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89你不是你(二更)
    虽然她决定辞职了。

    可说起辞职,郁初北心里空落落的,这是她奋斗了十年的地方,虽然这里能许给她的最高位置已经到头——库房主任,但毕竟是她以为可以养老、给与她多年庇护的地方。

    往日不觉得,今天再走一遍,觉得这里那么熟悉又舍不得。

    别说她如今的位置是易设硬拔上来的,就算不是,如果想学的更多,更进一步,夏侯执屹给她的路都是最好的。

    难道因为怕失去,就一直等在这里,等着被喂养,那她早晚会失去价值,跟不上他们的脚步。

    郁初北推开门。

    孟心悠一袭蓝格子裙子,双腿微侧闲适的坐在转椅上,听见声音,放下手里的书,一双修长白皙的腿,黑色的系带恨天高,拉的她腿越发长,波浪的长发落在肩上,领口略低,身材性感:“回来了?”回眸一笑,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漂亮,有气势!郁初北有些恍惚。

    孟心悠打量着好友,笔一下一下的敲在下巴上,从头到脚,似乎要重新认识她,没有白色的晚礼服,没有耀眼的饰品,没有那晚的灯光,她的好友还是当初的样子,没有太让人注意的地方。

    昨晚是他们眼花了?

    一起眼花?

    何况,另一个人比初北有辨识度的多?所以只能说认不出失去了南瓜车的灰姑娘,只能是自己眼拙。

    想到那种可能性,孟心悠这类不相信梦幻的人,都觉得有些梦幻了!太不可思议。

    孟心悠看她发傻,无奈又好笑:“坐,想当登徒子,你还没有潜质。”

    “谁说的,只要孟总够美,男女有什么关系。”

    “别说女的,男的都吸引不了。”易朗月没有一点那方面的想法,算了,她也不是必须死缠烂打的,虽然很可惜。

    郁初北将椅子拉出来,坐在她身边:“怎么了孟总,无精打采的?”

    孟心悠看向她,长相温婉、清秀,虽然女人的韵味还在,可人已三十,到底老辣多于稚嫩,装是装不嫩了:“昨晚的戏太精彩,看的时间有点长,睡眠不足。”孟心悠没有拐弯抹角:你昨天去天世集团董事长的生日宴会了?”

    郁初北也很干脆:“嗯。”

    孟心悠有点呆,虽然早有心里准备:“真的是你?”一时间梦幻又玄幻,还有点傻眼!

    “孟总——差别有那么大吗!”

    没有,就是觉得难以置信,一只麻雀突然飞到老鹰身边,那样的高度,不缺氧吗:“有,当场没敢认,你说惊不惊!”

    “孟总拿我开玩笑。”

    孟心悠没有开玩笑,那样的场合,就是自己,也不可能被瞩目,而郁初北出现的意义更不一样:“天世集团啊……”同行业的龙头,金盛仰望的存在,金字塔顶端的启明星,那不一样。

    昨天却爆出了新的最高持股者,自己朋友的男朋友,而这位朋友,你甚至从来没有察觉过有什么过人的不一样,会照顾人如果也算的话。

    孟心悠掏出一支烟,有种造化弄人的感觉:“介意吗?”

    “不介意。”郁初北拿出打火机,不对啊:“你不是戒烟戒酒?”

    “孩子爸不同意。”

    郁初北想起顾君之说过易朗月有女朋友,但不在了,帮她点上:“不必吊在一棵树上,试试其他树种。”

    孟心悠吸了一口,嫣红的唇彩,细长的女士香烟从她嘴里吐出来,性感妖娆:“初北……”

    “嗯。”

    “昨晚很漂亮。”

    郁初北不好意了,被自家男友力爆表的孟总夸奖:“谢谢。”

    孟心悠看着她,难以把她与昨晚走在顾君之身侧的女孩子联系起来,昨晚的她真的很不一样,站在那里像能发光,像是一位高贵的名媛,而不是第二天还要来上班的上班族。

    孟心悠又有些担心,天世!人人羡慕,她也羡慕,可初北呢,她最高只坐在过谢总的车里,看她吐了,紧张的擦了一晚上的车,可她现在却敢,并亲身参与了天世集团这么大的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孟心悠口气温和。

    郁初北也有些茫然,昨晚那样的场面,她想想还有些不真实,那些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世界的另一面一样:“知……道……”

    知道就好,总的来说是好事,对郁初北来说是:“顾君之是顾总的儿子?”

