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侯执屹坐在顾宅的沙发上,冷淡的看着易朗月,是谁给他的自信认为自己可以左右顾先生的决定?

    易朗月拘谨的站在一旁,神经再大条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何况他不是粗神经的人:“那也不能由着顾先生的意愿……万一……”他今天一天都胆战心惊的。

    夏侯执屹想的是另一件事,他敢肯定,顾先生回国后,精力一直放在那个地方,筹备两年后,最近开始采取行动,没道理顾先生突然不配合了?

    “夏侯经理快想想办法!”

    夏侯执屹揉揉眉心,拿不定主意:“你说顾先生是跟着他们什么小组长上去的?”

    “是。”

    “长的很漂亮?”

    “没。”干嘛问这个。

    “气质好?”

    这个不是重点:“普通人……”

    易朗月说着突然明白了夏侯秘书长的意思,一时间哭笑不得:“对方三十好几了,非常一般的人。”不可能的不用乱猜。

    他们顾先生才二十二,还是个孩子。

    何况就算他们先生开窍了,跟对方也没有关系,天差地别。

    “三十多岁……”夏侯执屹突然道:“有没有可能是另一种情感带入,比如……有没有可能把对方当母亲了?”要不然没道理放弃准备了这么久的事,或者说:“用移情的方式,来治疗原有的心里创伤?!”他记得心里学上有一份这样的研究成果。

    “……”易朗月。

    片刻,夏侯执屹又否定了,以顾先生的为人,他不可能如此行事:“对方的资料——”

    “有,当时顾先生入职时,整个后勤部的人事资料,事无巨细我们都去调查过,没有任何问题。”

    “……”

    “要不要请医生过来看看?”

    “给他们打电话吧。”

    “那顾先生在十七楼的事?”

    “万事以顾先生的意愿为准。”

    但他们设计部人来人往:“可……”万一……

    “明天会有人协助你工作。”还有问题吗?!

    易朗月见状再不管多说。

    ……

    郁初北没发现,设计部如此受欢迎,连续两天,每天都有从大公司被挖角来的新人上任,给人一种,金盛马上要冲去世界的错觉。

    郁初北茫茫然的喝口咖啡,不敢相信,她们公司刚被人用两根手指头碾过。

    果然是错觉吗!

    “郁姐,我腾不开手,能帮我倒杯咖啡吗?谢谢。”前排忙的不可开交的长发女同事,歉意的向后开口,又急忙回头忙手上的工作。

    郁初北闻言,怔了一下,端着咖啡的手放下,随意的扫了整个办公室忙碌的人们一眼,低下头,认真的盯看桌子上空白的a4纸看。

    少顷,前排的同事感觉后面没有动静,以为对方没有听见,又歉意的说了一遍。

    郁初北快速敲击着键盘,打下一连串成排的乱码,头也没抬。

    前排长发女同事才真正意义上的第三次回过头,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郁初北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抬起头,茫然:“怎么了吗?”

    你说呢!

    论级别,设计部不敢与开发部、销售部相提并论,但对上后勤部绰绰有余,何况——后勤部统筹为全公司各部门服务,更何况只是一杯咖啡!

    长发女同事不信她没有听见。

    郁初北‘真’的没听见。

    长发女同事顿时冷下脸,直接起身,椅子划出刺耳的声音!

    “怎么了。”浅金色头发的女同事拉了好友一下。

    “没事,去倒咖啡。”

    浅金色头发的女同事有意无意的扫了郁初北一眼。

    郁初北坦然如初,随后骤然看向坐在右侧的顾君之!

    顾君之惊吓的立即低下头,紧张的疯狂扣指甲,他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看见……

    郁初北收回目光,不以为意。

    她的位置直接将顾君之环绕在角落里,他本身的隔断比平均值高出三十厘米,他就是站起来,也不会注意到他。

    ……

    阴沉了两天的天气,昨晚终于下了雨,今早的太阳便活跃到顽皮。

    男方约在了繁华路后面的肯德基。

    郁初北穿了崭新的黑色笔筒裤,高跟鞋,上身是纯紫色飞边衬衫,画了简单的淡妆,头发放下,不长不短略微落在肩上,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又婉约。

    她还是来了,为什么不来,她又不是不婚主义者。

    郁初北到的时候,男方已经点了两杯九珍,第一眼的印象的很好,长的并不让人想直接拒绝,脸上有些青春期留下的小坑点,并不多,反而显得很男人。

    郁初北在他站起来的预测他应该有一米七九,不算矮:“抱歉来晚了。”

    “没有,没有,是我早了。”

    ------题外话------

    o((≧▽≦o)明天起,晚六点,定时更新。么么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