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272甜不甜(一更)
    他没有了往日闲适的不在意和不耐烦,他甚至很安静的听着父母的谈话,平时会觉得恩爱和美的家庭,现在反而有些茫然了,还有那些无时无刻不在向他母亲投以恶意的人们。

    郭成琼听到儿子的话,抓着顾振书的手默默的哭。

    顾振书见状,叹口气,有些无能为力:“他……不会愿意……”

    顾玖瞬间看向父亲。

    “而且……这件事,说不定就有他的意思……”

    郭成琼顿时歇斯底里:“他说这些他想做什么!他说啊!我都给他还不行吗!他——”

    “你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我都成什么了!是我不养他吗!是我对他不好吗!他给过我机会虐待他吗!我到想让他跟我们住在一起!他住吗!”郭成琼深吸一口气,眼里都是隐忍:“不说了,我就是一个恶毒后妈,他说我是,我就是……”

    “你看看你,又开始钻牛角尖,不过是一些舆,没人信的,过段时间就过去了。”

    郭成琼心里嗤之以鼻,她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自己不是母亲,做不到母亲对父亲的影响力,是她高估了自己。

    多可笑,她的婚姻多可笑,顾振书爱谁?爱他的天世集团吗!还是爱着小玖。

    郭成琼默默的看向了小玖,她还有小玖,既然她在顾振书心里没有那样的影响力,那小玖有没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如果现在拿不到,以后是不是就更不可能了……

    ……

    顾玖从医院出来,开着车往回走,路越开越宽,道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拐入一片私人胡同时,一座有别于周围高楼大厦,坐落在一片保护区中的私人宅院昭然醒目。

    有别于其他院落的开放字样,这里大门紧闭,门厅不大,至少在现如今高广的小区门厅和私人别墅兴起的欧式门厅中,它仅仅只是几百年前,将领府邸门扉规格。

    但他知道里面柳暗花明,是另一翻天地,大门反而成了掩人耳目的厚重历史,还带着以往世家大族对皇室的敬畏和避嫌。

    可里子里,它张扬跋扈,仿佛一代土皇帝的奢靡。

    这座宅院让他向往了整个童年,而在几个月前,他才知道完全不属于他。

    顾玖将车重新开走,往日里在这里凝视过的雄心壮志,嘲笑着他所有想当然,他以为的和平共处、忍让、不争,换来的不过是别人更残酷的出手!

    而他,就是待宰的羔羊,一无所有、无需让人顾忌,他以为的风生水起,只是在他那一片别人看都看不上眼的领域,在他们所谓的战场里,他渺小的不值一提。

    车开离了这片私人胡同,重新融入车流,又是繁华的都市,嘈杂的声响,短短的一段路联通的仿佛是两个世界……

    金穗小区没有后起的小区那样繁华,它是早起最晚的一批小区和后来高楼大厦的过度。

    层数不高不低,小区配置不中不西,但奇异的风格、冲要的地理位置、亲民的高度,让它这些年在周围小区中一直享有一定的地位。

    住在其中的人,多数还保留着老海城的风俗和生活习惯,逢年过节的传统比之人员众多聚集的小区更加浓厚。

    今天天气不错,外面一直阴沉沉的还刮起了风,郁初北开了窗子,在客厅里削火龙果,削成方方正正的一块,先扎了一个给身旁眼巴巴看着的顾君之吃。

    顾君之安安静静的咀嚼着,他穿着长袖睡衣,头发蓬松凌乱,乖巧坐在茶几地旁的坐垫上,继续看她吃水果。

    “嗯,这个比较甜。”说着又扎了一个给他。

    顾君之眯着眼睛,也觉得好甜。

    狭长迷人的眼睛透着晶亮的光,像一个漂亮的水晶球。

    “昨天那个不好吃,水果就不能吃室内有机果,没经过风吹雨打就是缺味。”

    顾君之茫然的看看她,考虑要不要趁机科普一下知识,想想还是算了,她自有一套歪理,就不要打扰她享受食物了:“你还吃罐头吗?”

