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473吃药(三更)
    天顾集团内,临近下班,皮秘书推开办公室的们,送来一份文件:“夏侯总裁,医疗部送来的文件。”

    “知道了。”夏侯执屹还记得下午让顾夫人带顾先生去检查时,顾夫人的神色。

    一个近乎牢笼医疗层,触手所碰都是世界顶级防爆材料,一层层的关卡,一道道防护门,知道的是进医院里,不知道的以为去了哪个恐惧生化武器基地。

    顾先生换了无菌服,被推入检查仓的时候。

    顾夫人依旧什么都没有问,她站在隔音、隔弹、隔一切的玻璃外,温柔的看着顾先生被推进去。

    就像如表哥’的话题,和顾先生这次发病,顾夫人永远不问。

    夏侯执屹打开报告,顾先生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精神评估并不乐观,药物新加入了刚过了临床试验阶段,进入市场的几幅抑制剂,其它的药量也加了一倍。

    夏侯执屹从密密麻麻的专业术语中,悟出一个关键点,就是最近不要接触没有顾夫人陪伴的顾先生——比较危险。

    夏侯执屹刚想把报告收起来,就看到下面还有一张附赠说明。

    什么东西?

    夏侯执屹看完后哭笑不得,他向来觉得只有他们才会给医疗部没事找事做,想不到医疗部自己,也会给他们自己没事找事干。

    他们帮各个顾先生的性格命名了!划分为现在的顾先生和不与人交流的顾先生,统称顾先生,能为天顾带来的利益的顾先生称顾董,至于新人格,称谓,顾少。

    夏侯执屹顿时感觉到了来自阶层内部的,扑面而来的深层恶意,这是否定了新顾先生的‘杀伤力’啊!新顾先生万一因此受了刺激,没病也给他自己弄出点病来呢?

    说好的有爱共进呢!

    夏侯执屹头疼的将手里的报告松开,看着它缓缓飘落,这张纸里是不是还忘了一个人,那位出来就要见血的顾先生,以后是叫顾魔鬼吗?

    这不是歧视新顾先生是什么!

    夏侯执屹这样想想,却没有一点要伸张正义的意思,一个称谓而已,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反正想计较的人不知道。

    ……

    金穗小区内。

    “来,喝药。”郁初北哄着他。

    顾君之不要喝,喝了胃疼,会总想睡觉,睡觉的时间长了就看不到她了,顾君之伸出托着尝尝袖子的手,修长、苍白,指甲透着淡粉色光的手指,微凉的推开愚蠢不诶的手掌。

    郁初北看眼手里的药,好像是有点多,都拿过来的话,整整一捧,就是猪也不能这么喂啊。

    可郁初北不敢感情用事的做这个主,她家顾君之那是真有病啊,不吃药怎么会好呢,看看医院里躺着的顾成:“我们先吃一点点好不好。”

    不好,顾君之不要吃,想想它们咽如喉咙里的灼伤感他就心里烦躁:“不吃!”

    郁初北将小宝贝拉过来,声音温柔:“生病了怎么不吃呢。”

    晚风从窗外吹进来,从徐徐的试探,演变成了狂风大作,估计一会要下雨了。

    郁初北看了眼阳台上被吹歪的花枝,再看看手已经发凉,把头都要埋到脚跟的顾君之,将水杯放下,起身去关窗户。

    顾君之起身,光着脚快速跑进了卧室,将自己盖在被子里。

    郁初北转头看到消失的人,顿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为吃一次药,她已经哄了两个小时了,从说饭后吃,到做一次吃,一只到现在,他都不吃。

    郁初北带着对他的思念和长时间没有看到他的滤镜,都要没有耐心了。

    郁初北没有急着去抓他,他刚被各种药物注射后,做了一堆检查,本来就脆弱易碎的样子,现在像裂开的水晶冰,再碰一下就散了!

    郁初北叹口气,重新点上加热,睡裙垂在膝盖的位置,头发散开,站在空间感不足却高奢感十足里的客厅里,连带着阳台上的花木,因为整体合宜的居家感,也温柔起来。

    郁初北打给顾管家,虚心求教:“顾叔,对,麻烦问你件事,你们平日是怎么让顾先生吃药的?”

