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397亲疏(一更)
    郁初南觉得郁初三不懂事,但郁初三早已经不是曾经的郁初三,理都不理她,锁上门走了,星期天都没有回来。

    “你看看初三的臭脾气,她先走了,怎么照顾你。”郁初南看着老四,想说,要不,你让住两天,但又怕委屈了弟弟。

    郁初四狠了狠心:“我一个男人,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婆婆那么大年纪了,看你一眼,你还能少一块肉。”

    “不是,我总要谈女朋友吧。”二姐教他这么说的。

    郁初南可不能拿郁家的宝贝金孙开玩笑,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李奶奶那个骂啊,骂的满栋楼都知道,郁家老四也是忘恩负义的东西!

    顾叔算是见识到了,还有这么不讲理的老太太。

    吴姨心想,这才哪里到哪里,更难缠的有的事。

    “二楼住的是谁家,怎么那么多人,看着凶神恶煞的。”李家奶奶不是没有探头看过,但这种人,她也知道不是好人,弄不好就把她推下楼了。

    郁初南没说话,她不会说谎,更编不出什么花来,也怕自己口没遮拦,二北那个拧脾气,真把她和两个孩子都赶走,她走就走了,可孩子的前途不能开玩笑。

    郁初南第一次在自己知道的情况下对婆婆沉默以对。

    直到李家奶奶离开,整儿楼层都没有消停,挨个拜访,说三道四,把郁家没有良心的事实踩实了才走!

    郁初南不觉得自家婆婆丢人,婆婆也是为了留在这里照顾孙子,何况婆婆也是为了她好,想留下来帮她接送孩子。

    结果,等送走李奶奶后,吴姨语重心长的拍拍她的肩:“委屈你了。”

    包兰蕙也让她放心:“住在一栋楼里也人情淡薄,不用担心她们看不起你弟弟妹妹还有你自己一家,过一段时间大家就忘了。”

    “就是,你婆婆这能找事,她那是想留下来帮你带孩子吗,她是不想走,想留在这里当大城市的人,顺便还有你伺候着。”

    “她不是,她……”郁初南试图辩解。

    吴姨直接大开口:“给你留了多少钱,孩子们刚到,总有个缓冲期吧,没给留一个月的花销。”

    郁初南的笃信都有些动摇了:“我……我有钱……”

    “上次来时拿的?差不多花完了吧,如果没有夫人照顾着,租房子,找工作,平日的开销,找学校,早没有钱了吧。”

    郁初南无话可说。

    吴姨笑笑,但也不挑拨离间:“老人们怎么样是老人的事,咱们心里有数就行了,该让着还是要让着。”

    “对啊,说起找学校,你婆婆让你谢夫人了吗?”包兰蕙也没有客气,

    郁初南本没觉得婆婆有什么不好,却被莫名其妙的安慰的突然不自信了?

    吴姨声音柔柔的:“夫人给四少爷安排学校,那是姐弟照拂,给外甥可就是帮忙了,怎么也该谢谢的。”有吗?你婆婆不会那么不懂事吧?

    郁初南敬重吴姨,她说是的事情……是不是就有点事了。

    ……

    “我觉得还是要让大姐出去工作,在这里夫人把人保护的太好了,出去见的多了,人自然就精明了。”吴姨搓搓手里的小衣服,然后抚平,再叠:“以前大姐就是对着你们,后来对着婆婆,不是妈说的对就是婆婆说的对,现在轮到你说的也没错了,对她未必就是好。”

    郁初北抱着大车,将他不吵不闹的小脸贴自己脸上:“吴姨有什么合适的工作推荐?”

    大车粗粗的小胳膊将妈妈的脸推开,不蹭,拒绝。

    郁初北不撒脸。

    吴姨想想后:“还是让大姐自己找,碰到的户家多了,见的人才能多,夫人也要下狠心,不管多少钱让大姐先适应着,辛苦一些总比以后吃亏好。”

    郁初北抱着大车想事情。

    大车见推不开,使出了吃奶的劲也以失败告终,小脸红璞璞的却无尽于是,不禁无精打采的看着妈妈,用大脸将他的小脸压成饼干!

