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415金沙下的解释(二更)
    郁初北非常抓狂,拍了很久的门也没有效果,火气几乎压制不住!她t 真有种出轨了的疯狂感觉!

    如果不是两个人共用一个人身体,她现在恨不得弄死他!

    可现实就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她还要吉利安抚对方!她情绪到底多不值钱!

    郁初北眼睛通红,将饭盒霹雳啪啦仍在地上。

    顾管家刚凑近门口一些,吓的一阵心惊!这是怎么了!想进去看看,又怕碰到不该碰到的,更何况对方是顾先生,就是真打起来,他敢上去帮忙。

    接下来是玻璃杯从高处砸下的碎裂声!房间里巨大的噪音没有停止过,顾管家觉得夫人可能把阳台上的花都砸了,隔壁传来孩子被声音惊醒后坤哭闹的声音。

    郁初北听到声音,本想把阳台隔断也砸了的举动才停下来,发泄过后,心里的压抑有一些缓和,也怕惊到孩子,将手里的象凳放下,没有砸在隔窗上。

    郁初北将落下来的头发别在耳后,不小心又碰到了脖子上的伤,表情苦涩抓狂。

    顾君之穿着家居服,站在门口,直接能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她。

    现在是凌晨五点,客厅的等没有开,客厅里一片狼藉,微弱的晨光混杂着月光照进来,她脸色并不好。

    顾君之就这么看着她,本没什么感觉,他只是做了绝对没有错的事情,甚至还是她要求。

    但现在看着她单薄的身影坐在沙发上,满身的狼狈,和这样的光线也遮挡不住的伤痕,才意识到她就是不是陪他下场练拳的下属,她过于单薄,身份敏感。

    要的不是结果,还有过程,他昨晚……下手有些狠。

    何况对方还给了他一点好处,顾君之走过去。

    郁初北看到他,顿时想将所有的怒火发泄过去,才发现桌子上、沙发上什么都没有!

    而单论力量,她不是他的对手。

    郁初北苦笑,让自己冷静下来,何况,她本来就是要跟他谈谈,听听他要说什么不是吗。

    所以委屈什么,计较了,对方又不会心存愧疚,平白让人看笑话。

    郁初北坐好,擦擦眼角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来的泪,苦涩的看向对方,声音还有些哽咽,但已经好多了:“我们谈谈。”

    门外。

    顾管家被声音惊的心神不定,现在又久久听不到动静,更加心中不安,顾先生是不是下手太没有分寸,夫人会不会出事了?

    顾荣洪立即给夏侯执屹打电话,有些着急:“夫人这里不知道怎么了!里面动静很大,都把隔壁的两位少爷惊醒了,吴姨也出来看了,但是没人敢进去!赶紧开监控看看发生什么事了!”别是出了意外!

    顾管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了,但刚才好像听到什么出轨不出轨的问题,

    他们顾先生怎么会是那种人,昨天不也把女服务员换成男服务员来!是文件不够多,项目不够刺激吗,为什么要花多余的时间放在人生身上!

    夏侯执屹没有耽误,虽然酒劲还没有过去,三个人同事打开了顾夫人家的监控。

    场景一片狼藉,两个人站在客厅里,像站在刚刚拔出最后一刀的战场,周围尸横遍野,狼烟未散,两军最后的统帅站在这片战场上,还未分出胜负。

    “这……这是怎么了?”

    房间内。

    顾君之难得先开口:“抱歉,我不太懂下手的力道,好像伤了你。”

    郁初北抬头看他一眼,突然想笑,对不起,我只是看着这多花好看,所以折了下来!

    怪花!不怪别人手欠!

    顾君之见她没有一点领情的意思,也觉得自己没必要给她留面子了:“是你要求的。”顾君之实事求是,他已经满足她了,不可能一点效果都不收。

    郁初北不想跟他废话:“是的,抱歉,睡你的时候太温柔没有抽你,让你失望了。”

    顾君之让她一局,毕竟她看起来很糟糕,是有些非常糟糕,而且他当时不是故意的,她动的太厉害。

    郁初北深吸一口气,拉回结束后唯一能谈的问题,眼里的红晕也收的了起来,因为没人愿意看:“你说出轨,什么意思。”

    谈正事顾君之的底气不自觉的很足,他扶正最近的一把餐椅,坐下来,企图提起给她打预防针。

    毕竟说起来,平凡人格的生成,对方给与的金光也出力不少,怎么好意思不承担必要的后果。

    “是你要出轨!”郁初北看着他,目光讽刺。

    顾君之神色严肃,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不是,我对女人没有兴趣。”

    郁初北嗤之以鼻,的确不用有:“如果是你,我建议你多花点钱,就你的爱好,真不怎么样?”

    顾君之虚心求教:“什么是怎么样?”他坚持的不对?还是力度有问题,顾君之有些茫然。

    郁初北一拳打在棉花上,心情却平稳下来:“你跟我说那个问题处于什么原因?”既然不是你,那是谁?令一个连门都不想迈出去的顾君之吗?相信他想出轨,不如相信她自己想。

    顾君之一本正经的看向她,非常诚心的跟她交流:“这次你丈夫给他自己捏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格……”

    郁初北茫然的看向顾君之,面目可憎的昨晚,先放在一边,在消化他这句话的意思。

    “我们都不太满意这个人格,其实对我们来说也无所谓,可能对你会有一些影响,那个人格有些平凡,没有明显的人格缺陷,十分正常,可能比顾玖还正常,对你来说也许就是好拿捏,可——对你来说好拿捏也就意味着对别人来说也好拿捏,你能诱惑他,别人也就能,你能因为我一句出轨不高兴,他或许就能给你做出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郁初北有些被他惊到!“你什么意思!”

    “你应该听懂了。”

    郁初北确实听懂了,迤嬴因为她的缘故,给他自己分裂的人格世界里又加了一个新人格?这个人格很有可能很普通,没有这两个人格这么不好相处。

    也就意味着有被别人相处去了的风险?

    郁初北有一种……有一种……

    顾君之觉得他们的努力她也应该知道:“我觉得他不合适出现,毕竟迤嬴不会想看到你因为不高兴,跟他离婚的结果,所以我们想帮你除掉那个人格……”所以,我们有帮过你。

    还可以除掉人格!

    “你不要想除掉我,付出的代价很大,我和另外两个人个都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但是潜意识里,迤嬴又捏出了那个平凡人格,普通的可能你连多看他一眼都觉的给他脸的人格,你觉得他不会做出正常男人都会做的错事?就像你的前男友。”

    郁初北看着顾君之。

    顾君之肯定的点点头:“我为自己没有让你满意感到抱歉,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你确实出轨了。”

    郁初北还在笑话:“你们彼此能沟通?”

    “……可以。”

    “迤嬴在哪里?”

    “他在休息,你两个儿子的出生对他打击有些大,不过过一段时间可能就会醒了,醒来之后再次轮换人跟,潜意识会下意识的放出它期待的平凡意识,你明白吗?”

    郁初北仰着头。

    顾君之清晰都到了她脖子上的痕迹,起身去自己房间,拿医药箱,推到她面前,必要的讨好,是希望发生什么意外时,她能冷静。

    “我如果不原谅呢?”郁初北没有看茶几上的药箱,看着顾君之。

    顾君之平静的叙述一个结果:“刺激了迤嬴,可能这具身体再也不会醒来,因为你生产,他就崩溃的厉害,你没发现你闹到现在我才出来很不正常吗,因为我根本没有听到你敲门,抱歉。”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明天三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