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492闭嘴(一更)
    郁初北临上楼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掐了掐大儿子的脸,软嘟嘟的又长大了。

    顾彻小脸茫然的扭动着,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郁初北的衣袖,水灵灵的眼镜,嫩嫩的皮肤,软到人心里的小手手,胖嘟嘟带着小窝窝的指间握着她的手腕,心里瞬间像有微风拂过,哪里都是一片春色。

    郁初北的眼眸几乎无意识的眯起,笑意自然而然的挂上嘴角——

    顾君之阴沉着脸走过去。

    郁初北立即理智回炉,松开宝宝的手,谄媚的跟上他的脚步,晃着他的手臂:“生气啦,别呀,不如你好看,也不如你可爱,这不是长的像你,我就爱屋及乌了,好了,我们君之最帅最可爱,是不是啊,是不是……”说着跳起来,扑到他背上威胁:“你说是不是——”

    顾君之抓住她手臂,将她放在背上,背好,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原谅她好了,清澈的眼睛在笑意里发着光。

    楼栋外。

    包兰蕙看着松开手的大少爷自己傻乎乎的站在那里,人小小的又不会表达自己的看法,对妈妈的印象甚至都在一点点消散,心里便说不出的不是滋味。

    吴姨抱着二少爷走过来,冷着脸看着她。

    包兰蕙立即撇开头。

    吴姨见状心情差到极点:“跟你说了一遍又一遍!就不长记性是不是!你这次幸亏是想让少爷见见妈妈,你哪天要是想让两位小少爷培养父子亲情,岂不是要害死两位少爷!”

    “我没有,我……”

    “什么叫做你没有!你来的时候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抱有同情心!今天是顾先生玩的高兴了,如果顾先生不高兴,一脚踢过来,你赔大少爷的命,还是想看顾夫人难受!”

    “我……”包兰蕙心里一场,像瞬间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凉彻心里,想到小姨说的那种场景,她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透顶的事情!

    “你应该庆幸大少爷没有被你害死!”

    “我——”

    肖队的人已经走了过来,

    吴姨急忙要说情,最终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接过大少爷!

    包兰蕙吓的顿时脸色发白,为什么!她:“小姨!小姨——”

    吴姨带着两个孩子,移开了目光:包兰蕙太莽撞了。

    肖队让人直接让人把她带走了,顺便看眼吴姨,包兰蕙是她该看管好的人,结果却将大少爷送到了顾先生面前,这是没有出事!万一出事了呢!还指望大少爷用爱感化顾先生吗!

    吴姨无话可说,沉默着护好两个孩子,她也没有想到,包兰蕙在顾家做了近两年,尽然还有这样天真的时候。

    ……

    “杨璐璐!你开门,你给我出来!你的心黑不黑啊,这都开学了,为什么就是不让他大伯给孩子们找个学校啊,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都是我的错,你冲我来,可孩子是无辜的啊。”

    张香秋直接坐在路夕阳门口开始大哭:“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才求你的啊,我也没有认识的人,我只有你们一个大哥嫂子啊,我再不对,也不能拿孩子们的前途开玩笑啊——”

    隔壁的邻居打开门上班,吓了一跳,竟然还在。

    张香秋见状,瞬间哭的更卖力了:“大伯哥啊,你就这样见死不救啊,那可是你的亲侄子,是你们路家的人啊,你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在家里孝敬公婆,如今有本事了,也不肯力所能及的拉扯我们一把啊——”

    张香秋深谙毁人名誉之道,她专门挑早上大家都出门的时候开始枯,再不开门!看不把你们的名声搞臭了!到时候人越聚越多,让你们脸丢尽!你们为了不让人觉得难堪,也得给我们小风小雨找学校。

    张香秋想到这里,哭的更加抑扬顿挫。

    邻居看了她一眼,好奇的听了等一个电梯下来的时间,直接迈进去走了。

    隔壁两户住家也一样,带着孩子出来时,还特异绕去了另一个电梯,担心孩子学了坏习惯。

    张香秋哭了一上午,从早晨六点哭到上午九点,大伯家的门没有开,身边一个人没有聚集,每趟上上下下、走走停停的嘈杂电梯里,甚至没有人询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好奇。

