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230第二步(为Vivshun女神王冠加更)
    杨晨晨神情凝滞,以为自己听错了!不顾手腕的伤赶紧起来!再不起来她就要被人看笑话了!那个人什么意思!

    “哎呦!没的看了!小姐,屁股脏了。”口吻揶揄,飞快骑着车子跑了。

    周围陆续散去的人,对骑车跑了的几个人指指点点。‘没家教’‘不像话’。

    杨晨晨没有精神听那些,脸色难看,他知道了什么?还有骂她的那个人,莫名的心中不安?应……应该是她想多了。

    杨晨晨心不在焉的拍拍也知道蹭了多少灰尘的裙子,哪里还有心情考虑去公交站,站在路口准备打车。

    那人是为了她上午撞了郁初北的事报复!?与骂她的人一样?

    杨晨晨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的,爱慕郁初北?受人指使?

    杨晨晨已经冷静下来,等车的空隙想到郁初北冷淡的态度,心里立即有了计较,那样品行的人,形式做派定然不软,交往的朋友更是同属一种类型,报复心强,不肯吃当时的亏,找了下黑手。

    杨晨晨僵直不能相信,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为了这么点小事,竟然做出这种事!简直眦睚必报!

    她本来还想着明天道歉,拉进下距离,怎么说也能认识一下,现在还道什么歉!对方已经找补回来了!

    简直莫名其妙!杨晨晨坐上出租车,心里烦躁,又不是十六七岁不懂事流氓小姑娘,找人出气了就有本事,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小家子气!

    “乘客,您还没说去哪?”

    杨晨晨报了小区。

    “哦,高档小区啊——”司机谈兴颇高。

    杨晨晨没心情。

    司机见状也歇了心思。

    经过一个红绿灯后开向一个小交叉路口时!一辆货车,瞬间从侧面撞过来。

    杨晨晨正在看窗外的风景!此刻瞬间惊恐的睁大眼睛!瞳孔一点点放大,头猛然磕到玻璃上,血瞬间流了下来,一阵眩晕。

    高大的男人干这一行是老手,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程度!

    出租车司机猛然一震,已经回过神来,解下安全带,开始咆哮:“没长眼吗!”心疼再看眼受损的车,顿时火冒三丈!一阵国骂!

    高大的男人也不生气。

    没来及系安全带的杨晨晨只觉的耳朵嗡鸣,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就见刚刚撞了自己的男人,正在一脸笑的给司机递烟。

    司机一开始骂骂咧咧,可没一会就接了过来,神色已经没那么冲!

    杨晨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是他!

    就是那人再没辨识度,这么短的时间,她不可能忍不出来!

    高大的男人很大方看了里面满脸惊恐看着自己的女人,嘲讽的一笑。

    杨晨晨只觉得背脊发寒!再看看对方开的货车,看看近在咫尺的车头!她毫不怀疑只要对方再近一点,这一撞就直接撞在了她身上!

    这是要害死她!她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高大的男人与司机交代了一声,走过来,没有对司机那么客气,嘴角的笑容嘲讽肆意:“你——故意的,所以我也是故意的,你应该庆幸只是撞掉了我们夫人手里几张纸,否则今天的车就不是停在这里,而是停在——”

    高大的男人意有所指的看眼她的腿,又收回目光:“下次做事,放精灵点!”

    高大的男人直起身,走回去,看向出租司机,笑容和善:“已经谈妥了,客人说没什么大碍,不用赔偿,真是没想到,遇到这样好说话的人,现在下班高峰期,咱们都把车挪了。”

    出租司机得到了满意的赔付,经不经公的也不重要,更不用走保险了,直接上车欲将车开出了主干道,还不可意思的看向‘伤患’:“小姑娘很大方啊。”竟然不让陪,太不可思议了,还是傻。

    杨晨晨顿时瞪过去:那个人凭什么给自己做主!她要报警!这是恐吓!是威胁!

    高大的男人还在看着她,完全不在意的看着她,仿佛看出她眼里的不甘,下一刻他手边那辆残破不堪的小货车,就极有可能再次失控!

    杨晨晨岂是吓大,法治社会!她怕他吗!

    高大的男人耸耸肩,无所谓,进去住几天也可以,何况行车记录仪也不能乱‘说话’。

    车停在路边:“你再打辆车吧,我去修车。”

    杨晨晨目露凶光的从出租车里出来!道路上此刻车水马龙,下班的人潮络绎不绝,刚才的货车和男人在出租车开过绿化带时,已经不见了。

    刚才发生惊魂一幕的地方,好像是她的幻觉,根本没有存在过!

    如果不是额头上滴下的血,她几乎难以相信,刚刚经历了什么?!

    她被人撞了?她竟然被人撞了?!

    司机绕过花坛还不不忘提醒乘客一句:“真不用去看看?”看起来傻了一样:“小心脑震荡?”

    杨晨晨觉得荒谬:“你为什么不报警!”

    “我报什么警,赔了五万,我大修也用不了这么多。”又是上下班高峰期,堵路吗。

    杨晨晨心更烦了!刚才那个人只因为她上午的不小心!要撞死她!

    简直——

    不对,那个人说她是故意的?他凭什么认为自己是故意的!她哪里是故意的,她当事是受了同事的排挤不小心撞了那个秘书!

    就算她是故意的,她就要受到这样的不公平的待遇!如果要是撞到了那个秘书,他们还想杀了她吗!

    杨晨晨想报警,她才不怕什么威胁,看想到刚才货车直直冲过来的那一幕!她便觉得身体发冷。

    司机准备走了,见她这样有些不放心了:“喂,喂……”司机也不管车,直接下来:“喂

    你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

    司机一听松口气,没事就好,要不然让他送她去医院,他还是要掂量掂量的,毕竟是她主动放弃赔偿。

    想到对方一个小姑娘,又是受害者,竟然不要肇事者的赔付也挺奇怪的,这得是什么感人的素质啊。

    出租车司机感慨万分,开着一颠一颠的车去修了。

    ……

    金穗小区内。

    郁初北坐在单间室里,听完弟弟妹妹郑重其事拉着她讲完顾君之的事,哭笑不得,也是无奈,但并没有觉得顾君之被冒犯,毕竟他们对君之不熟悉。

    于是笑眯眯的看向两人:“这就是你们不下去吃饭的原因?”

    郁初三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管家给他们做饭,中午甚至还送了饭菜过来,是对方的一片心意,他们转身就对姐姐说了人家先生的坏话。

    可郁初三看着见姐姐不以为意的神色,越发着急:“姐!真的!你别不当一回事!他真的好奇怪的,那位管家也好奇怪!”说着将管家送来的礼物拿给二姐:“看,还想收买我们。”其心可诛!

    郁初四也赶紧拿出自己的那份,像扔什么洪水猛兽,扔给姐!

    郁初北看着手里的盒子,更是哭不出笑不出的:“真的不要?”无论哪一件都是价值不菲的牌子,比初三的彩礼值钱多了。

    说着又忍不住心疼君之,他只是不善于与人打交道,身体又不太好,很多的时候需要休息,甚至心思细腻的为她的弟弟妹妹准备了礼物,却也是不被接受的结果。

    不过没关系,他们有的是时间了解他。

    郁初北没有怪罪弟弟妹妹,弟弟妹妹也是为她好。

    郁初北语气和蔼的开口,有些事该早一步说的,说不定君之已经感受过弟弟妹妹的疏离,心里脑补过一些奇怪的东西,要不然怎么会那么粘人:“管家说的对,他身体不太好。”郁初北看着手里的盒子。

    ------题外话------

    九点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