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外地人?”男方微愕,热情消减了不少:“在海城工作不容易吧。”

    “还行。”郁初北戳着面前的沙拉笑笑,读到了其中蕴含的意思,没当一回事:“赵姐说你是公务员?”

    “嗯。”男方不自觉的坐正,因为工作不错的身形仿佛都高大起来,不自觉的居高临下:“你准备在海城买房子了吗?”

    郁初北吃口沙拉,摊开的资本下相亲,对方条件好,强硬一些是应该的。

    不过,能介绍给她的公务员,工资绝对不超过三千,还是没希望升迁的那种,弄不好只是签了十几年的合同工:“还没有。”

    男方惊讶:“没有!?工作这么多年还没有买房子?……是打算结婚的时候和男朋友一起买吗?”

    “有考虑。”郁初北不失礼貌的回答。

    男方脸色才好看一些:“你别不高兴,相亲还是要把各自的利弊说一说,这样比较有诚意。”

    “我知道,你能问我这些,我也很感谢,说明你有衡量与我在一起的可能性。”

    男方更高兴了,这才正眼看向她,三十岁,公司职员,没有化妆,尚算清秀,但真正让他正眼看她的,是她刚才的理解,有包容力的女性在当今社会的节凑下是很值得交往的,至少说明,以后她不会为一点小事无理取闹:“冒昧问一句,如果双方买房,你能出多少?”

    郁初北看向他,三十六岁,个不高,条件吧,也确实比自己好一些,独生子,有车有房,虽然是父母的,但至少有一定的生活基础。

    郁初北仔细衡量过,她没想过单身,结婚是一定会的,三十岁再挑拣下去没有意义。

    她对爱情也早已没了什么憧憬,落于现实便是除了婚姻,她还想有一两个孩子,将来老了走不动了,有人给送口饭吃,也就意味着她要生育。

    如果生活条件一般,她一胎二胎之间要间隔四五年,就算她今年就结婚,到了二胎也已经算高龄了,她现在衡量的是,男人能在这些安排中提供给她多少帮助。

    无疑,对方提供的也一般,但也不算差,一套与父母共住的房子,方便的学习环境,健全的生长环境。

    所以,郁初北放开筷子,也认真的看向他:“你呢,能出多少?”既然要谈,诚意最重。

    男方毫无怯场:“我父母帮忙出一百万。”

    郁初北有点想重新拿起筷子,撑什么撑:“二三十吧。”

    “这么点,装修费都不够。”

    如果你想装出风格,的确不够:“月供我想我负担的会比较轻松。”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底牌。

    男方若有所思,因为对方六七千的月薪和公司福利确实比自己要好:“这餐我……”

    “我们aa。”郁初北不缺这点钱。

    “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勤俭持家嘛。”到了这个年龄,想让人不尴尬的方法信手拈来,甚至想表演温柔体贴也可以不漏痕迹,只是对方没有让她卖力表演的兴趣,只沦落到了表面的客气。

    “对,对。”

    郁初北从餐馆出来,拢紧了身上的风衣,海上有台风形成,又降温了。

    ……

    赵英恨不得将不会说话的老同学弄死!

    他以为他是谁,家里没有关系,又不是专业顶尖的人才,靠着他爸的厚脸皮好不容易有份工作,还不赶紧把他自己推销出去。

    就他那个样子,能找到郁初北这样能干、有关系、会赚钱的人给他还房贷,就该烧高香了!

    什么外地人?什么出多少!他还拿乔了!早知道这样,她就不会为了老同学得罪郁初北!

    ……

    赵英刚上班就笑呵呵的提着一篮水果从六楼爬到十七楼来维护关系。

    “亲爱的北北。”赵英搬了椅子凑过来,抱着郁初北的手臂不撒手:“你看看我吧。”

    郁初北揉揉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大清早的,收起你的魅力。”

    赵英一把年纪了毫无负担的嘟嘴撒娇:“你不能因为他不理我,我要知道他那么拎不清,我何苦让你去受罪。”

    郁初北将她脑袋挪开点:“当初你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让我积累经验,以后战无不胜,我觉得这个经验相当不错,以后可以百毒不侵。”

    “好妹妹。”赵英无辜的看着她“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把他当胃肠负担放了。”

    “我像那么小气的人。”

    赵英讨好的笑,郁初北上面可是有关系的,本以为可以靠着介绍人的身份更亲近一些,谁知道那么不靠谱:“不生气了。”

    郁初北摇头,其实前面谈的好好的,暗含的意思是他付首付,后期自己负责房贷,谁知道对方没有房产共有的意思,对此,她可以日行一善:“你那个同学有一点不太好,既然对女方的金钱有所要求,是不是应该有点诚意。”房产写两个人的名字。

    所以呢?

    “如果没有诚意,换个等价的,女方是不是也可以要求对方一点,比如身高10?”就对方比自己略高一点的身形,还要求这么多,那不是相亲,是有病。

    “嘿……嘿……”

    “你做个好人,提醒他一下,我觉得他再不解决单身问题,下半身功能退化的严重,女方会把这些折合成人民币,等价衡量,他还怎么把他自己推销出去。”

    赵英觉得,郁初北能让老同学第二天精神抖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是给了自己莫大的颜面:“老大,咱不提他了,下班了请你看电影,想看什么?动作片?还是喜剧片?”

    顾君之慢慢的探出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