    郁初北点头。

    “难怪能把你送上现在的位置。”孟心悠觉得恍恍惚惚的。

    郁初北也恍惚,昨天被所有人那样看,她今天还能平静的坐在这里,谁说不是呢。

    “他来我们公司上班?我们公司有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的发财方式吗?”孟心悠好奇,赶紧挖地三尺。

    郁初北笑的不行:“想什么呢孟总,他不是跟着他表哥来的。”

    “对,那他表哥放着天世……”孟心悠想起来,天世和顾君之之间有矛盾,原配之子和正当宠的二婚老婆,还生下了更聪明的小儿子,也就能理解易朗月了。

    但天世集团少东家和金盛库房小助理有什么必要联系?梦幻了?

    郁初北见孟总耍宝,笑了:“孟总昨晚也去了?”

    “去了,全程看完你出场,九星连珠啊——不愧是钻石圈里的王者,名不虚传。”以一个女人的眼光看,非常漂亮,除了它身上的传奇色彩,它的收藏价值更高。

    郁初北疑惑:“什么九星连珠?”

    孟心悠哭笑不得:“昨晚脖子上戴的那一套,牛嚼牡丹。”

    “还有名字?!”郁初北惊讶,没管孟总评价!

    “那当然,傻了吧,珠宝本身三千万的材质用量,也很有传奇色彩,当年这套珠宝回国时,作为慈善品拍卖,顾君之的母亲高价拍得!曾经也带过,所以一眼就被人认出来了,闪不闪。”孟心悠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好友。

    郁初北有点傻:“闪。”那么贵!夏侯执屹让她随便带,不用还,可想想她家连个保险柜都没有,她昨晚回来就放抽屉里了,要不要先去买个保险柜!

    孟心悠笑的不行,觉得让郭成琼快燃起来的点,也许当事人根本不知道做了什么,也是可悲,同行业中,谁不知道郭成琼喜欢收藏珠宝,去年以高出市场价三百万的价钱从另一位贵妇手里抢了一套翡翠:“突然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也是。”好茫然啊——

    孟心悠笑的快不行了,因为昨天晚上的那点陌生感,此刻又重新熟悉起来。

    孟心悠看着她认真的脸,按掉手里的烟,身体前倾,手肘抵在桌子上托着下巴,漂亮强势的美,被随意的托着,好奇的问:“交往过程中发现的?”

    郁初北生无可恋:“嗯,不久前。”

    “好高深的身份。”

    “何止,简直惊悚!他父亲不喜欢他,继母要夺他财产,爷爷去世,继母那边想侵吞他所有股份,顾振书又疼爱小儿子维护继妻,他就有点多余,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这么过分!不是说要给大儿子了?”昨天的时候……

    “夏侯先生将人逼到那个份上了,我觉得不太可能,顾振书怎么会将产业轻而易举的交到他没有照顾过的孩子手里,就不怕,对方翅膀硬了将他赶出去。”

    有道理:“顾君之那么不得顾振书的心?”

    “从小没有在一起生活过。”你想想吧:“小的时候顾君之想找他,他从来不见,觉得君之智力有问题会让他蒙受质疑!”

    “靠——”孟心悠都要骂人了,怎么有这种父亲:“你这么一说,确实没听过顾振书提起他的大儿子,那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抢家产?”

    “夏侯执屹是那个意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