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463各显神通(二更)
    郁初北从不考验人性抵挡诱惑和面对诱惑时的能力。

    谁能不动心嗯,就像她看到设计巧夺天工的珠宝,难道不想驻足多看一眼;就像人饥饿时面对眼前的馒头,不想吞咽一口口水;就像沙漠里归来口干舌燥的旅者,血也是可以凑合来一口的。

    郁初北转着手里的车钥匙的,等吴姨和孩子,骤然发现他家高雅从容的吴姨和安静如鸡的大儿子都是很拿得出手的。

    但也要看,看到这一切的人怎么想,如果就此别过,当然相安无事,如果看了还胡思乱想,啧啧,就别怪她不给小姑娘机会。

    因为有孩子,司机开了一辆加长款奔驰,顾家别墅里没有低调的车,这件在车库众多收藏中,不算出彩也不算最次,在司机看来就是选最方便夫人出行的开。

    行驶在车流已经流畅的海城大道上,座椅之间的挡板已经降下,燥热的温度已经散去,随着车速的疾驰,车窗外散发着海城淡淡的海水湿气。

    顾彻把玩着手里的小苹果,大大的眼睛疑惑地的盯着,似乎还记得小东西酸涩难挨的味道,所以就只是谨慎的玩着,乖巧、不闹。

    ……

    深夜的警局里乱成一团,一窝蜂进来了一群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伤。

    温静羽已经没有那么怕了,这里虽然依旧吵吵闹闹的但十分让人安心。

    温静羽手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她坐在角落里,喝着警察阿姨为她倒的小麦茶,心里的不安一点点的被安抚下来。

    袁敏也吓坏了,温静羽冲上去的时候更是吓了她一条,好在没事了。

    袁敏下意识的抱住温静羽,吸取她身上的力量,她觉得小羽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是遇到事情真的很勇敢,很坑抗,是那种无声无息能做大事的女孩子。

    温静羽也将头轻轻的靠在她头上,眼睛湿漉漉的忍不住去看正在做笔录的顾君之。

    袁敏注意到小羽的目光,也跟着看过去,就看到顾君之在灯光下依旧让人无法忽视的侧脸,他很好看,冷冽如锋的好看,难以言说的俊美。

    袁敏想到小羽就是为了他才冲出去的,安全舒适的环境,忍不住让她推推小羽的腰,笑的暧昧不明。

    温静羽脸蹭的一下红了,声音低若蚊蝇:“不要瞎猜……”

    “我猜什么了?”袁敏逗她,因为逗她太好玩了,她会害羞,会不知所措,那时候她一双小鹿般无措的眼睛就更好看了。

    温静羽不知道怎么辩解,可是……可是,温静羽又有些着急:“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看他当时有危险,就下意识的去了……

    袁敏笑着,低声在她耳边道:“赵无事也有危险……”并且危险更多,因为他是挑事的主力,多少人都是奔着他去的,怎么没见你‘舍身忘死’。

    温静羽看着好友脸上的笑容,更惭愧了,她……她没有看见……

    袁敏看着好友脸红的样子,觉得感情的事情很难说,当初追求小羽的是赵无事,为小羽打架、争辩的也是赵无事,小羽却没有注意他,只看到了顾君之。

    温静羽见好友笑了,悄悄又羞愤的推了她一下,娇嗔道:“你笑什么啊……”更不好意思了……没脸见人了……

    袁敏凑近她耳边实话实说:“心疼赵无事。”

    温静羽一瞬间更惭愧了,她……

    袁敏让她回神:“不要乱想,这种事情怎么有公平可言,你不喜欢赵无事就是不喜欢,谁还能强迫你吗,放心。”

    温静羽低声辩解:“我也没有喜欢……顾君之……”

