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香秋面露得意,他终于知道要脸了。也是,这里可是他工作的地方,都是知识分子,有她这么一个‘落魄’的亲戚,岂不是很没面子。

    所以为他自己的面子,他也得帮他们过上好日子。

    张香秋很快发现他们越走越偏,刚刚还是喧闹的大都市,这一会,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但人边少了。

    张香秋立即停下脚步,警觉起来:“你说吧,就在这里。”摆明了不走了。

    路夕阳见她不动,眼里的恨意早已经蒙蔽了他的理智,她找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他在初北面前颜面扫地!

    路夕阳瞬间捂住她的嘴,将她往背地里拖,然后紧紧掐住她的脖子,目光狠厉!

    张香秋惊恐的挣扎!打死她都不敢相信路夕阳敢弄死她!但看着他阴狠大眼睛,此刻没有任何多余情绪,只剩下疯狂的眼,脖子上传来巨大的力气,肺里的空气一点点被挤压。

    张香秋第一次知道怕了,越来越深的窒息感夹杂着求生本能奋力挣扎,她不想死,她——

    可张香秋一句呼救的话也叫不出来,耳畔的声音越来越远,恐惧和无助让她呼吸的氧气越来越少,越来越……

    “啊——”看到的人转身就跑!

    尖锐的叫声惊回路夕阳的理智,他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他竟然要杀人!他——

    路夕阳急忙松开手里的人。

    张香秋瞬间软在地上,无力的大口呼吸!

    路夕阳看都没有看她!惊慌的转身就跑,他做了什么!不是他做的,他不是杀人犯——

    但冷静下来后!路夕阳发现他丝毫不后悔!是她先找到这里来的!怨的了谁!

    ……

    郁初北穿了一身运动衣,午休后陪着顾君之做锻炼,为此,郁初北包下了距离公司最近的一处室外运动场地。

    郁初北喝口水,看着已经在攀岩墙上的顾君之,险些没有把水喷了,不是说不上了吗?什么时候上去的。

    郁初北急忙走过去,刚刚上了一层,就开始担心:“小心点,太高了,别磨破了手皮,也太高了啊……”

    本来觉得自己能一口气爬到顶层,还能再来三个来回的顾君之闻言,好像真的觉得自己爬不了。

    郁初北担忧又谨慎的看着他:“慢一点,脚踩稳。”他是有多喜欢这些一看就不安全的运动方式,可谁让是他选的,郁初北尽量看好他:“可以吗?”郁初北仰着头。

    顾君之在从她目光衡量可不可以。

    郁初北疑惑的看着他:“坚持不住了?……坚持不住了咱就不坚持了啊……”

    才爬了一蹬的顾君之觉得,就这样‘不坚持’了是不是不太好,于是又‘坚强’的爬了几层。

    郁初北担心的看着他,唯恐他身上的保险绳哪里不牢靠:“小心点……手疼不疼……”

    爬到一半觉得毫无难度的顾君之,顿时觉得自己细皮嫩肉,手真的‘疼’了。

    郁初北仰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枪林弹雨中也能杀几个回合的顾君之硬生生的觉得自己完全不适合这样不安全的运动:“好像……坚持了不住了呢……”

    郁初北顿时急了:“那你还赶紧下来,慢慢下,往下跳……你别跳。”万一绳子不紧怎么办:“你先下几层……”反正上的也不高。

    顾君之‘慢慢’的试探往下蹬,其实在不坚持一下,是不是有不够有男子气概和一口气爬上去,自己其实是一个不需要照顾的小宝宝之间,他果断选择牵着,‘颤颤巍巍’的往下下。

    落地后,果然收获了初北担心的不得了的一个紧紧拥抱。

    顾君之顿时觉得手脚发软,浑身无力,还有些晕高的往郁初北身上靠。

    郁初北被他突来的力量踉跄几步,险些没被按在地上:“你是不是对你的身高、体重有什么误解!”

    无辜……

    ……

    肖队觉得自己需要请假,就这个高度,顾先生闭着眼都能徒手上去,再来几个杂记表演。现在在安全措施一层又一层的情况下,顾先生竟然‘柔弱、可怜’的下来了!

