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78雄鹰(三更)
    杨母心里的激动立即被压下去,原来是这样。

    她就说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顾玖那样的名门公子,品行、能力都是拔尖,别说不差女朋友,就是找,恐怕也要在同等家世里挑。

    杨太太不能说不失望,但自家在海城仅仅算的上普通,这里随便坐的一家都能把她比下去,她却能坐在郭成琼身边,还能将女儿介绍过来,原来郭成琼打的这个主意。

    谁也不是傻子,杨母瞬间就懂了,郭成琼,这位商场上有名的女强人,想给原配生的儿子找一个家世不显的妻子,好算计,是不是还要给她那个大儿子的出入地址,顺便对人说,是孩子们自己看上眼的,她不干预。

    但懂有什么用,她就能不攀上去吗,不能。

    就算只是顾家从不露面的大儿子,说的自然是原配生的顾君之,至于顾成,没有录入家谱的私生子,不算排行。

    对杨家来说也是大腿,郭成琼递过来了,她也要抱,要不然郭成琼也不会选中她说话。

    再者,怎么也是顾家明面上的长子,顾振书能一点好处都不给大儿子!

    只是不知道顾家大儿子脾气、性格如何,在哪里就读,毕业后有什么打算?还是已经进了公司。

    杨太太看向郭成琼。

    郭成琼没像平常一样,接着说学历夸优点,因为没什么好夸的,她另辟蹊径,开口道:“顾家的那座老宅子——”

    杨太太见她停下,犹豫的替她补上:“城南街的那座?”

    郭成琼点头:“我们老爷子留给他了。”郭成琼说完神色淡淡的抿口茶,仿佛说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杨太太可没有这样淡定:“怎么可能!”那是一座价值连城的古宅,单估值就近三十亿,更别提涵盖着历史价值一起贩卖!顾家怎么可能会在没有分家的情况下,将老宅给了大儿子!

    郭成琼等她听进去了,心里不管多咬牙切齿,面上也笑容如常的继续:“他爷爷宠他,也是没办法的事,给了就给了,老人的东西愿意给谁是他的自由。”

    这可不是给谁的问题!杨太太心里感慨万千!那不是随便一栋楼,给谁都行,城南街的那栋宅子比她丈夫的公司都要值钱了!郭成琼竟然什么都没说就同意了!

    杨太太绝对不相信她没有后手,郭成琼如今连大儿子的婚事都要管,会将那样的宅子让出去,郭家是靠房地产起家,她更知道那座宅子的价值,她有什么目的。

    可话说回来,如果真有那座宅子,她女儿就是真和不被器重的大儿子结婚也没什么,郭成琼能算计,他们杨家就会坐以待毙吗:“不知大少爷在哪里上学,还是已经去公司工作了?”

    郭成琼现在听到‘大少爷’三个字都厌恶,有那两个讨厌人的在,她儿子就是二少爷、三少爷,而不是顾家的独子,不能享受最高的荣耀,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凭白让人在继承权上看笑话!

    想她郭成琼,郭家独女,就算同辈的女孩子当初也要让自己三分,因为相比不会继承家里公司的她们,自己是一定会继承郭氏集团。

    郭成琼笑容越发温和:“他身体不好,一直在国外,如今也多以养病为主。”

    杨太太皱眉,什么意思:“养病?什么病?”杨太太整个人都凌厉起来的审视着郭成琼!

    谁还能是那种卖女儿的母亲吗!什么年代了,谁身上掉下来的肉也不是能被轻易估值的!

    郭成琼不急,女孩子,嫁给谁家要费一番心思。可嫁了人后,男方的东西都是你女儿的话,需要计较的东西可就少了。

    何况还是一位好控制的、有价值的男方,不是更值得吗!

    至于婚后女方想做什么、愿意与谁来往、是不是有相爱的人,你们不说,谁会管:“实不相瞒,顾君之智力一般,他爷爷才过分偏爱,当初宅子里的东西可一样都没有动,全部原封不动的留着。”

    傻?一点风声都没有流出来!杨太太脸上的错愕被很好的掩饰住,神色微微缓和,说是智力一般,已经不难往最不好的地方想了。

    如果真是一般,也用不着先把那栋老宅提出来,还有里面原封不动的东西,够弥补一个人的缺陷了。

    如果真是傻的,郭成琼也不算打压大儿子,反而是为了大儿子婚事操碎心,甚至不惜为大儿子豪爽的陪送出老宅的好继母。

    但杨太太不相信郭成琼一点其他想法都没有。

    如果当年老夫人的东西也留下了,这些东西未必是郭成琼愿意留下的,但是她拿不走,只能现在拿出来说,否则同为女人,她不信,郭成琼不为这些东西心动。

    那么,现在她是想联合自己平分了这些东西,最后婚姻视作无效,还是顾忌顾振书的想法,必须挂着夫妻之名。

    不管是哪一种要协商的东西就太多了。

    郭成琼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也不喜欢,拖沓。

    杨太太有些犹豫,她要问丈夫还有女儿,毕竟最后点头的是晨晨。

    郭成琼也不急:“不用现在回答我,今晚他会过来,到时候让晨晨看看满不满意。”宅子里的东西,至于满意顾君之?有什么可满意不满意的,不具价值。

    杨太太松口气,一直没从郭成琼脸上看出郭成琼真正的意图,那座宅子,那些珠宝,她不动心?

