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524唯我独尊(二更)
    郁初北点头表示懂了,不出去就好:“那你记得早点睡。”

    她今晚说好了陪顾彻,总是不和弟弟争抢的小宝宝,刚刚被吴姨抱走的时候一直揽着自己的脖子,将脸贴着他,而且他感冒刚刚好一点,看着就让人觉得的可怜又心疼,所以想陪陪他。

    刚才会问顾君之,也是因为放不下他。

    其实问了也多余,就算小顾今晚出去,她也是要陪一下顾彻,因为他们对她来说一样重要。

    ……

    顾君之晚上十二半出来给自己倒水时,发现郁初北不在。

    顾君之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安安静静的品完一杯水,难道的安静让人身心舒畅。

    回到卧室,顾君之按下遥控器。

    整整一面墙的屏幕落下来,自动生成小区各个地方的监控,监控快速缩小,压缩,最后完成2002的视频画面定格。

    屏幕中,郁初北已经睡着了,顾彻睡在妈妈旁边,小手握着郁初北的手,呼吸均匀,睡的安逸。

    顾君之将屏幕收起来,准备休息。

    ……

    夏侯执屹是在第二天傍晚醒来的。

    高成充已经拆了石膏,躺在单人病房的沙发上看电视,一个人横躺着,占据了整个沙发的空间,听到床上的人的动静,无动于衷的继续看电视。

    护工已经为病人按下了呼叫按钮。

    不一会病房里围满了人,医生坚持过病人的基本体征后,摘了呼吸机,离开了。

    易朗月、皮秘书和几个亲近的人等着夏侯执屹吩咐接下来的安排。

    虽然夏侯总裁这件事发生的措手不及,但是在顾先生身边,这种突发状况非常频发,他们已经练出一套熟练的应对方案。

    就连病人都不会在想来后矫情的先关心身体本身,而是交代工作。

    夏侯执屹交代的第一件事,不是他最近跟进的并购案,而是:“告诉夫人,顾先生为了那张验血单迁怒了我。”

    易朗月惊讶。

    躺在沙发上装死的高成充也惊讶,什么情况,给顾先生上眼药?不要玩命好不好。

    易朗月跟顾先生和夏侯执屹的时间长,隐隐明白夏侯执屹的意思,他在向夫人卖好,可是:“怎么个‘迁怒’法?”重伤!轻伤!同辈打伤!绝对碾压!卑躬求饶?哪一种?

    哪一种,背后预示的顾董和夏侯执屹之间的关系都不同,夫人能窥探到的情况也不同。

    夏侯执屹想了片刻:“除了枪伤……她问的都说……”

    易朗月惊讶的看着夏侯执屹。

    夏侯执屹觉得瞒着的意义不大,而且这次是幸运,下一次呢,可能就真的睁不开眼了。

    夏侯执屹脸色苍白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为自己这次错误的评估深表没用,他竟然没有察觉出来,这就是他失职!落得今天的下场,无可厚非,但不纠正,就是他不珍惜没死的机会!

    易朗月看他心意已决,点头,出去了。

    ……

    郁初北临近下班,站在办公室的窗户旁,看着窗外高楼林立的视野,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手机,还在消化易朗月说过的话。

    虽然内容不多,但足够让人惊异,顾君之知道了验血单的事?并为了这件事毫不留情的‘处置’了夏侯执屹,然后夏侯执屹醒来后第一件事是向她道歉?

    里面能分析出的信息太多了?为什么用‘处置’两个字,处置这个词是用在强制的一方对不能反抗一放的绝对控制权?

    而且这件事后,夏侯执屹向她再次道歉,并且醒来后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

    郁初北保持着站在窗边的姿势不动,心里曾经不确定的猜测,如今可以落实了,夏侯执屹是天顾的代理董事长。

    天世、天顾非常相像的名字,可是不说开,谁能真的把这两个集团联系到一起。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她一直不确定这位顾君之对她的想法,她努力迎合,这位顾君之也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甚至不怎么跟他说话,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没一个是认同的。

    说她不确定,甚至不知道从哪下手?下手后对方满不满意、认不认同都是不知道的。但夏侯执屹送来的这个消息就不同了。

    至少证明她在顾君之眼里是被看的见的,更无耻一点给自己加吗的话,他真是愿意为了给他出头!

