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82拦着你不姓顾(一更)
    她胡言乱语!病的不轻?顾玖有些听不懂!或者听懂了组合在一起有些不好理解!

    天世集团一直在这里,属于顾家!属于顾家任何人!最有可能的是他的父亲!甚至一切为天世集团奋斗的人,她在开玩笑吗!

    顾玖脸上的笑容依旧维持住了:“郁女士真幽默?”

    郁初北同情的看着他:“我也觉得,你真的不问问您的母亲?”

    顾玖捏着杯子的手紧了一瞬,比谁的心里素质高吗?

    别说信,他觉得这两个人违和的让他怀疑他们的目的,他们如果来为父亲祝寿,为什么躲在这里清净,如果想挑拨离间,这个借口是不是太荒谬。

    顾玖自认并不介意父亲的财产给谁,父亲就是想把天世集团交给顾成,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可这人说,这些东西从来不属于他们!家里所有人根本不具备继承天世集团的资格!不觉得荒谬!

    那他现在享受的一切均来自别人的产业?!

    可能吗!

    顾玖慢慢的晃悠着手里的酒杯,看着酒红色的液体挂过杯面又缓缓消失,他疯了竟然听完了她的话,还在思索!

    他爷爷,如果还能称之为爷爷的话,将老宅留给了大哥,他尚且能能理解,但天世集团?是不是太过了,天世集团后几年都是父亲在打理,爷爷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更可笑的是,如果天世早在五年前就不属于他们,眼前的人才是天世集团的主人!他们却在别人的地方忙碌、争抢、居住,是这个意思吗?

    他们成了什么?跳梁小丑?

    郁初北看着他,不会被刺激狠了吧!

    但对方看起来很正常,心中不禁感慨,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可惜,这是真的……

    顾玖抬头,声音淡淡,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

    “大哥打算接收天世集团了?还是大哥的哥哥们决定收回天世集团了?”顾玖还是问了,尽管觉得荒谬。顾君之的哥哥?顾成吗!如果不是,他还有什么哥哥,他的外家不与他来往。

    “都行。”郁初北毫不怯场:“要现在给吗?”

    我给你,你敢要!顾玖看她一眼,注意力忍不住放在顾君之身上,除了她,另一个人丝毫不想加入这个话题,是他们讨论的东西太荒谬,还是他不在意:“这件事我做不了主。”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你们商量出结果。”

    你当真?“我能知道我哥的哥哥们是谁吗?”

    郁初北刚要开口,门口突然传来隐隐鼓噪的骚动!

    ——天顾集团祝顾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天顾!?

    那个天顾集团!

    还在考虑是不是顾振书大儿子要回来争夺家产;还在想两兄弟在说什么的人;还在看顾君之是不是傻子的人;还在琢磨要不要嫁的人;还在纳闷顾振书刚才讲话意义的人!

    此刻顿时愣住!看向门口,天顾集团?!

    那个天顾集团!

    强势入驻商业圈,携大量资金,犹如巨鲨般侵入各个领域,并快速拿下商业界半壁江山的天顾集团!

    作风——它们没有作风;精神——他们也没有精神,目的性明确,不择手段、将吞并作为扩张手段的新型模式者,更诡异的是,他们竟然将这些企业都留下,进行翻身后,实现自我风格。导致很多效益一般的企业,排队等着被蚕食。

    林秘书转身去找顾总,天顾集团的人,他们要做什么,当初说好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想跟着大公子反悔?!

    郭成琼难以相信的看着相处近二十年的老公,情绪几乎崩溃!不顾形象的指责:“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二十多年了!你这样误导我?!看着我出丑你很高兴!看着我千方百计得不到的东西别人堂而皇之的戴在别人脖子上你很解气!

    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我是害了你全家!还是撅了你祖坟!我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你说!你何至于这样折磨我!

    顾振书我为你生儿育女,无怨无悔为你操持家业,照顾老人,我最后就落得这样的下场——”

    顾振书很累,真的很累,都不想管别人的死活,整个人犹如做了一场复建,心里和身体都很累,他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却动也动不了!

    顾君之像一把巨型的枷锁,压在他背上,几乎将他压垮!

    郭成琼歇斯底里,她所有的脸面在刚刚丢尽了,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了!我以后还有什么脸出去!你让我怎么立足,我明天是不是就成了全海城的笑话——”

    顾振书没有回答郭成琼的质问,他看眼自己的腿,觉得自己可笑。

    他真失败!儿子不会养,女人也恨他,连私生子也不想看到他,他抱着保护他们的目的,他们却觉得他别有用心。

    这么多年,他不值得她相信吗,还是一个平和的家比不上勾心斗角的天世集团:“我有没有说过我的腿怎么伤的?”

    “我不想听!你可怜!我就不可怜!你没有腿!我今天就有脸!如今你心里可平衡了!”

    “我的腿——”

    “那就是你大儿子是不是!好一个傻的,好一个不能见人!我看他是太能见人,你藏着掖着从不提天世集团股权的事,就是想着将天世集团留给你那个儿子!还让我白白在天世打工,让我以为我儿子能分一杯羹!顾振书!你们全家好算计!”

    “我的腿——”

    “你狼心狗肺!”

    顾振书没有反驳,只是等她喘息的功夫,将未出口的话说完:“我的腿是他打断的——”

    郭成琼怔住瞬间忘了该说什么!

    “他六岁那一年,到六岁了吗?应该五岁多……”顾振书仿佛沉寂在了回忆里,说话也温柔起来:“他小的时候比现在更可爱,像上帝最优秀的作品,聪明、帅气、一点就通,虽然顽皮但很懂事,会安慰我、会疼爷爷,会照顾董董,笑起来还有酒窝,他的在左边,董董的在右边,眉毛浓黑,谁见了都说好看。”

    郭成琼觉得应该制止他,她不想听他的过往。

    顾振书仿佛突然被痛苦压住,脸色顿变:“但他出事了!你不知道他能做出多恶毒的事!他根本不是我的儿子!他不是君之!他是恶毒的转世,是一切邪恶的根源,他暴躁易怒!不能正常交流!甚至不觉得他自己有错!

    当年的绑架案对他是致命的打击!我们都觉得他当时不会有太深刻的记忆,但在早慧的君之那里,那些过往一清二楚,甚至随时在回放,不停的放大细节,最后到了纤毫毕现的程度,我们发现他有问题时,已经无法挽回——

    无法挽回你知道吗,我和爸给他请心里医生,轮流陪护,放弃天世的增长额度,放弃一切,在家陪他,我的腿……只是因为我解开了绑着他的绳子,他拿()一点点敲——”

    顾振书紧紧的抓着扶手痛苦的不想回忆!“他要杀了我!你能想像到吗!那么大的孩子,他平静的看着你!觉得为你好的不顾一切的要你命!如果不是爸出现——”

    郭成琼震惊的看着她,怎么会这样……

    “我将天世集团留给他?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生过这个儿子!说我狼心狗肺也好!说我不配当父亲也好!他们来做!让那些道德良知无比高尚的人来做他的父亲!我绝对不跟他们抢!”

    郭成琼:“……”

    顾振书情绪激动,有些话他憋在心里很久了:“我一年见他一次,我一次也不想见!刚没有腿的那一年,我不顾身上的疼痛,我相信他可以被感化,我相信父爱——可你知道吗,我有一只眼睛是重新装上去的!哈哈!父爱!你还要对他展现母爱!快去!再拦着你!我不姓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