    顾君之摇头,但:“要喝橙汁。

    郁初北看他一眼,乖巧、听话、不好养,又转过头继续吃说过:“你让顾叔给你榨,用那个麻烦。”

    “我要喝你榨的。”

    要不要吸大腿上搓的烟:“让顾叔榨,我按不动按钮。”

    顾君之看着她,一双狭长漂亮,仿佛雨后新生的充满了无措和彷徨,还有被拒绝后的茫然和失落,但少年又立即回复朝气,仿佛习惯了被拒绝,又生龙活虎起来:“我给你榨。”

    郁初北叹口气,小叉子放下,让火龙果的甜香在味蕾里化开,起身:“行了行了,我给你榨。”

    眼睛里顿时迸发出耀眼的光:“我也去。”

    真的是色不迷人人自迷,老公太漂亮,就容易上头:“一起。”郁初北牵起他的手,两人殷切的向厨房钻入。

    叮咚——

    “谁啊。”郁初北抱着顾君之腰,脸埋在他宽阔的背上,手无意识的瞎切。

    “不知道。”顾君之笑着接过她乱动的刀,漂亮的手指,让水果台上的水果也鲜艳起来。

    “不知道就不要开了。”郁初北不想动的环着他的腰:“顾叔有钥匙、吴姨有钥匙、初三初四不在家,你两表哥不进来,其他人不用管吧。”而且保镖在外面呢,就不要开门了。

    “嗯……”切下一块最饱满的果肉放入她嘴里:“甜吗?”

    “甜。”那我们就不要动了,继续在这里榨果汁啊。还有还有:“果然最爱的人给自己切的水果最甜。”

    顾君之顿时羞涩的像个蚌壳,浑身烧灼还要把自己缩起来。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郁初北正逗的开心,不可不烦躁松开顾君之的腰,像幽灵一样飘了出去,到了门口,整理整理头发,微笑,打开房门,看到门口的人又关上,想了想还是打开了。

    顾玖站在门外。

    郁初北走出来,关了门,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打量着他,他与照片中相差不大,如果顾君之算刚张开的青年,眼前的男孩子还带着少年的青涩,这种青涩顾君之也有,只是面前的人应该年龄和打扮更明显一些。

    顾玖的外在条件很好,身高只比顾君之略微矮一些,更偏于他父亲的柔和儒雅,不过这份儒雅谁知道有几分是真的:“有事?”刚陷害了他母亲,郁初北并不觉得这样的距离是多此一举。

    顾玖看着她,视线下意识的放在她的肚子上,有几分惊讶但转瞬即逝:“你怀孕了,那个男人的,还打算生下来。”

    “你有事。”

    顾玖也不在管她的肚子,眼前的女人:“他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母亲虽然转移了一部分公司的财产但在天世集团多年,那些是她应得的。”

    “是啊,所以这些年来顾君之说什么了吗,没有吧,你们依旧住在顾家购置的房产里,享受着天世集团的产出和既有的身份地位,本来大家可以相安无事就这样过下去,你妈一生拥有天世集团夫人的头衔,有远比她付出更多的财富。

    可她呢——她并不不满足这点收获,她要让顾君之放弃继承权!要全部给到你手里!要让不会家不出现她面前的顾君之出现,甚至不惜为此让人知道顾君之的一些不足!

    可你要知道她不是天世集团的创始者,她甚至在工作期间没有为天世集团创造过超过她工资本身的利益,这样的员工,我们不说话,给着钱养着,你还觉得给少了吗?”

    “你——”

    “为此她甚至想让顾君之签署遗嘱,那是遗嘱,小孩子,你不会认为那就是一份遗嘱吧,既然如此,为什么怪别人反击!”

    ------题外话------

    二更晚一点啊,继续牵引去,要三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