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初北并不像表现的那么轻松。

    她生活观念普通,成家、为母都在计划中,距离五十岁还有二十年这个概念,让还没有完成一点人生计划的她微微有些焦躁。

    尤其看完秀姨回来,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顾君之将泡好的红茶轻轻地推到郁初北面前,她这几天都不怎么说话?

    郁初北看眼玻璃杯中温暖的色泽和身在其中缓缓沉浮的茶叶,想起他来:“你身体不舒服吗?”

    顾君之拉过椅子坐下,乖巧的坐在他面前,摇头。

    郁初北打量他一会,觉得很正常:“你表哥好像很担心你?怎么了吗?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吗?”刚才易朗月莫名问起顾君之的近况,还说了很多无关紧要的话,好像很有问题一样,但小顾最近很正常啊,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顾君之像往常一样安静的垂下头:“没有……”

    “有什么问题记得跟你表哥说,你表哥能帮你解决的,知道吗?”

    顾君之点点头。

    郁初北觉得像顾君之一样也挺好,有人帮主操心,他自己也懂事:“谢谢你的红茶,回去吧。”

    “……嗯。”

    郁初北看着他走开,觉得没什么不一样。

    ……

    甜品店的装修带着浓浓的少女感,粉丝的墙壁,蓝色的座椅,不多的几个座位,看起来十分舒适。

    郁初北这次的相亲对象是网站上自动推送的,一位做房产中介的普通员工,今年二十七,比她小三岁。

    男人有着海城人特有的顺和,身形不高不挨,还没有退去瘦弱,可能做中介的缘故,十分健谈:“我们中介不单卖房子,什么都承接,学区房租赁、二手房粉刷、一手房精装,全面托管的房子我们为了方便出手,也会做一系列的包装服务,商品房租赁我们也做,业务上基本没有瓶颈。”

    郁初北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就是觉得自己也挺奇葩的,竟然着急到这个地位,不过已经推送配对了,不来也浪费那份钱:“听起来挺充实的。”

    “还行,你们呢?金盛是大企业,人际关系会不会很复杂?”

    郁初北放下奶茶:“还好,我们后勤部竞争没有那么激烈。”

    “那也非常厉害了,金盛多难进,我毕业的时候像金盛这样的大公司想都不敢想,想不到相亲会遇到金盛的员工,我当时都傻眼了,我就说,我一定要来,必须来,果然……郁小姐很漂亮。”男人有些羞涩的挠挠头。

    郁初北有些惊愕,还是第一次被相亲对象这么夸赞,心里要说没有高兴是不可能的,毕竟对方看起来各方面条件也不差。

    “方便加你微信吗?”

    “好啊。”郁初北点上同上,对放是一长串的名字,瘟疫瘟疫不传染。

    曹温有些不好意思:“以前中二时起的名字,一直用到现在,我上学的时候没少因为名字被人开玩笑,我爸我妈怎么就偷懒随便用姓氏给我安装了个名字,用就用吧,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姓氏不是高大上的吗,最后只能可怜我了。”

    郁初北嘴角含笑,听着他不慎在意的抱怨,看到出来他家庭和睦,郁初北脸上的笑容真诚多了。

    曹温:“你性格真好,有没有人夸过你,我在这里嘚啵嘚啵的不停说,我妈有时候都烦我,你没有一次打断过,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对啊,你很活泼,业绩应该很好,就算不好,你的客户应该也很喜欢你。”

    “你别说真的是这样,尤其是老头老太太,挂不挂房子都要跟我聊半个小时,三杯茶后还不走,我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幸好,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我们,三室两厅的市内房,地段非常好,出手也快,人老太太后来还给我介绍了同小区的客户,那个月我的业绩是最高的。”

    “……”

    “会不会很无聊。”

    “不会,我要是老太太,估计会喝六杯茶才把房子给你。”

    “为什么?”

    “应为可以多听你说会话。”

    曹温顿时挠头也不是不挠也不是,身经百战的社会男人发现自己被小姐姐撩了,浑身的血液都是沸腾的,身为男人他还是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待遇,一点没有失了面子的反感,相反,是很让人增强自信的体验。

    郁初北玩吸管的动作停了一下,她就这么恨嫁,随后又觉得恨嫁都没什么,主要是心态,她已经到了可以面不改色夸对方,并且笃信对方能接受的地步。

    这是因为什么?因为她年级大了,就像年长的叔叔追小女生,只要想,丰富的人生经验都是他们致胜的资本。

    ……

    郁初北不讨厌曹温,男人很自信,人也不差,只比自己小三岁,重要的是,对方对自己很有兴趣。

    曹温的短信就像他人一样热情——到公司了吗?——

    ——嗯,到了——郁初北放下包哭笑不得。

    ——我也是,刚到,中午想吃什么我请你——

    郁初北坐下,拿着手机认真的想,吃什么好呢?

    顾君之慢慢的挪出来,无精打采的看着她,她最近总是看手机,都不理他,没给她泡茶,她也没发现,也不叫他嬴嬴,也不跟他说话。

    郁初北——今天没有客户?——前几次约好了,都是他临时有事。

    曹温——今天天气不好,说不定会下雨,肯定没人,你们公司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郁初北笑笑——你的肯定可不作数——

    顾君之将座椅滑出重重的声音,看着郁初北!

    ——要是敢来人,我就请假!你们公司附近有火锅店吗,我们去吃火锅——

    火锅啊,火锅还是晚上吃比较好吧,不赶时间,郁初北边打字边回头看了一眼:“怎么了小顾?”

    顾君之见她发现了自己,落寞的垂下头等着她再问。

    曹温——好,我们晚上吃火锅,那中午随便吃点什么吧,香锅怎么样?——

    ——好啊——

    曹温——本来晚上打算请你看电影的,最近宇宙三上映,明天晚上你有时间吗?——

    顾君之等了好一会也没有下文,心里焦躁,身体不受控制的带着椅子突然向前撞在郁初北椅子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