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046人高一尺
    王新梅看着她心虚的神色,扬眉吐气的仰起头,首次在生活中找到了高傲的存在感,不自觉的更‘矜贵’了几分,拿腔拿调的继续:“你母亲没少花钱吧,而你还是学生,我儿子……”

    杨璐璐瞬间开口:“我平时也有打工!”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挂不住了!心里的隐伤被人戳痛!还想压自己的尊严!

    王新梅也急了:“你一个月才赚多少!”这是不想承认用了他儿子了!

    杨璐璐怎么会在这件事上完全承认!她可以私下对夕阳感恩戴德,但绝对不能让婆婆知道,否则岂不是任人拿捏!

    杨璐璐心虚却坚定的反驳:“一个月三四千总有,多的时候五六千也可以!”虽然现在不做了。

    王新梅顿时有些语塞,在校生能赚这么多钱?!不会是骗她的吧。

    杨璐璐看出她的犹豫,再添一把:“妈如果不信,可以问夕阳。”

    王新梅更加不确定了。

    杨璐璐正色的撩撩头发,让自己看起来底气十足,她又没有说谎,虽然已经过去了:“妈,有些事您是听初北姐姐说的吧。”

    王新梅不自在的要起身。

    杨璐璐让她坐下,笑容重启,仿佛完全不在意刚才婆婆的失礼:“妈,您担心是应该的,您辛辛苦苦把夕阳养大,对夕阳尽心尽力,夕阳能有今天多亏了您。”

    王新梅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恭维,不自觉的也觉得自己在夕阳博士能毕业这件事付出颇多,最不济,夕阳是她生的。

    杨璐璐见有用,语气更诚恳了,避重就轻的继续:“我妈的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夕阳对我有恩,也就是您对我有恩,可我妈不管病情如何,身体怎么样,也治疗的差不多了,反而是初北姐。”

    杨璐璐停下,落寞的垂下头,却不说了,郁初北敢给她下绊子,她也不会让她好过!

    王新梅疑惑:“初北怎么了?”

    杨璐璐闻言苦涩一笑,“夕阳因为觉得有愧于初北姐,每个月给郁姐姐六千元。”

    王新梅一惊!

    一直偷听的张香秋忍不住跳出来!“六千!这么多?!”

    杨璐璐心里哼笑一声,就知道这个‘搅事精’不是真回房了,面上却柔弱的开口:“夕阳哥哥可能觉得对不起她吧。”

    张香秋:“有什么对不起的!都分手了!”

    王新梅下意识的想跟一句:对!但平时郁初北在她心里积威已久,又想到郁家,她下意识的缩着没说话。

    这么多年来,她从心里怵培养了儿子的郁初北,总觉得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

    杨璐璐叹口气:“就当是这么多年的生活费了。”

    张香秋激动道:“那我们大哥也不可能吃那么多!”

    王新梅委婉的开口:“是啊,是啊,何况还有奖学金呢。”

    张香秋:“我看是郁初北欺人太甚!就欺负大哥心眼好!”

    杨璐璐对这位讨厌的弟妹更有耐心了:“我本来也不赞成,毕竟他们双方都付出过感情,可是夕阳坚持,夕阳就是太重情谊……”容易被街上没人要的猫猫狗狗吸引,这可是王新梅原话。

    王新梅心里吐血!那可是六千元!

    张香秋立即转向婆婆,撺掇着:“妈,大哥他也太好说话了,不知道这笔钱给了多久了,肯定也还(huan)够了!妈,你管管大哥——”这六千块给她们也好啊!

    杨璐璐看着两人的反应,暗暗心喜。郁初北,不只你有手段,咱们谁也不是傻子!

    ……

    金盛集团楼下对街的咖啡馆内。

    郁初北穿了一件黑色的收腰小西装里面是白色小格子打底衬衫,下身铅笔裤,脚上一双略高的黑色高跟鞋,头发用小拇指长短的簪子挽了一半,施了淡妆,面上清秀,从容干练,整个人散发着知性的优雅从容,步伐不快不慢。

    有中途下楼买咖啡的同事,遇上了,都会上前打招呼:“郁主任好。”

    郁初北笑容不变:“好。”

    王新梅见状顿时坐立不安的抓住张香秋的手!她就说不要来!

    张香秋也紧张瞬间握紧婆婆!心里一样没底,但十分坚定,那可是都是他们的钱!走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何况——她才不怕郁初北,她们小时候村里村外的还一起玩过呢。

    可张香秋看着款款而来的郁初北还是忍不住咽口唾沫,她变化太大了。

    还有,她……她身边的人是谁?

    顾君之跟在郁初北身后,一身手工定制的黑色风衣长裤,袖口处并排四颗猫眼石镶钻纽扣,身形如玉、雅正端方,犹如中世纪的贵公子,充分展现了君子矜持的高贵之美。

    张香秋瞬间看傻了,这样好看、这样气度的人,她从来没有见过。

    王新梅也怔怔的,不是看男孩子长的好看,而是觉得压力更大。

    男生很自然的为她打开门,落后她一步外安静乖巧的跟着。

    王新梅突然向上洗手间,被张香秋毫不留情的按住!她,她也想去。

    顾君之当周围所有的目光都不存在,从容的为郁初北拉开椅子。

    张香秋、王新梅看着他,心里更加没底!

    郁初北笑着入座,随意开口:“小顾,公司新派给我的助理。”便不再多说他,难道暴露他的缺点吗!

    何况他今天不知道抽什么风,从进公司开始就一直跟着自己,走哪跟哪。撞到了自己头三次,踩自己脚后跟两次,茶水浇自己身上一次!怎么赶都赶不走,如果不是她身上没有胶水,他都要黏上来了!

    郁初北虽然现在想抽死他的心都有,可赶不走的情况下,还是要物尽其用,当小弟就挺顺手:“婶子怎么过来了,应该我去看你。这是香秋吧,多少年不见了,孩子们还好吧?”

    ------题外话------

    我就不该讨论什么耕地!!!

    套用评论区一句话:看了大家的发挥,我觉得我纯洁的不配去评论区!

    哈哈!

    下个星期有惊喜,会持续二更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