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思坤听着曲经理‘夸张’的讲着会议的内容,更是隐隐觉得诡异,他们——

    毛玲玲不经意间扫到小徐吓的发白的脸,赶紧过去安慰:“吓到你了?别放在心上,老曲就是这么一说,吓唬人的,他根本没有参加过顾董的晨会,而且我们天世集团没有副经理直升经理的特例,他只是暂代班,讲的都是道听途说,你别听他的!走私货如果顾董真来开会,先抱头跑的肯定是他。”毛玲玲忍不住笑了笑,宽慰小嫩新。

    徐思坤觉得那不是重点,重点不该是曲经理口中‘完不成进度主动去顾董办公室自残’吗?“顾……顾董很严厉……”她其实想说的是恐怖,或者说——有暴力倾向!

    毛玲玲斟酌了一下,觉得她迟早要知道,小声开口:“很严厉,能不遇到最好不要遇到,但顾董不对我们,都是高层才能见到顾董,咱们就相当于猛狮眼里的鱼籽,你见哪头狮子饿了靠吃鱼籽充饥的。”

    徐思坤对这个比喻不知道该不该无语:“曲……曲经理其实是说笑的吧……”哪里有要伤害人的,谁还愿意做。

    徐思坤又不禁想到了那天顾董的眼神,想想,心中猛然一抽,那种恐惧感还犹如近在眼前。

    “没有,顾董下手挺狠的,公司都知道,我听说去年有位秘书跟顾董下车间,做演示的时候,机器直接穿手而过,顾董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当时很多见到的人吓的脸都白了!

    徐思坤仿佛感同身受,觉得手心一阵剧痛:“顾……顾董是这种人……”

    “差不多,不过对上不对下。”

    “难道没有人辞职吗?”她看了都觉得——

    “有啊,怎么没有,很多!你没发现天世的高层换的很快吗!但也有很多不信邪过来应聘的,也有主动来找刺激的!不过都脑子有问题,咱们这次要空降的经理,听说就是生活白痴,但是脑力一级,比前顾经理还厉害,要不然曲副会没有任何一件!”

    “说什么呢!窃窃私语!掌握不了会议精神,领了抚恤金赶紧走!”

    毛玲玲立即闭嘴,是不是说她都安静了。

    徐思坤有种如坠地狱的感觉!她见过的顾君之,和同事口中的顾董……是……一个人?

    ……

    “你在这里等着可以吗?”郁初北不放心的出来问,她一会要在隔壁房间开会,他非要跟着下来,她只能放在一墙之隔的休息室。

    顾君之乖巧的点点头,像个听话的乖孩子。

    郁初北还是不放心,想让他跟着自己进会议室,但想想会议室里的人,好像是比走廊上可能经过的人还多,而且封闭的环境,他肯定不能坐那么久。

    但郁初又不放心,忍不住开口:“那我不开会了,陪你回去。”

    “好。”

    郁初北赶紧让他把晶晶亮的眼睛闭上,这两天因为他,她很多场会议没参加,今天这一场也是她不得不在场才出席的!

    所以好什么好,国家二十年大计中的主流项目,拿下来至关重要,郁初北想到了一个人,等一下:“姜晓顺。”

    隔壁会议室准备资料的姜晓顺,想当听不见!

    “姜晓顺,”

    姜晓顺心里苦啊,她觉得绝不是好事!不情不愿的放下文件,含笑的走出来,关上门,客气万分:“郁总。”皮笑肉不笑。

    郁初北当没看见,将她待到休息室门口,示意她看里面!

    姜晓顺瞬间想戳瞎自己的双眼,她觉得还是不要看的好,看多了容易旧疾复发。

    “你在这里守着,你知道我最信任你,别人任何人过来,他刚睡醒,还有些迷糊,别让人吓到他。”郁初北对她说话没什么顾忌。

    姜晓顺觉得郁总该清醒清醒,谁吓唬谁!顾董不主动吓唬别人就不错了!

