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初北好笑的看着她,不接孩子、服务老公了:“牺牲这么大?”

    赵英殷勤的捶着肩:“这不都是谢谢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吗,喜剧片怎么样?咱们北北工作压力这么大,解解压?”

    “准了。”

    “北北万岁。”赵英亲了她一口,又腻歪了一会,恋恋不舍的告辞。

    郁初北送走她,无奈的转身坐好。

    顾君之看着郁初北被亲过的脸,傻愣愣的看着,久久不动。

    “看什么?”长花了?

    顾君之突然道:“我要看电影。”

    “想看什么,我给你搜。”郁初北转过去帮他开机。

    不是这个,顾君之半垂下头,柔弱、声低:“我想……看电影,我……从来没有看过……”

    郁初北开机的动作停住,一个连与人接触都吃力的人去看电影?!她如果答应了,就不是圣母是蠢了。

    郁初北坐正,耐心的把他的椅子连带着他往自己身边拉一拉,开口:“跟你表哥说过吗?”

    顾君之茫然的抬起头,柔软的发丝下目光清澈干净,水柔柔的无辜又可怜。

    郁初北果断将他头发薅前面盖住他的眼睛。

    顾君之还来不及后退,郁初北已经收回手,顾君之便任由黑暗吞噬了视线,从零星的缝隙中不解的看她?

    郁初北拍下他脑袋,傻样!声音更加温和:“你想,就要跟你表哥提,你表哥那么疼你,一定会带你去的?”

    不要表哥去:“我要去看电影。”顾君之有些不高兴。

    “当然可以,小顾想看什么都行,但要跟表哥说,喜剧片还是动作片?”

    “我要去看电影!”顾君之更不高兴了,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些。

    郁初北闻言慢慢收回微微前倾的动作,身体坐正,温和收起,神色淡淡的看着他。

    顾君之身体顿时僵住。

    你可怜弱小自然有人怜惜,哪个无理取闹的有人愿意搭理了。

    顾君之紧张的想撕咬指甲。

    郁初北直直的看着他。

    顾君之又不敢咬了,莫名的慌张。

    过了好一会,郁初北叹口气,想到对方父母已经不在了,她在这里欺负人小孩子有意思吗:“想看电影是不是?”

    顾君之怔了好久,试探的点点头。

    “等一下。”郁初北退回去,用座机给易朗月打电话。

    易朗月出现的很快。

    顾君之头上盖着厚厚的头帘还没从刚才郁初北的冷淡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着郁初北。

    郁初北:“他想看电影,你看看时间方便吗?”

    不!顾君之顿时伸出手抓住郁初北的袖口,他不要跟这个人看电影!但刚刚郁初北不高兴他大声说话的情形历历在目,急忙松开手,垂下头,语气可怜,垂泪欲滴:“我想……看电影……”

    易朗月顿时战栗,有种转头要跑的冲动。

    郁初北疯了才接这个话,态度客气的与易朗月解释:“刚才他听到我和赵姐说下班要去看电影的事,大概是也想了,他总是一个人待着也不妥当,你看看你方不方便带他去看场电影,孩子挺想去的。”

    易朗月茫然的听着,嘴角还没有从刚刚顾先生诡异的‘娇弱’里回神:“我……”

    顾君之不要,目光从厚重的刘海中看着郁初北,嘴角紧抿,倔强可怜:“我想……跟你去看电影……”

    易朗月上前:“小顾我……”

    顾君之顿时看向易朗月欲碰到他的手。

    易朗月惊觉一股凉意直冲心底,瞬间避开触碰,声音不自觉的有些颤抖:“我……带你去看电影。”

    顾君之可怜的看着郁初北,声音低的卑微:“我想跟你去看电影……”

    郁初北想当没有听见。

    顾君之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无助:“我想跟你去看电影……

    我想跟你去看电影……

    我想跟你去看电影……”

    郁初北转过身,不是顾君之而是看向易朗月:“他能看电影吗?”人多、环境嘈杂,他又有病!不是强人所难!

    易朗月脸色发白,他该怎么说,不能?!他觉得说完,顾先生就能提起椅子砸他头上:“应……应该没问题……”

    郁初北不敢相信的看着易朗月。

    易朗月想到古教授的话,丝毫没有露出不妥:“我表弟他一般情况挺好的,你跟他相处了那么久,上次他不是自己去食堂了,如果郁主任方便,我和表弟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看电影?”

    郁初北确定易朗月不是开玩笑,对易家对顾君之好的认知上了一个新台阶,既然有家属陪同:“好啊,人多热闹。”

    顾君之立即转哀为喜,眼睛都是光,他可以去看电影了。

    易朗月不敢再看顾先生,急忙到:“我还有点事,先忙,下班了接你们一起。”

    “好,麻烦你了。”

    “是我们麻烦你了才对。”

    郁初北看向开心了的顾君之,见他傻乎乎的咧着嘴返回去,烦躁的一把拉住他的椅子,拽到身前,三下五除二将他的头发弄正,也不知道动一下。

    顾君之安静的让她弄。

    易朗月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心里忍不住打个哆嗦,这是郁初北有时间有能力做到,如果顾先生要求的更过分,郁初北做不到了呢?

    ……

    “你脑子在想什么!进水了吗!去看电影!你怎么不去死!”

    “……”易朗月不吭声。

    夏侯执屹知道骂易朗月也没用,如果顾先生执意要去,易朗月这个级别的敢说什么:“座位安排好了吗?电影审了一遍吗?购买这场次的都有谁?!你看我这些东西就能自动出现在你面前吗!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题外话------

    群里都在庆祝孩子们开学,那我就祝大家——解放快乐()尽情浪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