    张香秋先哭不动了,心里骂了一声冷血,跑下小区里哭。

    小区里有闲来无事遛狗、散步的老爷爷老奶奶,他们那个年纪,谁家有个什么事都喜欢凑热闹,来了城里,好容易有人哭的亲切,当然有人去关心一二。

    可是关心完也就完了,谁跟谁家也有不熟悉,真能怎么样,再说了也就这一会的效果,回头就连互相说个闲话的人都没有。

    张香秋心里那个气啊,她折腾了一上午,什么收获都没有,还被物业扯了出去,弄的自己口干舌燥,嗓子生疼。

    路夕阳见人走了,脸色难看的出去上班。

    杨璐璐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恨不得剁了那一家子!不要脸——

    ……

    “小路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曲副说完进了办公室。

    众人看了刚到的路夕阳一眼,心里各有各的想法,路组长能力不错,但最近明显心思不在工作上,这已经说不清是他第几次迟到了。

    办公室内,曲副经理的神色不如前段时间那么宽容,但依旧先给他倒了一杯咖啡:“你最近状态很不好?”

    路夕阳接过咖啡,压抑的沉默着,他能跟谁说?他能给小风小雨找个学校,然后呢?二弟一家就能放过他?竟然还想进天世工作,谁给他们的自信。

    “是出什么事了吗?”曲副拿出来十足的耐心。

    路夕阳握紧手里的杯子,声音很低:“谢谢曲哥的照顾——”

    曲副经理懂了,叹口气,既然不是帮忙能解决的,他也不好插手,但:“这不是我照顾不照顾你的问题,一次两次,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有看见。

    可你这个月已经迟到十六天了,下次跟你谈话的就不是我而是人事部了。”曲副毕竟从他来就带着他,不想一个好苗子折在家里的烦心事上:“你自己调整调整,我能替你压几次,不是次次都说话好使,明白吗。”

    路夕阳懂,心里更加愧疚:“谢谢曲哥。”

    路夕阳从办公室出来,没有理会周围的目光,坐在座位上,整个人散发着丧到极致的疲惫。

    他拿出手机,下意识的翻着通讯记录上的名字,目光停在再熟悉不过的三个字上面。

    路夕阳发现,发生这种事情后,他觉得唯一能聊聊的人,是她。

    路夕阳把手机扣上,她恐怕早忘了他是谁了,也不稀罕听他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

    晚饭时的金穗小区洋溢着饭菜的香气。

    郁初北拿了碗筷出来,将送来的菜摆放好,就看到顾君之在阳台摆弄那盆半人高的仙人掌,急忙开口:“你别碰它,那个花有刺,扎到你了怎么办!快过来吃饭。”说着走过去,把阳台上的仙人掌拿起来,放到到了门外。

    不安全!“处理了。”

    又回来。

    顾君之傻傻的站在一旁,突然觉得初北说的好有道理。

    从来没觉得自己会被刺,伤害到的他觉得——自己手指脆弱又易破,那东西真的有可能扎到他。

    顾君之瞬间觉得自己脆弱可怜需要人爱。

    “吃饭。”

    ……

    天顾集团办公大楼内。

    高成充快t恶心吐了!焦躁的在夏侯执屹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夏侯执屹从文件边缘分出一点闲情给他:“一大早来我这里显示存在感?”他带着金边眼镜,尽显斯文败类的风度,透着尊贵奢华的无尚风流:“还是——怀孕了?你这是世界九大奇迹啊,可以申请名留青史了。”

    “你闭嘴!”

    夏侯执屹耸耸肩,可以,继续看文件。

    高成充憋不住,双手哐的一声砸在桌子上:“顾先生他——他——我简直他娘的无语了!”

    顾君之自己是什么人心里没点b数吗!顾夫人说他间不能提说不能扛,他就真是小白羊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