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260执着我的丑(三更)
    “郭总?”

    郭成琼闻言和煦的笑了“还叫什么郭总,我现在就在家种种花养养神的闲人。”

    罗姐确定是郭总后立即激动道“您一日是我们的郭总永远是我们的郭总!郭总我们都很想你。”

    郭成琼笑笑,放在以前她就信了,现在只是听听而已。

    郭成琼移开目光打算继续向前时看到了秘书办内的郁初北。

    郁初北和姜晓顺自然也看到了她,她是下来听姜晓顺汇报工作。

    郭成琼只看了一眼,又仿佛没有看到她以及她身边的保镖,直接走了。

    郁初北顿时有种自己小肚鸡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错觉。

    但以郭成琼以前的性格,她保证郭成琼绝对会扑过来攻击她,没有自然更好。

    姜晓顺茫然看眼郁初北“姐……”

    “没事,你继续说。”

    罗姐顿时冷哼两人一声,经过郁初北身边,想撞她手臂一下,被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女人拦了回去。

    “呵,当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上班还带着保镖、保姆,真没金贵干脆不要来了!”

    “你话这么多,尚且没有改行说相声,我急什么。”

    “你——”

    郁初北头也没回,刚才的话也仿佛没说,继续听姜晓顺汇报手里的工作。

    姜晓顺确定对方气呼呼的走了,才压低声音道“姐,你现在真厉害,要是我都不怎么办。”

    “时间久了就习惯了,还有最后一项,继续。”

    “是,郁姐。”

    ……

    郭成琼先将汤放在林秘书的桌子上,态度和蔼,也是真担心他,林秘书工作认真对顾振书也忠心耿耿,都是应得的“我熬了一些骨头汤,你喝一点,脚好的快。”

    “让郭总惦记了。”

    “哪里,别嫌不好喝就行,顾总在里面。”

    “嗯。”

    “我先进去了。”

    顾振书喝了一口,非常捧场的又喝了一大口“你说说你,在家里歇着就好好歇着,还下厨。”

    “我这不是也没事。”郭成琼坐在他对面,看着这间办公室,突然有感而发“以前我觉得这里是我将奋斗一辈子的地方,如今……”

    顾振书叹口气“我以前何尝不是那样觉得……”

    郭成琼再看顾振书,今日突然看到了这个男人更多的内敛和深沉,遭遇自己父亲的背叛又遭遇儿子如今的打压,他仿佛永远是现在这样轻描淡写的样子。

    他心里就没有一点不甘心?

    或者他也是不甘心的,但又能怎么样,老爷子已经死了,难道把他挖出来修改遗嘱?不可能。

    那就只剩一点,顾君之甘愿放弃继承。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完全没有那个意思“振书,这些年辛苦了……”

    “辛苦什么,有你有孩子,我有什么不知足的……”

    那你会把手里的股份给让你知足的孩子吗?郭成琼没有问,承诺算什么,白纸黑字的契约才算。

    看顾君之,再看看顾君之身边那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秘书!有没有一种她当年耀武扬威的感觉。

    其实到头来什么都不是,都是别人的光鲜,现在不过傻傻的往里钻而已。

    顾君之才多大,那位秘书多大了,以为几幅珠宝戴在过身上,就是天世集团的女主人了?顾君之继承的财产之庞大,远不是一个秘书能想像的。

    顾振书以为她还在介意郭氏的事,放下勺子“你放心,我会和母亲想办法的。”

    “不用。”那些东西必然是我的。

    顾振书苦笑“你到是被吓住胆了,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郭成琼心里瞬间有种温暖的感觉,但温暖散去的更快,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她觉得自己是感动,该说一句我也不会让你受委屈,该对他掏心挖肺,此刻却进不了心,觉得他不会为这句话倾尽全力。

    顾振书收回目光“看到她了?”

    郭成琼眼中感动依旧,完全没有把心事表现出来“谁?顾君之的女朋友?”

