

    啊!忘了自己不能走路,直接摔在地上!

    艹!“护工!”

    ……

    顾君之从晨雾中归来,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头发因为醒来时刚刚洗过,柔顺的贴在额头上,少了几分冷然,多了一分肃穆的柔和。

    顾君之停下脚步,轻易的看到两人突然后退的脚步和隐隐不安的神色,本来要走过去的顾君之,微不可查的退后了一步,看着他们!

    这一步像是突然踩在了易朗月和顾管家的心口上,顿时呼吸一紧,犹如被扼住了喉咙:“顾……顾先生……”垂下头恭候他老人家走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