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郁初北看来,这种好看,是一种近乎于光明到柔和的温柔,是属于少年人特有的修长、俊美。

    至少在郁初北眼里,吸引她看第二眼的,是他跟在他表哥身后,垂着头,细碎的发丝遮住了他半垂的狭长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安的颤抖着,面对四面八方的窥探,他几乎崩溃却强自镇定的不安与顽强。

    那种不安,犹如突入狼群的幼生猎豹,瑟瑟发抖,又企图突围。

    当时大家聚在一起说起他的好看时,才发现谁的看法跟谁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

    姜晓顺说他有种锋利的帅,尤其是他不经意的扫到谁的时候,非常冷漠!

    刚入职,性格很可爱的谍说,他的好看是一种海纳百川的气质,像一本厚厚的写满天文地理的百科全书,只闻墨香便足以沉醉。

    比他们年纪都大的负责打扫卫生的阿姨对小姑娘的幻想不以为意,说:这孩子好看的敏感又可怜。

    现在看来,还是阿姨一语中的!

    因为他入职第二天,便再没有人讨论顾君之是怎么个好看法。

    甚至大家都自发忽略了他的存在,因为他,有病!

    有病还不算,他还是公司为了消减税务,招收的社会福利人员。

    也就是说,他可能还有个可怜的身世。

    还有他来时,戴在耳朵上的东西,也不是时下的耳机,而是助听器,没有那个东西,他几乎听不到周围任何声音。

    如果他只是听力出身不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毕竟身体有点缺陷、吃糠咽菜,性格开朗热情的人多了,何况他还长的那么好看,更能激起女生们对他的保护欲才是。

    可是,他有严重的交流障碍兼恐惧人群症,这就很难相处了。

    一开始他的办公桌在最角落的格子里,还没有被完全边缘化。

    可也是那天,后面的同事找他借工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惊慌的瞬间直立!

    不是正常的直立,是像影视剧的诈尸一般的突然直立,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弹起,直接碰倒了座椅,撞到后面的花瓶。面对周围瞬间看来的目光,他不知所措的快速蹲下身,瑟瑟发抖的盖住自己的脸,接下来整个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僵硬休克。

    所有人都吓坏了。

    如果不是他表哥来的及时,摸出了他身上的药急忙让他吞下去,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最后那位同事因为受惊,足足休息了半个月。

    这样一个精神有疾,身世坎坷,身体有重病,或许性格也偏执黑暗的人,就算他表弟再高富帅,谁敢去招惹。

    所以,什么长相,什么存在感,什么帅与好看,都归于现实,被打包好放置在角落,再没有人试图接近。

    最后应他表哥要求,他的办公区域被安置在库房内,上下班的时间都与他们错开,不出入库房的新人,几乎不知道他们还有这样一位同事。

    郁初北也是因为管理库房,所以跟他还算……认识?!

    应该——认识吧?

    认识吗?

    郁初北自己把自己逗笑了,看着雨水顺着窗户哗哗的落下,欣赏到外面雷雨初歇,大雨变成了细碎的不成气候的牛毛,郁初北看看手腕上的时间。

    咔嚓!外面的房门被推开,传来迫切的脚步声。

    郁初北放下水杯,推开了另一侧直通自己办公室的门,离开。

    易朗月的领带都没有来得及系,神色焦急的冲进来,库房的门被打开,接二两三的很多门被打开!最后在茶水间门口舒了一口气。

    易朗月浑身虚脱的靠在门上,幸好——否则他可以直接以死谢罪了。

    他今天有事,交代了总公司秘书部来接人,但秘书堵在了路上,给他打电话,他正好关机,秘书一路换成了地铁,却在半路遇到个跳站台的,大雨又淹了一个路段,重新开通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后。

    易朗月怎么能不怕,这里可是顾先生小时候被绑架撕票的现场,当年顾先生的母亲为了救顾先生死在了这里,万一触发了顾先生哪个神经,导致顾先生情绪崩溃——

    易朗月平复好呼吸,慢慢的走进顾总,缓缓的蹲下身,轻声小心又恭敬:“顾总……”

    顾君之缩卷在安全的方框里,额头轻轻的一点点的撞着前面的木板,身侧摆放着一杯没有动过,如今已经凉了的咖啡。

    易朗月小心翼翼查看下四周的环境,谨慎的探头,心里有些没底,还有些害怕,万一——

    怎么偏偏是今天这样的情况没有及时接走顾先生,据说那天,也是这样雷雨交加的天气……

    易朗月紧张的舒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自己吓自己。

    他观察了好一会,确定顾先生神色安宁,没有一丝疯狂的前兆,才彻底放下心来,无力蹲坐在地上。

    没事就好。

    心中不禁感叹,顾先生不愧是顾先生,同样的天气,旧地直面最大的恐惧,撕开害死自己生母的伤疤,也能挺过来!

    记得初次遇到顾先生,谁都没想到旅游路上跟随大流随便雇请的保镖团队能把他们平安带出突然交战的地带。

    顾先生却做到了,那一天弹火纷飞,哀嚎遍野,挑战了他毕生所有认知,也让他第一次知道生死原来距离他能这么近,身边保护他们的人又是怎么样一支训练精炼的组织。

    事后想想,难怪当初雇佣费那么贵!

    顾先生这个人,和顾老先生那个人,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成为他的偶像。

    按说顾先生小时候遭遇到那么严重的事故,顾老先生应该更多加小心给孙子请一流的安保团队才对。

    顾老爷子却不那样认为。

    顾老爷子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孙子出事后,他只能寄托于警察,手里空有通天的财富,也不能真枪实弹跟绑匪一决高下不能死的痛快赢的漂亮。

    顾老爷子因为心中憋屈,事后干脆把孙子扔去了没有管制的地方,什么都讲究硬碰。

    现在想想顾先生当时还那么小,又遭受了父亲的虐待,精神状况非常糟糕,还要在那种地方生存下来,他又遇到了多少困难、经历了多大的痛苦,挺过来的过程是不是一次又一次跟自己的精神状况在做斗争。

    所幸,顾总如今已经回国发展,他们有一流的团队,有业界首屈一指的集团。

    可,国内真的适合顾先生吗?对顾先生这类精神偏激的人来说,是不是混乱的环境更好。

    易朗月抛开脑中不合时宜的疑问,试探的靠近:“对不起顾总,我来晚了……车已经备好了,是不是现在回去?”

    顾君之神色不变,额头依旧缓缓的点着木板,发出规律的叩击声,露在外的半张侧脸犹如沐浴着圣光,带着无法言语的清透干净和锋利阴郁。

    “顾先生……”

    “……”

    “顾先生……”

    “……”

    “顾总……”

    易朗月活动下僵硬的膝盖,小心翼翼的移开挡在他与顾总面前的咖啡。

    咚!——顾君之的头重重的撞在木板上!一动不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