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佳佳难以置信的看着郁初北!跟她有什么关系!她都不认识这是谁!?

    周围人的目光从她身上略过,脑海中几乎下意识的闪过:柿子挑软的捏,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小顾智力不好,好拿捏。有什么怨气,不能好好说,这么欺负弱势群体,太过分了。

    孙佳佳感受到四面八方的恶意,顿时脸色铁青!她是说了,可是不是说易朗月表弟!她怎么会说易朗月表弟。

    “虽然后勤部是占了位置,可位置本来就在那,再说,小顾平时挺安静的。”

    “对啊,怎么能这样。”目光忍不住谴责的看向孙佳。

    邓副总冷下脸:“办公室太小装不下你们了是不是!中间是想跑船吗!装不下你们了回家去,家里宽!”

    孙佳委屈不已!“我没有,我……”

    郁初北急忙开口:“都是同事,我作证,孙佳绝对没有说他,是小顾反应太厉害,都是我们不好,本来就是我们不对,公司这样安排,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毕竟是我们占用了你们的办公室。”

    怎么能说占用,都是公司安排。

    对,对,每个部门都一样。

    公司又不是她孙佳的,还能管谁坐在哪里。

    孙佳脑子嗡的一声:“郁初北你!”

    郁初北态度诚恳:“对不起,对不起。”

    易朗月不理会周围的声音,紧张的看着顾先生,:顾先生没事吧?!顾先生有没有不高兴?!顾先生是不是生气了?!

    坐位不能挪动的,他老人家难道不知道?有没有撞到哪里?!疼不疼?!要不要把螺丝松一下?

    邓副总听到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易朗月一眼,他这么大一个职称,为这点小事出现是不是不好:“都没事做了吗!散了!不散的扣工资!”

    围着人的一哄而散你。

    “郁初北——”

    “在。”

    “看好你的人,工作时间就要有工作时间的样子!”

    “是,是。”

    邓副总转身,对着还在往这里张望的‘自己人’咳嗽一声:易秘书表弟没事,别做的太过分先被炒出去。

    易朗月不放心看向郁初北。

    郁初北:“易设计师,你还有事吗?”

    “我表弟他……”

    郁初北笑:“小顾平时很安静的,真的,我想他就是听了一些不好的话一时有些紧张,现在已经没事了,是不是小顾?”

    小顾点头:他没事。

    易朗月不可思的看向顾先生。

    郁初北笑容更加和善。

    易朗月看看郁初北又看看顾先生,有些摸不着头绪的起身,还是礼貌的客气道:“我表弟给你添麻烦了,麻烦你多费点心,平时多照顾一下。”

    “哪里,小顾很勤快的。”

    易朗月说完,直接去了前面一排:“孙佳,我表弟他身体不舒服,有什么事你跟我说,我帮你转达,你别跟我客气,但凡涉及我表弟的都冲我来,没事,尽管冲我——”

    哐!

    孙佳拉开椅子眼睛含着泪跑了。

    郁初北看着易朗月。

    易朗月尴尬的对上周围再次看过来的目光,急忙投以歉意的微笑,确定顾先生安安稳稳的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急忙离开。

    郁初北看向顾君之:“你表哥对你真好……”

    顾君之垂着头:“……”

    也是,这么可爱的孩子,只要不是负担重的人家,都会很疼他吧。

    郁初北想到刚才他的帮助,带着椅子,向他靠近一点,低声道:“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

    随即自嘲一笑:“我以前没这么——呵呵,最近像吃了炮仗一样,总之谢了兄弟。”

    “……”顾君之垂着头,是他该说谢……

    郁初北退了回去,看着电脑里接收的后勤部各楼层的消息,郁初北有些走神,她现在……

    确实不如以前了……

    至少以前,她绝对不会为了这些小事与小别人斤斤计较。

    郁初北冷哼一声,算了!管她呢!姐更年期!

    默默的调出某宝页面,买了两瓶金银花。

    顾君之无措的低着头抠着桌角:她很好的。

    ……

    孙佳得了个欺负智障的名声,心里膈应的要死,后勤部的那个老女人简直有病!“大不了这工作我不要了!还能任她欺负我!”

    “好了,别哭了!你跟她一般见识干什么!她顶天也就是在后勤部干一辈子!她能跟你比吗!”好友递给她一杯果汁:“别气了,一会跟易师兄解释一下,别让易师兄误会,那个女人太阴险了,颠倒黑白,易师兄不能被蒙在骨里!”

    孙佳还在哭:“你没听见刚才师兄怎么说的,他怎么能那么想我。”

    “大家不是误会了吗?咱们佳佳性格最好了,是咱们部门的小仙女,开心果,消消气。”好友耐心的晃悠着她。

    孙佳佳看她一眼,破涕为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接过好友手里的纸巾:“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看她刚才,栽赃陷害玩的一手好棋!”

    鲁韵也没料到对方这么难缠,本来以为就是一个大妈,谁知道是个刺头:“先不管她了,师兄的误会要紧,你又不是不知道易师兄多宝贝他那个表弟。”

    “我——”

    “还想不想追易师兄了?”

    “当然想……”孙佳佳声音很低。

    “那就拿出你的斗志!”

    孙佳佳将纸巾甩垃圾桶里:“我倒了八辈子霉了,遇到姓郁的后就没有好事!”

    鲁韵觉得郁初北是小事,至少不搭理她,就各自不相干,但是:“你可要想好了,照今天的情况看,我觉得你如果真的想跟易师兄好,说不定还要养这个脑子不好的表弟一辈子。”

    “……?”

    紧张成那个样子,肯定兄弟情深:“不过,长的那么可爱,养一辈子也不错不是吗。”鲁韵又骤然皱眉:“他应该不会再给你娶个傻弟妹,让你们养他们家一家子。”

    “……!”

    ……

    “你有没有给你弟弟找学校?”

    室内的灯亮着,单间宿舍的面积不大,但供应齐全:“找着呢。”郁初北敷着面膜,手机夹在耳边,拉平边角的褶皱。

    “太好了,妈就知道你听话,你吃饭了吗?”

    “没吃呢,最近手头紧,妈给我打五百块钱。”

    “来了,来了!喊什么!催命吗!妈这里还有事,你照顾好自己,妈先挂了。”

    郁初北将手机扔在床上,认真拍面膜。

    ……

    ------题外话------

    评论区写三字经‘那个’我→_→

    我要罢更。

    o( ̄ヘ ̄o#)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