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244要什么钱(二更)
    郁初北坐在书桌旁,一身棉质立领睡衣,丝毫不损她的气质,静静的解释:“让你上学是我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没有那么多理由,也不大仁大义,就是我站在大学城区,觉得你不去可惜——”

    “姐,我——”

    “你先听我说,插嘴能让你多长两斤肉!”郁初北看他一眼,威严肃穆。

    郁初四闭嘴。

    郁初三看他一眼:没有不痛快。心里松口气,如果有,回去就打他。

    不过她姐有点时候真的很有气势。

    郁初北见他如此,声音又放柔下来,从小被捧着长大,现在能容她几句说就是好孩子。

    何况,看着他这样确实挺可怜的,好像人家妈不在,她们就欺负他一样:“以后也记得,别人说话的时候少抢着发表你们的意见,金口玉言,一言九鼎呀,瞎抢。”

    两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郁初北也笑笑,继续:“你想工作无非两点,第一给初三学费,初三的学费如今不用你发愁;第二,你不喜欢学习,喜欢上班,没问题,你可以除了上课睡觉的时间以外,全部用来出去打工,夜班的活,工资还能高一些,以后你晚上工作,白天睡觉,我相信只要你一心想工作,总会有办法是不是?”

    郁初三、郁初四一时间觉得,二姐说的好有道理,甚至找不到反驳的话。

    郁初北撇两傻瓜一眼,险些没绷住笑出来:“我也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着让你感受下学校的氛围,毕竟咱们现在有条件,不差耽误你这三四年。

    何况你如果心志坚定,只要努力,就如初三非要上学一样,想想办法都能解决,好处就是,你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还能去图书馆查查书呢,不过也太可能,你能找的工作应该都不费脑子。”

    “姐——”

    “说错了?”郁初北满脸无辜。

    郁初四无话反驳。

    “先上着,觉得上学妨碍了你工作,你再退学。”

    郁初三听着忍不住又笑了:“还是第一次听说上学会妨碍别人刷盘子的。”

    郁初四不服气:“谁说我一定刷盘子!”

    郁初北认同:“他还可以做基建,一把力气什么不能做。”

    “也是。”

    郁初四知道她们没说好话,但都是他姐,他又不能反驳,只能换个话题:“我去哪所学校?”

    “你姐姐那里吧,专科,料想理科你也听不懂,给你报了文学专业,听个热闹就行了。”

    郁初四嘴角抽抽。

    郁初三骤然看向二姐:“海大!很多钱吧?”那可是海大!

    郁初四也后知后觉知道他要去哪里了,拔尖学子汇集的地方!“我能进!”

    郁初北轻描淡写:“你姐夫捐了一些实验器材过去,已经定下来了,所以跟你说一声。”上次他们实验购进的那一批研究设备,都给了海大,加起来也不便宜。

    压力对冲和热源家书器每件都要百万起,不过放着也没用,早晚是捐赠或者合作,如今还能得一个名额,算捎带的好处了。

    姐也太轻描淡写了?这是她姐?

    郁初北看眼两人的神色,提醒:“捐赠一个体育馆的事不要想了,你们还没有那个价值,就算真捐那也是他家孩子上的时候。”

    郁初四急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郁初北随便他什么意思:“想想自己为海大带去了一座实验室,是不是觉得自己对海大不可或缺了,”

    “什么啊,我就是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因为这个理由被名校录取……”最后一句说的很小声。

    “不必有心里负担,像你姐这样的,毕业了,也不见得能回馈海大如此大的荣誉。”

    郁初三认,想想,还觉得二姐说的歪理很有道理。

    只是姐夫如此重视初四上学,是说明二姐夫重视二姐吧,应该是,要不然怎么会为小四打点关系。

    “大姐最近忙不忙?”郁初北开口。

    郁初三跟着转了思路,没有往下:“怎么突然问大姐?”

    郁初四语气不屑:“忙着照顾我那个姐夫和两个外甥。”

    “好像没有照顾你一样,能照顾你,就不能照顾人家两个孩子。”

    郁初四张张嘴:“……”最后无话可说。

    郁初北想了想开口:“要不要让大姐继续过来照顾你,如果是你的话,她估计愿意考虑考虑。”

    “姐——我已经大了!我——”

    郁初三瞬间拦住郁初四,已经明白了姐的意思,只是看着二姐,神色严肃:“二姐这样,恐怕会把她家那位好吃懒做的姐夫一起招惹来。”

    郁初北翻着手里的钢笔,不说话。

    郁初三见姐没有听进去,继续开口:“就是第一年她没把握,自己来了,见这里吃的好、住的好,她也会有乱七八糟的心思。”郁初三突然福如心至:“二姐的意识是想让大姐离婚?”

    郁初北无奈:“我让两人离什么婚,人家小两口过的好好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夫妻‘恩爱’拆散了,让郁初南骂她一辈子不谈,对两个孩子也有影响。

    “那二姐……”

    “没什么意思,每年过来伺候老四一段时间,散散心也好,她这些年辛苦了。”

    郁初三、郁初四闻言都没说话。

    如果说辛苦,郁家老大真辛苦,闷头干活还不多吃一口草的老牛就是大姐。

    但更多的时候,你又心疼不得,她那种性格,忍不住想让人说句!活该!还好赖话听不懂!

    郁初北当然知道,她更大姐打交道最多。

    可别人能那么想郁初南,他们不能,毕竟是大姐,再扶不上墙,也不愿意看着她坏了。

    郁初北抬头提醒道:“大姐如果愿意过来,把你们的嘴都管严了,少跟她灌输什么女人独立的思想,她天天过的瞎乐呵就行了,心疼了就让她过来照顾照顾老四,觉得她念叨的烦了,就让她回去住几天。

    等年龄到了一定岁数,你们就会知道,精致的活着,远不如傻乎乎的瞎乐,只是她年纪也大了,再这么耗下去难免伤根基,等将来你们结婚生子了,再找个人一心一意的伺候你们月子照顾你们孩子可就没有了。”

    两人闻言,突然都不说话了,安安静静,一时间仿佛大姐那些让人看不过的眼的作风都没有了一样。

    只有她眼角生气的皱纹和越来越粗糙的手,以及虽然烦人但都是为了他好的念叨。

    郁初北没太管他们的感触:“也别与姐提你们姐夫的太多事,来了就和老四住在一起,平时你们住学校,房间也用不上,姐家的两个孩子也快上初中了,她要是愿意带过来就一起接过来。”

    郁初四撇嘴:“大姐夫肯定愿意,大姐婆家很不得把便宜都沾他们自己家去。”

    郁初北心平气和:“这些都是小问题,我还怕他们家不放人,孩子才是大姐的根本,耳需目染的养出两个混球,最后还是大姐操心。来了这里看不过眼了,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看到他们指使你姐,一个冷刀了扫过去,出去在外,还能不看你三分脸色。”

    二姐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离了他们爷爷奶奶还有那个爹,还是落他们说了,他们说了算!

    “她要是带了那个男人呢!”郁初三对大姐实难有感情,她的好也不是对着自己,她能看到大姐的辛苦,已经是及其客观的评价。

    “带就带了,自己租房子,自己去工作,他总要工作大姐的日子才能好过,你二姐的工资就当两个孩子的学费了。”

    “一分钱不给大姐?!”

    “照顾自己的弟弟还要什么钱,大姐难道不是这样认为的?”

    郁初三郁初四面面相斥。

    ------题外话------

    下午八点再刷三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