    肖队表示辣眼睛,怀疑人生不解释。

    “肖队,还跟吗?”顾夫人带着顾先生去喝下午茶了!

    肖队努力打起恶心完后‘疲惫’的身体:“跟。”不跟t出事了怎么办!柔弱可怜人设不就崩塌了吗!

    郁初北给顾君之点了一杯白水,一份不加料的牛排。

    她们坐的位置私密性很好,午后人也不多,郁初北吃了一半,起身:“你等一下,我去加一份冰激凌。”

    郁初北刚走。

    一个小朋友跑过时,不小心把手里彩色餐巾纸折的飞机落在郁初北的座位上,小姑娘立即转身要捡掉……

    立即有人从角落里冲出去!把小姑娘连带沙发座椅上的东西捡起来,快速将人抱走!送到对方父母面前,转头时正好看到顾先生收起了紧握在手里的叉子,脸上的阴郁散去,继续安静的用筷子戳牛排。

    郁初北坐下来,无奈的看他一眼,端过他面前的盘子,帮他切:“很乖,今天天气真好啊。”炎热散去,秋高气爽,怎么能不好。

    生活不能自理儿点点头:“嗯。”好。

    “晚上请你看电影。”

    “行吧。”

    郁初北笑笑。

    顾君之也笑,两个人笑出傻白甜的温馨甜意。

    肖队在车里鄙视顾先生一千秒!

    掩盖在温馨美好下的都是什么东西!就不心虚吗!易朗月以前是怎么对着顾先生的脸混过来的!

    ……

    杨璐璐已经很久没有找过郁初北麻烦了,她深信让那个女人滚蛋的最好方法就是永远不要提起她!

    何况那件事后,她说和路夕阳两清互不相欠,她是相信的!

    如果以前郁初北会心里不忿,找她们麻烦,甚至因为这种被抢了男人不能发泄的恨,随时准备在他们感情中插一脚!让他们的婚姻四分五裂。

    但在那件事上,两清就两清,虽然杨璐璐看不上郁初北,但也知道郁初北根本不是那种不管前途如何,认为情情爱爱是永远还念最初的人。

    杨璐璐很久没有再想起这个女人的恨意!又回来了了!因为张香秋这次闹的更厉害,骂人的时候提到了‘郁初北都能给某某某找学校路夕阳为什么不行’!

    原来张香秋一遍遍的闹他们就是因为郁初北把她那些本该在犄角旮旯里野生野长的人弄到海城来了!

    她就说张香秋着了魔一样为什么非要来海城!如果一开始就有那个打算,当初说不准就不会走!原来是学了一些不该学的东西!

    杨璐璐觉得郁初北就是故意的!故意要报复自己!她从路夕阳身上该找回来的已经找回来了!如今当然要从自己身上把不痛快也找回来!

    她郁初北恶心不到自己,就用了这么下三滥的招数恶心自己!杨璐璐气的面容扭曲!郁初北知不知道这件事差点出了人命!差点让他们家破人亡!郁初北有多恶毒!才这样非要讨伐出个对错!

    杨璐璐来了金盛办公大楼前!她要问问郁初北把她和路夕阳害到现的地步满意了没有!如果满意了可不可以住手!算她求她了好不好!

    “郁初北?不认识。”

    新来的门卫声音刚落,巡逻回来的小组长看了外面的人一眼:“找郁总?你没有郁总手机号?郁总早不在金盛工作了。”

    杨璐璐立即笑着回头,客客气气的问出了郁初北去了天世集团!

    杨璐璐瞬间震惊了!现实像一记耳光狠狠扇在她脸上!天旋地转!郁初北在天世集团工作她竟然从来没有听路夕阳提过!

    路夕阳什么意思!为什么从来不告诉她!杨璐璐觉得脑子发晕!路夕阳什么意思!

    杨璐璐最近几乎要崩溃的人!果断崩溃了!仿佛全世界的恶意都冲着她扑面而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