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275变迁之前(一更)
    顾成看她一眼,没说话,身体陷入沙发中,整个人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交情不到而已。

    孟心悠苦笑,看来对方很忌讳这个话题,可这是她现在的目的。

    本来这事有更好的切入点,比如凭借现在郁初北在天世集团工作的关系,能聊起励志的人生,加深两人因此的熟悉,更好的铺开下面的对话。

    可惜,郁初北出现的位置不对,说了之会更尴尬:“是不是冒昧了?”

    “孟总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有什么话直说吧。”目光却看向前方的点歌台,神情更加冷漠。

    孟心悠尴撩撩头发,神色自然:“顾总没有没有换个平台的想法,我相信我们金盛能拿出足够的诚意。”

    顾成看向她,也没有客气:“一个融资时险些让自己一败涂地的公司。”

    “所以才需要顾总这样的人才。”孟心悠没有被戳到痛处的恼羞成怒,在他看来这个男人不过是实事求是的叙述了一个问题。

    “没有。”

    孟心悠注意看着他,却又不敢妄自猜测,顾成不是一个会显露心思的人,但却是一个人品值得相信的人:“多一个选择对顾总没有坏处。”

    “孟总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恐怕要失陪了。”这种问题尚且不如人情世故这种事让人方便交谈。

    男方忘恩负义也好,女方踩着男人的肩往上爬也无所谓,谁辜负了谁有什么关系,至于一蹶不振的,哼,不就是把希望寄托在另一方身上的人,让别人负重前行的无耻吗,亦没什么值得同情。

    孟心悠嘴角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没有,那就当我俩特意来谢谢顾总的。”

    “小事。”孟心悠在一些小事上太容易分心而已。

    顾成起身:“失陪一下。”说着放下酒杯,系上西装中间的扣子,离开了位置。

    孟心悠顿时觉得有气无力,刚才的紧张感也消散了一些,这个男人无形中给人的压力很焦躁,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就是觉得接近他身边的番外就开始看他的脸色。

    哎,她也是倒霉,但凡她有一丝征服欲的男人都十分难搞定,顾成如此,易朗月如此,她自认长的也不是拿不出手,就算发生点什么,他们也不吃亏,为什么一个个避她如毒蛇猛兽一样。

    她看起来那么没有亲和力?

    孟心悠一口喝完了酒杯里的酒,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拿出手机给郁初北打电话。

    郁初北从被子里钻出来,迷迷糊糊的看看时间:“孟总。”

    顾君之被吵醒了,脑袋更往她身上挤的用力。

    “这早就睡了。”孟心悠晃悠着手里的酒杯,想着刚才那个男人走时的毫无犹豫,觉得好笑。

    郁初北尽量让自己清醒过来:“需要我去接您吗?”

    孟心悠笑了,接什么接,她现在千杯不醉,将头发完全向后撩去:“还记得穷途末路的事吗?”

    “路夕阳?”没办法在孟总那里路夕阳的外号太多。

    顾君之立即睁开眼睛,不开心!不开心!身体往上拱一拱,人很听手机。

    “刚才碰到帮忙的人了,真高冷,不近人情的那种,留我一个美女喝闷酒。”

    “……”

    “我刚才问他有没有可能来金盛……”孟心悠开始絮叨。

    顾君之被絮叨的昏昏欲睡,实在觉得无聊就真的睡着了。

    郁初北一直认真的听着,最后还是不放心的问一句:“真的不需要我接您吗?觉得您喝多了。”要不然会说这么长?

    “说了不用就是不用,改天一起吃饭。”

    “好。”郁初北还是有些不放心,打开手机开了定位,随后给保镖打了一个电话,又给孟总发了一条信息——放心喝,已经派人去接您了——

    孟心悠看完笑笑,男人,哪有初北靠得住,起身向酒桌上走路。

    “孟总,来,来你给小李讲讲当初咱们是怎么杀出重围的,让她听听我有没有夸张。”

    这是喝多了:“高总当然没有,高总当年……”

    酒店外,顾成将车开了出来,凌晨的街道终于寂静下来,风吹开了积聚了一天的热量,有了丝凉意,驶入车道……

    ……

    “展姐早。”

    “展姐早。”

    “小郁,下午三点下来开会。”

    “好,姐,小姜已经通知我了。”

    ……

    “顾经理早。”

    “早。”

    “顾经理早。”

    顾成的目光扫过错身而过的路夕阳,是叫这个名子?毕竟不难记,因为昨晚喝酒的人,今天无意中有想起点印象而已。

    但这没什么,只要不影响工作,他不管员工的私生活。

    ……

    “我现在觉得从顾总身边过阴森森的,顾总好像没有受到一点舆论影响一样,今早面对堵在门口的记者也没有任何反应。”

    姜晓顺将座椅滑过去:“当然了,顾总什么心理素质,会心虚的能是什么段位,顾总这样的才能对的起那些传言。”

    好像也是,但姜晓顺的话不知道能不能信,可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

    “哎,小顾董真是可怜,不过话又说胡来,小顾董如果真那样,他能带领天世集团吗?还是说以后天世集团就等于落入了仲夏信托手里?”

    “不过仲夏的夏侯总裁也很有能力,但到底不一样吧。”

    “说起来顾经理也很有能力,咱们公司这些年的发展,顾经理也功不可没。”

    “是啊,咱公司对外主事也一直是顾经理,顾经理领的年薪也算是对天世集团对他的资助仁至义尽了。”

    小步突然凑了过来:“顾经理和郁秘书认识,你们说会不会是咱们顾经理是站在小顾董一方的?”

    “真的?咱们顾经理和小顾董关系好,有没有觉得他们两个都好帅啊。”

    “是啊好帅的,谁更帅一点。”

    “小顾董吧,小顾董的好看惨绝人寰。”

    “顾经理也很有味道啊。”

    姜晓顺听着他们扯远的话题,耸耸肩滑了回去,心想,你们的小顾董不单人长的惨绝人寰,做事也很惨绝人寰!

    ……

    38楼内,郁初北在跟夏侯执屹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郁初北今天穿了一件紫色的宽松长裙,平底鞋,头发挽起来,露出修长的脖颈和闪光的双层细丝项链,整个人看起来端庄又知性。

    郁初北说话不急不缓:“我们手里现在已经拿到了足够多的资料,其中几项项目进程缓慢,不是短时间能修复的,需要资金填充和整合的项目都已经准备就绪,所以我想问一下夏侯先生的意见,建议现在行动吗?”

    动作过大,剩下的两项肯定有影响,但影响已经在可以控制在范围内,相对而言,可以处理。

    夏侯执屹看向办公桌后的顾先生。

    郁初北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笑了:“他昨天没有睡好,有些困,让他趴一会吧。”半夜醒了就开始粘人,不睡觉了就要说爱他,真的很孩子气。

    夏侯执屹看着顾夫人脸上宠溺的笑容,无声的摇摇头,夫人太惯着顾先生了,随即正色:“那么夫人的意思是?”

    郁初北同样恢复如常“我觉得可以了,早晚都是一个结果,而且最后两箱,顾董也说需要时间修复,不是单纯的实验项目合格和数据填充那么简单。”

    夏侯执屹看着手里各项详细的资料,心里正在衡量,不是不可以,而是在评估对天世造成的动荡和可能收获的好处,不过:“夫人觉得这些事情可能是谁做的,有没有怀疑的目标。”

    “夏侯先生心中有人选了?”

    “算不上,也许恶意有限也许想让天世一蹶不振。”

    那她也有了自己的猜测,顾振书敢将人养在身边就不要怪人心生不满,何况顾振书能说他一点都不知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