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334你做初一(二更)
    顾成看着她们,她没有跟上来?一时间觉得是不是自己想错了,还是习惯了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一个人。她没有坚持,甚至不介意他走上去的结果和过程?

    所以是说明,不管是谁,只要坚持说‘本人送’就能上去‘面见’顾董?!

    郁初北掐着姜晓顺身上的肉。

    姜晓顺不依,两个人闹着笑成一团。

    顾成看着她,突然开口:“郁秘书不上来?”

    不啊,她上去做什么,郁初北将头发别到耳后,脸上还有笑闹出的红晕:“顾董就在上面,顾经理需要帮忙?”

    顾成瞬间转身上楼:他们是不是想多了,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

    姜晓顺看着顾经理上去了,突然压低声音道:“没事吗……”他们顾董精分,柔弱可怜的时候是真柔弱可怜,但拼命工作的时候也真拼命,不是精分是什么。

    顾君之摇摇头:“没事。”

    姜晓顺放心了,他们顾董就是看似无害的时候杀伤力也是可以的,顾经理如果想送人头也问题不大:“秦姐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怎么了?”

    “前天我碰到英姐了……葛经理想想什么,他非要找点事。”

    ……

    顾君之白色长袖卫衣,加黑色牛仔裤,宽大的帽子落在背后,整个人看上去温润无害,他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手指握着一盏巴掌大的紫砂壶,门开了,他也没有回头。

    “顾董?””

    顾君之神色淡淡的努力看了顾成一眼,又半垂下头,淡漠的看向手里的茶壶,细碎的长发盖住了他一半的眉眼,

    顾成只觉得背脊一寒,办公室里因为沙发上人的沉默,给他一种阴森森的的感觉,而且房间里没有任何办公设备,办公桌上没有像往常一样摆满文件。

    但顾君之什么时候离开过办公桌,可现在办公桌上面摆放着很多的……‘玩具’。

    确实是‘玩具’,模型、针织品、小锉刀、木头、锯子,工匠会用到的东西,种类繁多,品种多样,还有搭建了一半的美轮美奂的古塔,甚至有些奇怪的但很好啊看你的东西,他都叫不上名字。

    “有事?”顾君之握着紫砂壶的手坚强、勇敢。

    顾成立即不敢再乱看,开口:“这是顾董要的补充协议。”顾成语气忍不住放低了几分。

    “放下吧。”声音随意淡漠,带着与他无关的疏离。

    顾成闻言却猛然有一种比顾董平时拿着东西抵着他们的头还惊悚的错觉。

    顾成没敢耽误,规矩的放下。

    顾成走出39层时,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这么出来了,他不该趁机打探、询问、分析然后得出结果?

    郁初北看到了他下来,也有些诧异:“这么快?”不聊聊?

    顾成不知该怎么形容的看着郁初北,这个女人……

    “有事?”郁初北疑惑看什么?

    对顾君之的能力有质疑吗?他们智商是相通的,顾君之甚至是可以出来的,只是他自己还不太习惯,但是他现在每天都有努力一点,她相信他很快就能办到。

    顾成恢复往日的神色:“顾董有些忙,没好意思打扰。”

    “嗯。”郁初北又转头与姜晓顺说话。

    姜晓顺对葛经理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就该让顾董回去震震他,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顾成看着两个人,从两人身边走过,听着她们说的是无关紧要的小事,甚至还有以前同事生活中的琐事。顾成又从38层下去了。

    郁初北看着他下去,觉得顾成刚才的深色有些奇怪,他看出了什么?有些怀疑?顾董在,真正意义上的在?还有什么问题?

    何况,就算顾懂没有工作,‘玩物丧志’了一些,那又如何?

    顾成有些恍惚,颤栗的感觉哪里来的,顾成第一次看不懂一个人:他坐在沙发上,穿的十分随意,身边没有任何让人不安的事物,甚至楼下就是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

    十分人性化的设定和肉眼能见的温柔轨迹,但给他的压力却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

    顾成首次犹豫了,不禁想起关于郭成琼放出过的关于顾君之的传闻,人傻或者说,精神不对?

    后者瞬间让他灵光乍现!

    “顾经理,想什么呢?撞到墙了!”老严赶紧拉一把自家头,再看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稀罕了:“顾经理这是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了?”

    顾成被打断了思绪,拍拍老友的肩:“是想有一位,严哥给介绍一下?!”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跑的太快,不认账了。”

    顾君之这次没有说话:“赶紧去忙。”

    顾成进了办公室,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脑子里的灵光一现又冒了出来……

    ……

    海城宴客的酒店灯火通亮,来来往往,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顾振书位列其中,在坐的众位谁提起顾家新‘登基’的儿子不是赞叹不已。

    他们年纪大了,谁不希望自己有为能力卓绝的儿子,替他们分担分担事业,也歇一歇脚。

    “老顾,还是你教子有方啊。”儿子不太争气的老友,喝高了以后,有感而发,虽然很少听老弟提起这位大儿子,但到底也是人家的儿子,顾君之做的好,就是顾振书的脸面。

    顾振书不用愁后继无人了!反而是他真的老了,说什么,这些孩子们都以为是老生常谈,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顾振书看眼老友,面上含笑,自从顾君之开始‘见人’,这就是一个阴魂不散的名字!

    好友重重的开口:“羡慕!羡慕!”

    “不过是个孩子,需要磨砺的地方多着呢。”顾振书口气淡淡。

    对方闻言,顿时一个激灵:“老弟!这句话可不对,你别这么说大侄子!那是真厉害!”

    “你严重了!”

    “不!不严重!”他明显喝高了,此刻有些大舌头,但依旧说的斩钉截铁,恨不得跳起来大声宣布:“老哥是真心的!真心啊!”唯恐好友不信,还拍着胸口保证。

    顾振书要多气闷有多气闷,还要陪着笑应着:“你喝多了。”

    “不多!谁说我喝多了!”

    旁边立即有人扶住老姚,让他坐好了再说话,顺便一提:“对了,老顾,最近怎么不见你家大公子出来了?”

    “就是,今天和慕氏的合同也没有出面?”一直坐在对面的老总也开口了。

    “慕氏虽然没有妥协,但是能将慕氏憋到这个地步的也唯有顾董了,这些年慕家那小子多猖狂!今天本来还想看他们针尖对麦芒呢!”

    “对啊,你家的顾董怎么没去。”

    顾君之!顾君之!每个人都提顾君之!不提会死吗!顾振书颇为惋惜,温和的开口:“你们知道的,他小的时候因为意外伤了脑子,虽然大部分的时候正常,可是有的时候还是会脑子不清楚,最近又犯病了,再吃药,恐怕会少出来了。”

    饭局中海天海地的人顿时有些懵!?什么意思?一时间没有听清?

    等回过神来!立即‘关心’‘各种好奇’的看向顾振书,他们还是第一次听顾振书提起那场意外。

    而且顾君之当时受伤了,并且现在还没有好?是那个意思吧?

    什么病现在还没有好?怎么个伤到脑子的情况?

    众人怎么可能不好奇。

    气氛一时间沉寂下来,连本来喝高了的人一时间有精神了三分!耳朵竖了起来,以顾君之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地位,这绝对是一个大新闻。

    更何况还是从顾振书嘴里说出来,可信度更高!

    在场的年级大一些的多少知道些当年的情况,顾家又是如何兵荒马乱,顾老爷子更是倾注一切力量寻找孙子!那时候顾家愁云惨淡。

    结果却是一死一伤,从此顾家似乎都陷入了沉寂,顾家当年那位惊才绝艳的孙子也很少人提及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