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014心情不错
    顾家荒凉的别墅内,此刻灯火通明,一排排黑色轿车整齐的停在顾宅大道上。

    一楼的气氛犹如外面的夜色,沉闷的有些压抑。

    平日意气风发的易朗月安静站在角落里,在满是老员工和资深顾问的客厅,他只能站在最尾,恭敬的等候被问话传唤。

    客厅内的氛围越加紧绷、座位泾渭分明。

    以白袍为主的医疗团队。

    以中山装闻名国内的天顾安保集团。

    还有西装革履,明明独自经营顾问和信托两项公司,却偏偏说自己是秘书部的夏侯团体。

    以及有各大封疆大吏之称,向来不拘小节,穿的乱七八糟的各分部公司总经理,此时都不约而同的沉默着。

    年龄最长,双鬓发白,返聘已有十年的古医生,伸出已有岁月痕迹的手,放下手里的顾先生春季起居录,慢慢摘下老花镜,在白袍上擦擦:“能不能让我见见顾先生。”

    所有人看他一眼,又默契的看向夏侯执屹。

    夏侯执屹坐在四大沙发之一的主位,无所谓的对着二楼的楼梯口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随便。”

    所有人又沉默了。

    “老师,就算见到了顾总,他也未必配合?”叶杰泽很冷静的给古教授找台阶。

    背后的医疗团队默契的点点头。

    封疆大吏那边不禁冷笑。

    安保为首的高成充却没有一点对古教授怕死的蔑视,安全为重。

    古教授似乎全然不知一般:“顾先生这样有两个月了吧?”

    夏侯执屹神色变得严肃:“如您所料,文件上的签字,仔细看,是从两个月前一点点变成现在一笔一划、方方正正,就像初学写字的孩子,笔锋力道虽足,但稚气不脱。”

    意思就是这字太认真了,这不是他熟悉的顾总的风格,奇怪的是:“可顾先生本人最近没有任何异样?”

    老者将手里的资料,交给一旁的徒弟。

    封冠冷笑一声,一手搭在沙发上,年近五十,他看起来依旧丰神俊朗。

    经营着天顾名下最大的船舶企业,一连五年来持续盈利的大公司,稳坐天顾名下第一把交椅,气势丝毫不输不摆谱的顾先生。

    封冠讽刺的看向夏侯执屹:“签名从两个月前开始,出现明显的笔体变化!这么重要的事你们现在才交上来!”

    夏侯执屹没有反驳。

    古老先生温和道:“不怪他,一开始顾先生笔体退步没有这么明显,就是我,如果不是这么多文件放在一起,也不能发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边的。”

    “替他说话?那边东厂的走狗们,不查查他们是不是勾结在一起想害死顾先生。”

    夏侯执屹:“你够了!”

    高成充冷漠的不说话,他们又不是走狗。

    易朗月悄然踮脚看了桌上的文件一眼:顾先生的签名,从平日的锐利强势,转变成了一笔一划的方方正正。

    这种感觉,就像是大人突然变成了刚学会写字的孩子,认真又小心。

    夏侯执屹、封冠见高成充雷打不动的无动于衷,均冷哼一声,沉默下来。

    “以古医生看,顾先生的心里状况——”

    在场的人顿时屏息以待,他们谁也不想五年前的血案重演,如果可以,甚至没人想聚在这里。

    可说回来,那天如果不是死了一半以上的老前辈,他们也会这么快成为天顾的一把手!

    “顾先生最近真的没有一点异常吗?”古老先生的语气依旧冷静。

    众人立即看向易朗月。

    易朗月急忙上前:“没有特别起伏的情绪,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异常的话,就是异常好相处,我今天早上来接顾先生的时候,路上堵车,迟到了五分钟,如果是以前……顾先生绝对不会等。”顾先生每天有五位司机随时待命,防止时间上的错差,让顾先生心情烦躁:“但今天没有,我到的时候,顾先生很安静的等在门口,而且冲我点头了。”点头?!顾先生认识他是谁!

    “具体说一下他对你点的那个头。”

    这……“很正常的一瞬……好像……有些客气,但又不是完全客气,您知道的,顾先生平日都是低着头看不到表情。”说他是害怕与人交流也好,目中无人也好,总之很不好解读,都会有主观意识。

    “客气?!”封冠看向高成充:“顾先生对你客气过吗?”

    高成充听不见。

    易朗月:“今天顾先生在办公室反应激烈过一次,但我看过顾先生近十年来的资料,顾先生已经脱离这种状态很多年了。

    他绝对不会是被一点小动静,几句话,或者简单的攻击,惊扰到退缩的人,确切的说顾先生近十年来更倾向于强力报复。

    就算前段时间顾先生发作的那一次,按照古教授的说话,是身体进入事发之地后的病态反应,属于病理,但今天……不属于那种情况。”

    夏侯执屹看向古医生、高医生、叶医生:所以,这种情况是顾先生自治失败了,还是精神分裂了?!

    “顾先生的智力……”

    夏侯执屹:“顾先生就算退回二十岁,你感觉的出来?”所以,智力评定顾先生的状态是否稳定,难度有点大。

    三位心里学专家,沉默。

    高成充的黑脸扫眼又安静下来的大厅,不耻他们:“接触下顾先生本人不是更好判断。”

    话落,便是某长的沉默。

    夏侯执屹为代表的秘书团也没有人开口。

    虽然是和平年代,国内环境又非常舒适,但二楼以上有弓弩,各种各样的杀伤性弩箭,袖口型、散射型、背肩式、大弩,应有尽有,每一样,顾先生都有随身携带的爱好,

    何况,从踏上二楼开始,还有探测器不好找的古老杀伤力存在——机关。

    谁现在还用这么古老的东西杀人!

    过了片刻,叶杰泽轻咳一声,体谅大众的温和开口:“教授是怀疑顾先生在将他自己慢慢的带入五岁吗?”

    二楼突然传来极快的脚步声。

    顾君之带着帽子,拿着鱼竿脚步快速从楼下下来,路过空无一人的客厅,推开门,冷风灌进来,融入空旷无人的室外。

    下一刻,藏于各处的人,又瞬间挤满了客厅。

    夏侯执屹迅速打开别墅内每个角落的灯、展开全监控视角,确定顾先生在后山的人工瀑布前抛了鱼竿、坐下,才冷静的继续刚才的话题:“是一岁一岁的倒退,还是直接退到五岁?”

    十几岁的顾先生心里状态很不稳定,他要提前休年假。

    易朗月:“但现在顾先生看起来很好,就是签字,有些奇怪?”

    还不够惊悚的,每一笔都让审阅的人背脊发凉。

    古医生重新拿起顾先生最近的一次签名,结合刚才听到的脚步声,才敢下一个判断:“字迹连贯,一气呵成,笔法轻松,愉悦,虽然认真但潇洒,所以,表示顾先生心情应该很不错。”

    ------题外话------

    问更新时间的朋友o((≧▽≦o)

    每天下午六点整。

    有时候题外话会不显示,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