    “嗯,觉得怎么样,适合君之吗?”顾振书问的随意,甚至开怀,大有一种吾家有子要长成的欣慰。

    你是在说笑话吗?我见过顾君之还是接触过,何况你的好儿子才开除了我,怂恿他秘书告诉了我一个大秘密“一个秘书而已,两人还真能结婚?”问这个问题都可笑。

    “这有什么不可能,爱情到了,谁也说不准。”

    郭成琼翻看手指的动作突然一顿,对,怎么不可能,如果结婚了……甚至不用结婚,弄未婚先孕或者奉子成婚……天世集团的股份就要再分了吧。

    郭成琼不禁看向顾振书。

    顾振书神色不变,甚至依旧温和,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

    郭成琼一瞬间反而把我不准了,他是故意透漏给她那个意思吗?是吗?还是自己多心了?更因该是自己多心了吧?毕竟这种事知道了能做什么?

    或者说,难道知道他是有心的,她就不做了吗?

    郭成琼比他更不想看到天世集团的股份被再次瓜分的结果,不过顾君之没有那么傻吧,让一个秘书套牢他“汤好喝吗?”

    顾振书的注意力仿佛一瞬间被她带着转移到汤上“实话?”

    郭成琼顿时笑了“你还是别说了。”

    “有点咸。”

    两人笑了,懒洋洋的午后,吹着空调的风,仿佛要飘起来的温馨舒适。

    ……

    今天下班的时间像往日一般如常。

    等所有的人都走了,郁初北带着顾君之和她的标配人员,从专属电梯下来。

    郁初北笑的如外面还没有散去的太阳,顾君之乖巧的跟在她身后,时不时说两句‘蠢话’哄她笑的更开心一些。

    漫天碧绿的草地上,仿佛要开出花一般的美好。

    沐浴在这片天地中的少年更是尊贵的不应该存在人世间。

    郁初北不信“左右手同时画画可以,怎么可能同时勾针?一个都要两根针,你长了四只手?”

    “我就是可以,真的可以——”

    “顶着你那人身公愤的脸,说这句话真的好吗?”

    顾君之突然做个鬼脸“我丑——”

    郁初北顿时笑了“不行了,腰疼,别耍宝了。”出了自动门,郁初北不喜欢太烈的阳光,急走了两步。

    顾君之不服气,慢了一拍“我练了好久,不丑吗——”说着又很尽责的用手支撑着脸,折磨着自己的造型。

    郁初北真要被他逗的不行“快点吧,热。”郁初北转着头。

    突然见一道身影慌慌张张的从顾君之背后直直向顾君之背上撞去!

    郁初北刚想说一声小心。

    顾君之仿佛后面有眼睛一般,身体诡异的一扭,闪开了后面的劲风!

    郁初北愣了一下,快速让保镖去扶!下面可是台阶!

    保镖没动,瞬间警戒周围,所受的训练告诉他们,周围出现混乱时,第一时间保护雇主。

    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那位慌慌张张冲出来的小姑娘,刹车不急,直接摔下台阶的声音。

    顾君之只在台阶上尽心尽力的做着鬼脸,发出灵魂拷问“真的不丑吗,真的不丑吗……”

    “啊!——”杨晨晨真的疼非常疼!惨无人道的疼!疼的钻心!

    一瞬间那些算计和得失都被疼痛代替,她以为会撞到顾董的身上,然后顺理成章道歉。

    她已经观察了很久,顾董和他这位‘不清不楚’的秘书每天出门都很晚,她已经完全计划好了,抓住这个机会就能不靠任何人,认识顾君之!

    “好疼……”杨晨晨的脸瞬间对上顾君之的方向,近乎本能的等着他帮忙。

    顾君之还在执着的扮鬼脸,对着郁初北就要得到认同“看,看!丑吗?丑吗?”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真诚的仿佛一位幼童。

    郁初北哪里有空看他的表演,都出事了,你还在那里演什么,算了不能指望他扶!“快!把人扶起来。”小姑娘破了相怎么办,这一下摔的太惨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