    袁敏顿时笑了,发觉笑的太大声,眼睛闭嘴,笑的眉眼弯弯。

    温静羽被说的,似乎都……都……

    前面做笔录的众人又吵了起来,但为首的一名气场全开的警察吼了一嗓子,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温静羽注意到顾君之一直坐在原来的位置,笔录已经做完了,他只是静静的坐着,频频在看时间。

    温静羽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是不是给他添麻烦了……他一定不耐烦了……

    叶金盛现在酒也醒的差不多了,觉得跟一群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年轻打到进局子,简直丢人现眼。

    邢总一直没有动手,此时正以众人公司上司的身份为自己这边的人办理手续。

    本来询问完,交了罚款,各打五十大板后就能走的事,因为那个姓赵的不是好歹,不断打电话找人,现在成了他们所有人在这里等着,必须要给那位小姑娘讨回一个公道。

    邢总一开始对小姑娘的兴趣,面对现在脸丢了的事实也没有什么兴致了,邢总一直在揣测这个狂妄小年轻的身份。

    赵无事的地产亨老爹来的十分快,没有邢总想象中大粗金链子、名牌、扳指的暴发户般的豪奢设置。

    相反,赵老板穿着朴实,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名贵的装扮,人也显得有些中年发福,但是气场十分足。

    他温和的走进来,全场的肇事者谁也没有看,先客气的与派出所所长握了手,言语见十分惭愧儿子闯下这样的麻烦。

    所长没想到带头闹事的那小子的爹回事这位大佬,心里对犹如老狐狸般滑不留手让人抓不出一点错处的赵老板,会有这样以为冲动易怒好猜到心事的儿子。

    简直——基因突变!

    赵无事在自家老子到了以后,瞬间没了刚才的张扬,犹如被扎扁了的皮球,干皮下来。

    顾君之奇了,看赵无事一眼。

    赵无事生无可恋的看顾君之一眼,他家老爸的杀伤力在骨不在皮啊,攻心不攻表,等着吧,他回去了,一定想剖腹以谢父亲养育之恩。

    邢总的脸色顿时黄了下来。

    叶金鹏看到来人,也神色十分难看,早知道……早知道……

    但千金难买早知道,他们已经跟人儿子动了手了,对方捏捏手指头就能让他们好看。

    本来还趾高气昂的邢总这边,在进入成年人的社交范围后,因为对方出动的‘父母’,瞬间沉默下来。

    温静羽看着在场所有人的变化,隐约也察觉出气氛不对。

    袁敏靠近温静羽,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赵无事爸爸是不是很厉害?”

    温静羽也有些紧张了,赵爸爸来了以后,营造的气场已经超出了她们能理解的范围,所有在场的小姑娘聚在一起,害怕又好奇的想看又不敢。

    邢总深吸一口气,已经舔着脸迎了上去:“赵总是在对不起,是我们为老不尊,让你费心的你。”

    紧跟着赵夫人也冲了进来,身为母亲,这位优雅女士恨不得扑上去检查下心肝宝贝的心脏脾胃肾,顺便再把敢对她儿子动手的,撕吧撕吧喂狗。

    但因为老公在场,她不但没有撕吧出霸气,甚至没有看儿子一眼,维持着能与老公匹敌的气场。

    儿子纵然重要,但能站在老公身边,营造与老公相合气质更重要。

    赵夫人深吸一口气,踩着高跟鞋优雅从容的站在了老公身边——当花瓶,顺便从名贵的太阳镜下瞥眼不争气的儿子!回去看她打不死他!害得她温存了一半正有兴致,就被这个孽障把老公从身边抢走了!

    想想,气的她都险些心肌梗塞,她这个年纪,过几次夫妻生活容易吗。

    顾君之的目光从赵无事的父亲身上收回来,心里再次遭受了几万吨伤害,能坐在高位的,气场哪一个不强大。

    赵无事用手指捅捅兄弟:想什么呢,生无可恋的,他爸既然来了!肯定能把他们带出去!怕什么!

    顾君之:怕在郁初北面前丢人!你懂个屁!

    ------题外话------

    有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