    姜晓顺想再挣扎一下:“我里面还有资料要——”

    “让展姐替你一下,你知道的君之内向,我怕有人不小心走过来惊了他,设计部的工作做的很不错,我也有一个让易设做你的老师。”

    姜晓顺的心动不足以抵消此刻的恐惧,因为她不相信她自己啊,可姜晓顺看着郁总已经当她答应的神色!她真的希望郁总睁开眼睛好好看看她的‘小可怜’!难道郁总已经忘了被顾董赶来赶去的日子了吗!

    “好了,以后会给你更大历练机会,这是承诺。”最后一句尤为重要,她也很不好意思每次重要的场合不能让她参加,但是她不相信别人,姜晓顺和顾君之同事一年多,对顾君之很多忌讳是了解的。

    姜晓顺想死,这不是历练不历练的问题……但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有挑战顾董的能力:“好,郁总。”

    郁初北笑了:“乖!”

    不!我罪该万死!知道的太多!

    郁初北叫来顾君之。

    顾君之乖巧的站过来,少年阳光帅气,外表亲民又温和,散发着青青的草木果香,温柔的仿佛能滴答下阳光来。

    郁初北真是爱死了他如此乖巧的样子,又心疼的叮嘱了他两句,特意给他指了舒服的沙发,让他注意休息,一会会议结束就过来接他。

    顾君之听话的点头。

    郁初北再三确定他真的没有问题好,鼓励的亲亲他额头,依依不舍的转身进了会议室!

    走入会议室的郁初北一扫前一刻的温柔,镇定、冷肃,带着丝丝凝练出的沉稳练达让会议

    室提前进入谈判末世!

    隔壁休息室内。

    顾君之在郁初北的身影消失在视觉神经里时,本来含笑、温柔的神色,立即被空洞、阴冷,戒备的负面的情绪淹没,他几乎站在休息室门口,僵硬的像个尸体般,一动不动!

    姜晓顺顿时觉得背脊发凉!想尖叫!想逃跑!顾董快到令人发寒的变脸!无论见多少次,都足以击溃她灵魂!

    顾君之身体僵硬的转身,像执行命令的僵硬机器,面无表情的走到郁初北指定的位置,坐下——

    他阴森森的面容瞬间对上站在玻璃墙外的姜晓顺。

    姜晓顺看到了,她快速垂下头,身体紧紧的贴在玻璃墙上,不动、不看、不听,瑟瑟发抖的像条咸鱼!她为什么要看!为什么!

    死亡凝视不够刺激吗!还是怕自己‘死’的不够胆战心惊!万一对方觉得对视等于挑衅,她能打的过大号‘僵尸’!

    顾君之没有‘看’她,他用充满‘戒备’‘不安’的模式,打量完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以后,犹如冬眠一般,陷入了‘沉寂’的死寂中——

    姜晓顺‘看’到顾董不动后,紧紧吊起的的心,突然被松开,摔了个粉粹!

    但是也不敢大声呼吸,她缓慢的放松僵硬的肌肉,让体内的氧气重新与外界进行交换,眨眨酸涩的眼皮,紧盯周围的环境,防止有不长眼的人被这幅皮囊所骗,接近危险生物!

    “姜秘书,你怎么没有进去开会?在这里做什么呢?”

    姜晓顺歪着头看向这位丰润多汁的美女,想起她是谁了,宣发部的哈密瓜,笑起来极其甜。

    她的漂亮不大众,但据说男人喜欢,女同事叫她田姐,男同事叫她小甜,完全不同的两个字。

    姜晓顺不研究男人为什么喜欢,只知道一点:“田姐怎么过来了?”

    田施笑起来很暖人,身材凸凹有致,但永远穿的严谨、不露,让看到她的人,有种雾里看花的美,反而更美。

    田施大方一笑,她今年二十九比姜晓顺大,但颜色上比姜晓顺要好的多,至少两个人站在一起,有眼睛都不会选色姜晓顺。

    田施温和的抱怨:“我能做什么,当然是过来等第一手消息。”声音拖着软糯的音调,天然纯糯。

    姜晓顺身为女孩子,因为跟着郁总,学了一些不该学的毛病,觉得甚为悦耳!但先这不是过耳隐的时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