    “……”

    郁初北挂了手机,随后就把手机仍在了沙发上,啃啃唧唧半天,就表达了一个意思,只要不是昏迷住院时,‘顾先生愿意怎么吃就怎么吃。’

    不早说!不是为难她吗!这么一大捧药片,她看着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她以为不得不吃,必须要吃的!

    当然了,肯定是听医生的吃了最好,对缓和他现在情况也有帮助,但他现在明显不配合,而且这么多年他都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走过来了,长的不是也挺好的,少吃一些就少吃一些吧,大不了她看管严一些,保镖多配几个,不要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好了。

    郁初北又给叶医生打了电话,讨价还价要减一半药量。

    叶医生不愿意,义正言辞!坚决不许!

    郁初北表示理解,不跟他争辩:“你来喂药?”

    叶医生:“也不是不可以……”

    郁初北最后依照叶医生的指示,去了一半辅助类药物,挑了至关重要的出来。

    黑暗的卧室没有开灯,顾君之借着客厅的光看到郁初北进来,像是要被执行安乐死的年迈大狗,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带着认命的无力和无法承受的巨大痛苦。

    郁初北顿时觉得手里的这些,还可以再捡一半,可是他不能不吃药,这不是开玩笑的。

    郁初北忍着要泛滥而出的心疼,上千几步,跪在床边,在黑暗中看着他一双信任的眼睛:“乖,我们少吃一点好不好……”

    顾君之握住他的手,目光充满哀求,他刚从检查仓出来,注入脑部的显性液体,现在还让人他恶心干呕:“我明天就吃……真的,我明天肯定吃……”他握着她的手,所有的可可怜劲和茫然无助都用上去了。

    郁初北垂下头,不看他,非常冷静的从手里挑出四种药物,冷静的放入他手心,水杯推了过去,不容拒绝,不容反抗。

    顾君之看着她,眼中的无助在黑暗中一点点放大,他还想说什么,最后拿起来,放入嘴里,混合着水送了下去。

    顾君之顿时就要干呕。

    郁初北拿了一个酸甜带砂糖的蜜饯给他看。

    然后两个人忍不住都笑了。

    对,这不是让他吃,是让他看的,他做了检查,吃了药,消化不了刺激性的食物,但看一看,也能压制要冲破而出的不舒服。

    ……

    翌日的早晨,因为昨晚的暴雨,放着水洗般的浓烈晴意。

    两人搬回来的时候并不像搬出去时一样劳师动众,就是两个人回家了而已。

    顾君之坐在沙发上,像出水的鱼终于入了海,盘坐在早已经收拾干净的家里,乖巧的蹲在沙发看天气预报,听话又懂事。

    “早上想吃什么?”郁初北将头发随意的绑起来,打开一层层的保温杯:“你不想吃的我就不拿了。”

    顾君之眨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看过去,惹人怜爱:“玉米粥……”

    ……

    顾君之是一定要跟着郁初北上班的。

    郁初北知道不能放着他不敢,早上七点四十叫他起床,两人收拾收拾,主要是收拾收拾起不来的顾君之,吃了饭,出发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外面的阳光似乎都炽热了许多。顾君之一身牛仔长裤短袖t恤,长发柔软的遮住眉心,他打开车门,仿佛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站在那里,干净的不染尘埃。

    郁初北摸摸他的头:“真乖。”

    ……

    上午九点半,天世集团百分之九十员工已经到岗,郁初北穿着高跟鞋,简单的夏款西装裙,走进来。

    顾君之更在她身后。

    大厅内人员不多,郁初北让他在旁边站一下,走向前天说些事。

    一位女孩子快速从门边跑进来,从顾君之身边一身风一样跑过去,但下一刻又退了回来。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礼物(),每一位都看到了,《大龄》到‘书友力荐’榜了!转个圈圈。

    那么,大家投月票了吗!!!!!(灵魂拷问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