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513道法自然(三更)
    顾君之不说话。

    郁初北等着,抛弃他喜欢把人的脸往死里捂这一点,他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

    虽然嘴毒,好吧,嘴狠毒,连出轨这种事都能骂出来!但人家也是真有本事,还自救过,也……不像不明就里的失去吧……

    何况他很辛苦,有能力的人哪个是脾气好的,工作勤恳,又能赚钱,还不在男女关系上乱来。两人不吵架也不会突然家暴她。

    郁初北抬头,笑容温柔,她不该对他使性子的,毕竟……有病,呵呵。

    顾君之就像看一坨肉一样一动不动。

    郁初北:“好吧,不方便算了。”矜持、骄傲,凭什么将养的结实健美的身体,给自己这个没什么商业价值的人睡,他能理解。

    顾君之突然开口了:“可以,我——说话算数。”声音清冷,毫无感情,高大俊美的身体起身,直接进了卧室。

    郁初北有那么点回不过神来,主要……也不太想盘他!

    她心里还是压着一肚子火的!怎么可能一点脾气也没有!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都说可以,她有什么不可以的,反正有没有感觉她都可以!

    郁初北扔了筷子!边走边直接烦躁的脱了里面的衣服,像刚从大街上掳来了漂亮小姑娘的色胚,迫不及待的要圆方去!

    顾君之将意识下坠,他说过的话自然会算数!他只要意识不接触那个女人,她睡的就是一具尸体!与他有什么关系!

    只是光点应该会落在他身上,毕竟到底还是他操控这具身体的时间内?

    顾君之也不十分确信,只能试过才知道,意识不接管身体的触碰,能不能产生那些光……

    一把锋利的血剑划破长空,强制入鞘,沉静一世风华,让自己平静的融入时间的长河中,封闭感官、摒弃杂念、归收本心,不停、不看、不言。

    平静的时间长河托着敛息的长剑缓缓的流动着,一切归于虚无,在一片空洞的时空中,毫无声息,犹如一片死寂的空潭水。

    突然河流仿佛被什么波动,有了轻缓的起伏,水泼托着的长剑也随着微微晃动。

    河流突然湍急了些,本来没有瀑布、没有阳光、没有暗礁甚至风雨不动的死寂空间,突然涌入狂风,平缓流淌的河流被突然吹起,形成一股巨大的推动之力,打破了原本的死寂。

    暗礁在暗处丛生,山石在一片漆黑中拔地而起,扯动轰隆的巨响,平整的长河错落不一的重新开始排序!

    剑身撞上暗礁,狂风吹动河流飞速狂奔,剑神不停的与河流中生出的暗礁相撞,敛息的剑不知第几次撞上一块刀锋般的暗礁时,剑鞘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撞出一道缝隙。

    风雨的自然之力瞬间扑面而来,狂风、暴雨,湍流的河水,飞速的旋涡、险峻的瀑布,奔腾而去!势不可挡!这些力量融合在一起,在一个决定的契机,瞬间冲破了剑鞘,剑身仿佛出笼的火凤、狂龙,在灾难横生中冲天而起!犹如解禁封印的千年神剑,发出奔疼的怒嚎,与风雨中畅意前行,随着狂狼而下、随着风雨而奔,披荆斩棘!锐不可当!

    ……

    流光溢彩的金沙,是地平线捧出的第一缕光,虽然只有大漠长河下,远眺的日落那么大,但却仿佛孕育了自然法则,明亮却不灼热、温和却又热烈。

    它与虚无中升起,小小的一团,第一次刻去仿佛涵盖日月!摧枯拉朽!

    久久没有心虚起伏过的白衣少年,第一次不需要召唤,远眺而去。

    平凡普通的一座宅院内本霞光异彩的金光,仿佛突然间黯然失色,又慢慢挣扎的恢复自己的色泽。

    这缕光甚至惊动了倒吊着的少年,他睁开眼,感激到了来自主意识的排斥和暴虐!

    一缕强硬无比的光!带着耀目又锋锐的杀意,不容反抗!势如破竹!的从枯木中射出!