    “行。”郁初北也很果断,然后掂着大车往阳台走:“哎哟,那么大的脾气,我们大车要看外外是不是,那也不能使这么大的劲儿推妈妈啊……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说着拱白胖胖的大儿子。

    大车那个暴躁啊。

    吴姨看着母子二人,目光温柔平和:“大少爷还是粘夫人。”

    大车不吃妈妈的一套,他哪里都不要去,他要找奶奶,要找奶奶……

    “还着急了……”郁初北拍着他的小屁屁:“又不是不让你来,你说说你这么急的脾气像谁……”

    大车生无可恋,他要找奶奶吗,要吃吃……

    郁初北被他推的头发都散了,那也觉得自家大儿子聪明可爱,瞧着不高兴时的小表情多萌。

    她最喜欢大车生气了,恨不得揉两下才能表达对他的喜欢,

    大车不喜欢,小家伙到了阳台上也一样的闹人,怎么哄都不能老实的待一会,要奶奶,要吃。

    郁初北突然邪恶的压低声音小声道:“你是不是饿了?”

    大车不动了。

    郁初北危险的看着他,眼睛眯成一条缝,神情充满了威胁:“不会真饿了吧!”

    “……”

    “你刚吃完饭?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大车被靠的太近,轻易薅住了妈妈一撮头发:无辜,可怜、弱小。

    郁初北艰难的将头发逃生出来:“你怎么那么能吃呢,你看你这个小屁墩儿,都摸不到小屁屁啦。”说着在,他胖嘟嘟的腿上,小屁股上掐了一下,满手软嘟嘟的肉。

    大车干脆嘴巴一撇,要直接开哭。

    “哎哟,我又没有怎么着你。”

    “夫人我来吧,可能就是饿了。”小苗也是实在看不管了。

    郁初北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孩子交给对方。

    小苗是新来的保姆,与前一个比更加有责任心,性格也很好,和俞天瑞比她也是非常优秀的员工,做事沉稳,目光安静,认真踏实,人也不带一点浮游的感觉。

    是那种高知的优雅平和,知性果敢,让人一见,就非常有好感,大车把三小时一顿饭的时候缩短为两小时一次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郁初北看着大车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大儿子,受挫的坐回沙发上,觉得自己心里更不踏实了。

    小苗对孩子是真心的好,因为身份不同,喂饭的时候,她会自然而然的哄孩子,与孩子对视,哄着,孩子对她的喜爱与日俱增。

    二车现在除了喜欢找妈妈,就最喜欢粮仓阿姨。

    郁初北颇有一种偷鸡不成失把米的感觉,早知道就不把上一个保姆赶走了。

    虽然不会来事儿,看着讨厌,但至少对孩子也不是真心的,自己依然会是二车唯一的选择。

    吴姨笑着推推她:“好了夫人,过一年还不是你的。”

    “我怕我会舍不得,做的这么好,二车又这么喜欢他……”

    苗聪笑了:“夫人说笑呢,两位少爷什么时候都最喜欢夫人。”她说话温柔,带着夏侯执屹千挑万选出的精英感。

    苗聪本就是顾氏集团的核心人物,毕业后结婚,老公天顾名下重工厂的研究员,她在总部秘书办工作,工作关系没有什么交集,两人是在外求学时认识的。

    在工作上,苗聪不敢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也是优秀员工。这次在怀孕指标中她不是学历最高的,但却是综合评价最好的。

    对顾夫人,更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天顾集团的名下企业她均有过跟进的机会,对两位小少爷自然更加用心、尊敬,能从事这项工作,她也非常骄傲,工作时候,自然带着十分专心。

    郁初北丝毫没有被安慰道:“那他就是白眼狼,亏你对他好一场。”

    大车听到妈妈的声音,扭过看过去,有赶紧扭过来吃饭,唯恐被妈妈抱走了。

    吴姨笑着:“夫人这是怎样都有话说了,小苗别她,正酸着呢,听不进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