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95最后的争取(二更)
    郭成琼心有余悸,不敢再上前!

    顾成心中嗤之以鼻,没有热闹可看颇有些令人失望,这时候不该冲上去,用生命捍卫‘你的’天世,让所有人看看,你的决心!说不定就有人感动了替你出头。

    郁初北抬头,没觉得周围有什么不一样,又低头看向屏幕。

    郭成琼忍着心里要撕了对方的冲动坐下来!

    天世集团是顾玖的!只要她在天世就不可能与顾玖没有关系!休想让她退出天世集团的运营和决策行列!

    顾振书慢慢的合上手里的资料,看向夏侯执屹,他看完了:“夏侯先生的计划书写的很详细,对天世集团未来十年的规划做的十分漂亮,可见对天世集团早有研究。”

    所有人闻言均放下手里的资料,等顾总和夏侯执屹的最后决策。

    “顾总客气。”夏侯执屹声音淡淡。

    顾振书声音更稳,不急不慢:“但顾君之在这些可行方案中又扮演什么角色,决策者?签字者?参与者?谈判者?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旁观者。”

    郁初北扫眼顾振书,心里说不出的复杂,他想做什么,为了不放权,他要爆光顾君之?想到顾君之可能很期待得到他的爱。

    郁初北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

    顾成不明所以,字面意思?放下笔,随意的将手搭在桌子上,目光前视,无意扫过对面‘秘书’的身影?不喜欢顾振书?他也不喜欢,虚伪、圣父、自以为是,你觉得呢?

    郭成琼闻言得意的仰起头,看着夏侯执屹!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怎么样!要不要赌!一个脑子犯傻、精神异常的人掌管天世,就是顾振书同意在场的人也不会同意!谁给你们的自信今日进门!

    夏侯执屹仿佛没听出顾振书话里的挑衅:“都有,我相信顾君之先生会带领天世集团越走越远。”

    顾振书看他一眼:“他是我的儿子,他的情况我清楚,他不适合、心也不在天世上面,这件事我和君之有共识,否则君之不会现在才谈起这件事情,希望夏侯先生不要介入我们父子之间的事——”

    说谎!他根本没有接触过顾君之。

    夏侯执屹非常满意他这个谎言,至少郁初北听了,就能脑补出很多内容,为此他心情不错的看着他:“顾总怎么知道没有?顾总又了解顾君之先生什么情况?”

    顾振书看夏侯执屹一眼:你真的让我说?彼此给彼此留点颜面不好?

    不用,你说,说来听听,我才知道面子值不值得留!

    值不值得你心里有数!他无法沟通,他更不会理会天世死活!

    你怎么知道不会?或许现在爱了呢?毕竟都参加你的生日会了?

    顾振书没有再理会夏侯执屹的挑衅,继续慢悠悠的开口:“君之还小,天世到底是顾氏的企业,夏侯先生想对天世施实监察我没有意见,其余的就不要再想了。”

    夏侯执屹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顾总想留在天世我没有意见,施实监察是我们的权利,剩下的话,顾总不觉得股权不够吗?”

    “君之还太小,我身为他的父亲,我有帮他监督你们的资格。”

    “顾总是不是久没有当父亲,忘了父亲的权利范围,身为一位父亲,你有监督我们是否虐待顾君之先生、殴打顾君之先生,以及有没有威胁顾先生生命安全的资格,管不着我们怎么处理天世集团。”

    “夏侯执屹,你以为你没有把柄?”非要把话挑明!

    “不巧,没有。”

    “我的儿子顾君之,为什么长期在外,从未回国——”

    “因为太优秀。”

    郁初北差点忍不住笑了,立即振作下来,快速在电脑里输入。

    顾振书声音冷下来:“我儿子是一位无行为能力的人。”

    郁初北手上的动作一顿!键盘想砸在他脸上!一直装的那么像,目的却是这一句!

    天世一方顿时一片哗然!什么意思!顾君之有什么问题?什么是无行为能力!

    顾成也有些不解?

    那天见过顾君之的都有些茫然,当晚看外表一表人才、气质天成、震撼人心,怎么可能会没有行为能力?

    不过这么一说的话,他确实当晚没有开口。

    夏侯执屹老神在在:“顾总有证据吗?没有的话我们会起诉您诽谤。”

    郁初北学到了,是啊,你有证据吗!养都没有养过,难道还保存着顾君之小时候的就诊报告,就是保存着,他们也可以说治愈了。

    “诽谤顾先生、还是自己的儿子,顾总,您不是这样的人才对,莫非为了天世,连多年的老脸也不要了?”

    “夏侯执屹!我在说什么你心里清楚!”

    夏侯执屹似乎觉得顾振书被‘照顾’的还不够开口道:“我当然不清楚,我的当事人行为正常、思维敏捷。”还有点太敏捷:“身体健康,条理清晰有什么问题?还是顾总需要顾先生亲自来一趟,和你当面解释清楚。?”

    顾振书没说话,握着笔的手有些僵!

    郭成琼见状顿时开口:“让他们请人过来!他们敢吗!一个他们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傻子!”

    郁初北目光凌厉的看过去:“你儿子没有拴好吗!”

    夏侯执屹闻言,愣了一下,想了想点点头,废话!他当然要百里偷闲的支持一下,没看到女boss不高兴了!

    易朗月瞬间明悟,这是不高兴自己男朋友被攻击了,如此表忠心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立即高深莫测的点头!这叫阶级意识不动摇!是总纲!