    白衣少爷瞬间皱眉!

    金箭毫不减速!破空声中急速变小!杀意疯狂凝结,裹挟着不容反抗之力,瞬间挤碎了犹如落日般的大道光晕!

    淡色的落日之光,瞬间分散开来,犹如分崩离析的命数,最终形成了普通的金沙……方消了,枯洞中已经准备好的夺天地造化的一箭!要射杀这片领地所有意识的杀意!

    ……

    郁初北去洗澡了了!烦躁!差点没在过程中打他脑袋上!

    水声从浴室里传来。

    顾君之手掌依旧紧紧的攥着,攥到发白,极力克制着不受他控制极致……

    ……

    早上八点半,天已经大亮,阳光格外明亮,驱散了冬天的寒意,今晨是个不错的天气。

    顾君之面无表情的从家里出来,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郁初北整理着围巾,神色自然,已经没了负面情绪,嚷嚷着买回来一件威胁生命的大杀器于事无补,何况还是爱的红颜祸水,不为了他颠覆江山、泯灭三观就已经可以了,还能甩手不要了吗。

    易朗月、夏侯执屹垂着头,不敢看这两杀神!压抑的不敢抬头看!

    夏侯执屹眼睛看地:怎么样?还正常吧?不敢随便看,万一被突然赏一枪……

    易朗月:我抬头了吗!你问我!

    夏侯执屹:没有吵起来,应该是没事了?

    易朗月:谁给你的自信!

    夏侯执屹抬首急忙跟上顾先生、顾夫人的脚步。

    后面乌压压的人群,都跟着离开,四辆车依次开出金穗小区的大门,中间的那辆尤其狂炫豪华。

    郁初北今天回来的时候开的限量版超跑,千万起跳,红色的车身,耀目又狂炫,开上了大道,脱离了顾君之的团队直奔而去,风一吹,惬意又舒爽!

    果然……咳咳……感觉不太一样……

    郁初北放了歌,哼着曲了,心情不错。

    ……

    “郁总早。”

    “郁总早。”

    “顾董早。”

    “顾董早。”

    当然了,上班高峰期,加上红路灯的加持,怎么可能超他的车队多远,一起到的。

    夏侯执屹发现顾先生在踏入天世集团的一刻,一扫在车上时的萎靡和被人吸干了精气的样子,瞬间锋芒外漏、锐不可挡!

    夏侯执屹心陡然一惊!不愧是最可靠的顾董!不管前一刻子弹是不是想打入他的脑袋,只要踏入他的领域,他便是这里的王者!顺他者昌,逆他者亡!

    ……

    郁初北忙了一会后,趁着添咖啡的空隙,出了办公室瞧瞧姜晓顺的桌子。

    姜晓顺抬头:“郁总?”

    郁初北甩开头发:“顾董今天心情怎么样?”问的……有那么点心虚……她今天早上盘的有点过头,感觉他状态很不好,她承认,她是用了点力气,但与他上次家暴般的水平比,自己温柔多了吧……好像确实温柔……

    郁初北这样想想,更自信,她很温柔。

    姜晓顺有些疑惑:“很好啊,神采奕奕!飞龙在天!”

    郁初北斜着眼看姜晓顺一眼。

    姜晓顺被看的心里发毛,她说错什么了?“真的!群里就是这么发的,说顾董帅的晃眼!看一眼能被就地正法!”姜晓顺怕她不信,还拿出了群里的聊天证据!

    郁初北看了一眼,在她们过于夸大的用词上多流连了两遍,觉得她们真是闲的,也不怕牛气吹破了。

    郁初北拿着咖啡进了茶水间,却没有直接煮咖啡,而是靠在小吧台旁,思索,也就是说……他没有很生气?

    郁初北松口气,那么金尊玉贵的一个人,让自己占了便宜,他没有想弄死她,算是法外开恩了。自己也是莽撞,明知道他不喜欢,还不依不饶发脾气。

    ------题外话------

    嘘,低调,低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