    郭成琼被聊天的人拉了过去,其中一位气质文静的女士私下问:“你跟她有什么好聊的,她老公最近碰到了点状况。”

    “没什么,老同学,聊会天。”

    ……

    太阳斜过正中,又渐渐向西。

    黄昏的余晖散发着祥和的光韵,度假山庄的风和煦温和,还带着山涧流水的清凉。

    天渐渐的暗下来,整座度假山庄的灯光齐齐亮起,天世的飞鹰标志瞬间照亮了山庄的各个角落,五彩缤纷的气球、象征五行的五座金塔、七彩的雄鹰姿态各异,骄傲无声的诉说着天世集团对国内市场造成的深远影响、留下的光辉篇章。

    酒店大厅里早已经宾客尽欢,七点的钟声响起。

    大厅中央最前方的一米鹰雕瞬间展开翅膀飞翔而出,停在入口的大门处。

    众人无不感慨天世集团的恢宏,匠心独运的手笔,如今这个涵盖了各个行业的龙头企业,依旧毅力在市场中,并占有决定性的份额。

    早上风姿卓越在外游玩的年轻一代,此刻西装革履,手挽美人,半托红酒,融入到今晚的宴请中。

    马术、闲聊的话题都已经收敛,现在谈起的都是最近的金融近况,和行业间最炙手可热的项目。

    日理万机的各大集团的执行总裁、总经理已经陆续到了。

    大厅里的灯光照耀着每个角落,水晶杯在光影中更加明亮,鲜花围绕着气球,气球点缀着雄鹰,雄鹰落在苍劲的松木上,五边形、五连环、五个天世集团最赚钱的分公司,五个双数,五个单数,五中颜色,围满了整个会场,比比皆见设计者匠心,酒水、食物犹如在这片美轮美奂的王国注入了活力,此刻也漂亮精致的坐卧其中,像贵妇手中高贵的猫。

    会场上的人越来越多,相熟的人、正在进行合作的人,很快聚在一起,交流着项目中的一些问题,说着最近的趣事,聊的闲适从容。

    攀关系的小人物殷勤的穿插其中,谨慎的寻找自己的目标,虽然谄媚、奉承,让人看不起,甚至在旁观者眼中略显低姿态,这却是达到目的最快的方式,哪有那么多时间和面子被浪费。

    名片也成了宴会中最值钱也最不值钱的存在。

    关于天世集团的话题随着到来的人越来越多,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提起。

    “说是顾总第一任妻子生的大儿子,今晚会出现,好些年没有见过了。”

    另一个人感慨:“自从被绑架,再没有出现过,当年老爷子为了他没少费心啊。”

    不太了解顾家大少爷遭遇的新贵开口:“听说一直不在国内?”

    “发生那种事,以顾老爷子的性格,怎么还会让孙子在国内待下去……”

    另一位老者开口:“当年顾老爷恨不得亲自端枪跟那些人硬拼。”

    “那些年局势乱,也是没有办法。”与顾老爷子相熟的人感慨,那件事后,顾老爷的身体也每况愈下。

    一直没开口的新进中年投资者道:“我听说顾总那个儿子状况不太好,当初受了刺激?”

    “没听说啊?老钱你听说了吗?”他真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的?”

    “我也忘了,很多年了有人提起,还说见过顾大少爷,人状况不太好,在介入治疗,七八年前吧。”

    “这么严重!真是可惜了,小的时候挺聪明的孩子。”

    “顾总也不差聪明儿子。”

    提起这个话题,在同行中不觉得比别人差的各个一把手,都有些感慨,顾振书真不缺优秀的儿子。

    甚至连私生子都异常优秀,再看看自己家的!也不能说不争气,但跟顾家的一比,就不用看了。

    “顾家的小儿子还没有进入天世?”

    “听说要再去学校享受几年无忧无虑的时光,现在的年轻人还是要多玩几年,给我们这些不中用的也留几年喘息的时间。”

    “他报考了哪所大学?”有适龄女儿的立即跃跃欲试,太子想微服出巡可以啊,偶遇自己的女儿,谱写一段感情,也可以被接受,毕竟少男少女总有很多话说。

    “媒体给的说法是海大,不过可能性不大。”

    “的确不大,否则不是找清净,而是找麻烦了。”

    刚才问话的人顿时有些下不来台。

    为了避免感慨,和事佬一派的开口:“顾二公子又不用着急,一个私生子一个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大少爷,郭成琼在天世享有实权,他是铁板钉钉的接班人,想多玩两年也是应该。”

    说起顾家这位小儿子,众人无不感叹,真是了不得,聪明、有魄力,他们这些人家出位经商的人才容易,可要想出位天才凤毛麟角,但顾玖做到了。

    怎么能不让人嫉妒,私生子能力卓越,二公子又小小年纪享誉学术界,另一个儿子虽然不显,可也没有传出不成器。

    觥筹交错,灯光明暗。

    顾成一身黑色西装,深蓝色领带,袖口同色的宝石纽扣,矜贵冷傲。

    他站在最角落的位置,并不显于人前,晃着手里的红酒,低调从容。

    钢琴声在渐渐热烈的氛围中响起,如流水包围而过,融合在话语中、声响里,幽静平缓。

    他是全场的设计师,这里的一切都是由他设计布置,从创意到顾振书的讲话内容,都是他一手包办。

    在这座富丽堂皇,实在荒诞的表演场,每个人都以为会成为不朽,其实荒谬!

    顾成看眼手里的酒杯,又放下,突然转身,扶住经过他身边险些摔到他身上的服务员。

    女孩子羞涩的对他一笑。

    顾成好像能穿透她的眼睛看到她为刚才的‘不小心’做的一系列心里建设,无趣,不是吗。

    顾成收回手,不为所动。

    他不需要艳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