    皮秘书见状,想了想,为了在郁女士心里留个好印象,也艰难的点点头,生活不易啊。

    仲夏这边的人见状,虽然不明所以,但‘高层’都给与了‘人道主义嘴仗’支持,他们也支持一下吧,点头。

    顿时!整个严肃的回忆现场,仿佛只为了问一句‘你儿子没有拴好吗’?

    郭成琼被他们不要脸的整齐划一震了一下!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他们竟然诋毁她资质卓绝、聪明无争的儿子!

    顾成也为仲夏这一次的不严肃弄的震了一下,不是在攻击顾振书吗?为了一个嘴仗都这么整齐的点什么头?

    看把一开始说教的女同事吓的,估计都没有预料到能收到这样的效果。

    “你再说一遍!”郭成琼指着郁初北!也等着天世一方给她撑腰!对方一个不知道甲乙丙丁的一句话都能得到支持,她在天世集团多年,怎么可能没有人帮忙!何况是在对方将话说的这样难听的情况下!

    可场面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一位外姓人,且只有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的人,手中人人看好的儿子如今也已经没了继承权,可以说,便没有了让人多看一眼的价值。

    何况这种时候,关键时刻,不是争论那个的时候。

    郁初北还可以再给她来十遍!免费送的那种!

    但场合不对,刚才她是没忍住,而且这个郭成琼说话夏侯执屹从不参与,她才口快,可如今看来发现情况不对,她良心建议:“下去后再说!”

    顾成没忍住笑了!不怎么掩饰,他和郭成琼不对付,全公司都知道。

    郭成琼脸色铁青,刚要拍桌子。

    仲夏一方所有跟过来的安保,包括一直站在角落里快要睡着的高大男人也直起了身形,顿时铺天盖地的压力瞬间袭向郭成琼!

    郭成琼脸色发白!手掌没有拍下去!

    顾成的笑容收住,看向角落里的男人,杀气?

    郭成琼觉得自己成了全场最大的笑话!夏侯执屹无视她就罢了,如今一个黄毛丫头欺负到她头上来,顾振书气都不吭一声!以后整个天世怎么想她!

    天世一方都没有想她,甚至没有注意细节的变化,不过是两位无关紧要人的嘴仗,他们不明白的是顾总诬陷了顾君之先生?

    可与顾振书共事多年,他们绝对相信顾振书的人品。

    但如果不是诬陷,为什么顾振书不接受对峙,甚至无法提供有力的证据,如果顾君之真有缺陷,顾老先生会将整个天世集团交给大公子?顾振书会不提前准备好有力证明?

    顾成看向对面的人,仿佛他们这一方小角落的事只是他一个人的错觉,对面的人在敲字,郭成琼已经坐下来,角落里的人退了回去,仿佛又要睡着了。

    顾成突然觉都有些茫茫然……

    李总看着夏侯执屹突然开口:“顾君之先生为什么没有来。”

    对,如果顾君之没有问题,为什么不出现?

    这么大的事,他不该亲自参与?

    夏侯执屹口气平淡:“小事而已,顾君之先生不太看在眼里。”说着看向顾振书:“顾总您说是不是?”

    顾振书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沉默着!

    郭成琼没见过有人有如此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顾振书曾说过顾君之根本无法沟通!

    郁初北动一下脑子,歪歪头,觉得夏侯执屹除了严肃以外说话也很有艺术感。

    “夏侯董事长说话未免也太狂妄了些。”李总缓缓开口:“我天世集团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这么让人不放在眼里。”

    “是吗?李总认为无价的东西,别人未必那么觉得,天世在众人眼中光芒万丈,在我这里却不及天顾的万分之一,你让我将天世放在眼里,不觉得应该让它先超越天顾吗?

    何况,你怎么知道顾先生为什么没有同时这样想,或许顾先生也不太想要,只是郭女士这些年做的太过分了,顾总又不管不问,顾君之先生怕再不做点什么,回头等先生回来,就要去郭氏坐坐,才能看到天世的影子了。”

    这是实话,顾总哪里都好,就是这些年太纵容郭成琼,以前不觉得,还以为,天世早晚是二公子的,她想怎么样都可以。

    可现在想想完全不是那样,郭成琼没有继承权,她也早就知道如此,还一再转移天世的资产,而顾总也没有说过什么。

    这样一来,确实不得不让人多想,顾总也是,怎么能因为宠爱一个女人任由她做出这种损害集体利益的事。

    还是说顾总也参与其中?细思极恐!

    郭成琼急了:“夏侯执屹你少血口喷人!”

    皮秘书瞬间看过去:“来!可以立即出示证据告我们诬陷!不告就是做贼心虚!”

    “你以为我不会!”

    “我们期待。”

    “仲夏你们不要太狂妄。”顾振书缓缓开口,不是因为郭成琼,而是众人将不信任的目光转向他,他这么多年在天世,怎么可能对天世不利,天世是老爷子的心血,也是他的心血。

    夏侯执屹无所谓:“狂妄这么多年了,不太好改正。”尤其老板性格古怪,杀伤力强大,反过来再面对众生,觉得众生优美的仿佛地里的韭菜,走在田间的小姑娘、唱歌甜美的海螺,忍不住想狂妄。

    顾振书深吸一口气,夏侯执屹有备而来,根本不会放弃,那么只有另一条坚持:“我持有天世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具有决策权,我的职位不变。”这里是顾家的企业,谁也无法改变!

    夏侯执屹表态:“我们不反对,众位呢。”

    附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