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349错过(六更)
    ……

    路夕阳没有想到再见到郁初北会这么快。

    她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因为身体不便并没有穿的那么职业化,但是整个人的气势是不一样的。

    不是他认识,任何时候的郁初北,她身上虽然没有任何一件看似贵重的首饰,衣服也不是顶级名牌或者私人订制,但气质华贵,坐在那里能如在场任何一位总经理一样震慑人心。

    短短几个月,他仿佛已经再不能去问她生活的怎么样?有没有后悔?而哪些曾经问出去过的话反而像巴掌一样,让他无地自容。

    她是这次新项目的最终审核人,顾经理,他,他们都要经过董事会的手,才能确定他们手里的科研项目还能不能继续。

    而他是这次重大项目中,一个微小的成员,他上面还有组长,有严教授有申副经理和顾总经理,他是在不能入她眼。

    而郁初北,可能自始至终就没有看到她,她的目光不避讳的看过任何一个人,落到他身上的时,也没有任何与别人不一样的情绪,甚至来多余的一丝冷漠都没有。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员工,两人没有任何羁绊过的普通员工。

    他该高兴的,至少他的饭碗保住了,他不用担心受怕郁初北会开出他!

    但相比顾董位高权重,他更难以接受的是青梅竹马,亦师亦友,囊括了他所有青春年华的悲喜,他曾经极力逃开的人再与他无关。

    不敢他如何挣扎过,或许他只是为了向她证明,自己离开了她只能过的够好,他并不是因为她而辉煌。

    或者说即便分手了,不在一起了,以郁初北对他的感情,他们也不可能真的一刀两断,他们在一起十年,十年,一对夫妻闹到离婚也不见得有十年间的深厚情谊。

    可如今烟消云散,坐在董事位上的人,像换了一个人完完全全与他无关且不属于她。

    “路科员,路科员——”

    路夕阳急忙起身,拿起资料,介绍他手里项目的进展……

    评估要一个星期才会有结果,如果通过,他们会获得总公司这边的全力投入,肯定能做出成绩。

    从会议室出来,顾经理与申副经理走在最前面,商量着刚才话语中的漏洞和可能需要找补的地方,方便一会成交补充协议时,增加成功的可能。

    路夕阳完全没有看路,发觉自己撞到了同事身上,才急忙退回来,让自己冷静:“对不起……”却难掩憔悴。

    顾成听到声音,向后看了一眼,看到他又移会目光继续与申哥说话,却不尽想到刚才的女人和现在颠倒了高低的男人:他心里在想什么?有没有后悔过。

    让他说的话,就是后悔也没有,这女人他已经不合适站在她身边了。

    “路科员你的电脑呢?”

    路夕阳已经到了开发部,内部召开刚才的查补会议,他才想起电脑落在会议室了。

    “对不起。”急忙回去去拿。

    会议室里,郁初北还没有走。

    顾君之在教她玩花绳,织东西无聊了,顾君之新研究的挽发,一条毛线绳子落到他手里,能翻出无数种花样,做出好几种超级难的结构图,还能被翻成动物、植物、桥梁的样子。

    郁初北惊叹不已,被他手指快速翻飞的动作逗的笑个不停!

    “你真厉害,很富有研究精神,特此办法荣誉。”郁初北一本正经的说完,又忍不住笑了。

    顾君之也笑,能逗笑她,他就开心:“我还会更厉害的,连续嘎嘎叫,看好——”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路夕阳没有料到办公室现在还有人。

    郁初北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退去。

    顾君之眼睛执着的看着她,眼睛更亮,正在准备开始手里的‘魔幻’表演,见人进来,就把手放在了桌子下面,整个人都冷淡下来。

    郁初北看向门口的人,眼睛里还有水盈盈的笑意:“拿东西是吗,收拾会议室的方秘书那里,去吧。”

    路夕阳愣了一下,她眼底的温柔和笑意是他熟悉又陌生,相比于她前一刻一本正经的端坐在哪里,此刻的她比按时侯更加……

    “还有事吗?”

    路夕阳不敢耽误,直接退了出去,不是他不留下打招呼,而是郁初北眼里打发陌生人的梳理、默然让他无法多留一秒。

    她和顾董关系很好……这个认识更让他无地自容。

    路夕阳突然想到,以她现在的身份,让她弟弟上海城大学也不是没有可能。

    郁初三呢?应该也不可能辍学在照顾弟弟吧……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人分手,这些事,他都是该过问的,现在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

    顾成看出了路夕阳的落寞,这实在过于简单,只要知道一点他的事情,再看他自从那天后,最近交上来的几张错误百出的报告,也知道他心情好不到哪里去。

    昔日的女朋友结婚了,新郎还能一根手指头掐死他,放在谁身上谁不着急,他想不开实属应该。

    顾成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小事上,这种事情,时间长了总会过去,难道还这能发现对方结婚了,明知不不可违还非要冲上去!

    路夕阳没有这个能力!更不要提郁初北看不上他那个段数了。

    顾成甚至觉得路夕阳的自哀自怜甚至都是多此一举,如今那位享受着一切可以享受的待遇,谁还记得他是谁。

    路夕阳就是自己找悲伤,反而让人觉得不耻而已。

    “顾经理去吃饭?”

    “嗯。”

    “顾经理慢走。”

    “顾经理再见。”

    顾成随意的挥挥手,人已经按下了向下的电梯键。

    ……

    “顾董又没有下来?”顾成自然而然的走到她的座位上坐下,从他们认识到现在,她变化最大,不是吗?

    郁初北已经习惯了碰上她,想客气也不太可能了:“你工作不忙吗,最近总能碰到你。”

    “忙,如果董事会能把我们的方案批了,保证你就碰不到我了。”

    郁初北笑笑:“顾经理会为了一个项目吊死,我可不信。”

    “别说你不信,我都不信。”他统领天世集团开发部,每个月手里都要握有两个以上的项目,多的时候四五个,这次的项目因为重要他会参与,但是绝对不到让他投入全部精力的地步。

    顾成跟她已经很熟了,很上进且有机缘的女人,顾董就是她的机缘,为人不错,至少不会像郭成琼一样:“听说你给顾总租了一栋复式,请了保姆照顾。”

    “嗯。”都什么时候才来问,如果是等着你们救命的话,估计坟头上的草都很高了。

    “觉得我很冷血。”

    “没有,没有,怎么会。”

    顾成突然开口:“我当时并不想进入天世集团,我也不想被他带回家。”

    郁初北礼貌的笑笑,又低下头吃饭。

    顾成挑挑眉,不至于不识趣的与不想听的人说曾经的事。

    郁初北不是不想听,而是不合适:“顾经理很看重这次的项目。”

    顾成没想到自己会看错人,她不单不喜欢勾搭人,还不太喜欢探听别人的故事,拒绝加深了解的机会。

    觉得没有办法安抚?还是纯碎觉得他这个人烦?“也不算,与以前的侧重比,百分之六十五。”

    “我们会好好考虑的。”

    非常正经的答案,但是对顾振书出手的时候可没有留情,当时在马路口,如果不是挡了她的路,她是要看戏的。

    但偏偏是她:“快七个月了吧?”

    提起孩子,郁初北眼底的笑容扩大了一些:“恐怕要等年底了。”

    “不知道是开春还是冬末,我这个伯伯可要好好想想送什么。”

    郁初北很少听他提起他私下是身份,笑了笑:“等你大大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