    郁初北瞬间觉得——觉得吧——普天之下!谁敢再与我争锋!

    那张轻飘飘的纸,如今也真的只是轻飘飘的纸了,它带回来的,是那个把她踩在脚底,怎么琢磨也琢磨不透的男人的心!

    郁初北只要想到,他天天摆着一张臭脸,让她小心谨慎的看他的脸色!不高兴了就有鄙视的眼睛看着他。拉他做些愉快的事,也不情不愿的样子,还当自己完全没有魅力!纯碎被当了圣母!

    现在看来也不是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吗!是不是还有点喜欢这么温柔的自己!

    郁初北深深的叹口气,痛快的笑了!老娘不报曾经受过的气,还待何时!

    下班!

    ……

    医院内。

    私人病房里如今只剩下高成充与夏侯执屹,有些不认同:“这样好吗?”

    夏侯执屹脸色依旧很白,腿和左手不能动,右手刚刚在电脑上处理完挤压的文件,刚刚能养一会神。

    夏侯执屹的声音还有几分虚弱,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能让夫人再误会我们什么了,至少不能让夫人在我们这里受了气,知道了我们和顾先生的关系,她以后对我们做的事情有什么不满,会直接对我们用手段,而不是找顾先生告状。”

    对,夏侯执屹猜着是夫人向冷着脸的顾先生告状了,有的时候他是不得不佩服啊,顾夫人是怎么从顾先生那么冷清的脸上看到对她会心生怜爱的。

    可是——真的成功了!反对来,错估了局势落得现在下场的就是他!“何况以前认识不深,怕她和顾先生分手时狮子大开口,如今也没那么个必要了……”

    高成充知道夏侯执屹这层意思,大少爷二少爷在,这一点早就能排除在外了。

    高成充看着夏侯执屹如今的样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了,脑子还要转,再想想自己不久前只是被打断了几根勒骨,顿时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知道夫人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还会不会坚持己见、心平气和。”

    夏侯执屹想笑,但牵动了伤口,又平静下来:“会,在咱们看来,暴躁的顾先生偏执弑杀!看似无害的顾先生偏执、不能自控、更弑杀……

    可我醒了后仔细分析了一下,估计在夫人眼里是……暴躁的顾先生事会保护她的笑可爱,看似无害的顾先生更是离不开她的大可爱,你信不信……”

    高成充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夏侯执屹也是,这个设定……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所以他隐瞒了枪伤这个事实,免得顾先生的皮被拔下来,只剩那副血淋淋的身体!

    高成充隐隐皱眉:“你有没有想过,夫人会不会……”操控住顾先生,利用这一点,让顾先生沦为傀儡!

    夏侯执屹看着高成充。

    高成充担忧依旧,手里握着这么大的权势,等于郁初北手里拿了一把好刀,会不想切一块利益,试试锋利度?

    两人对视一眼,觉得郁初北不是没有迷失在权利巅峰的可能!

    ……

    郁初北张扬的把自家两个儿子都带回家来了!

    茶几移开,客厅里铺了大大的地毯,地毯上倒了一箱又一箱的玩具!

    从今往后!这个家就是她说了算!想想真是痛快啊!以后她想让儿子在哪里就在哪里住!想把喝剩的茶水往哪里倒就往哪里倒!想吃哪个菜吃哪个菜!在不用管是不是距离顾君之近不好过去夹,被对方阴阳怪气的鄙视了!

    郁初北闪闪风,给自己汹涌奔腾的血液降降温!但依旧掩不住心里的痛快!她看他脸色很久了!真的很久了!

    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