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49醋(三更)
    郁初北觉得孟总一定会喜欢这个秘书,她完全不用担心。

    更何况懂得感恩的晚辈也更容易形成公司凝聚力,毕竟对高知来说,最高的工资永远在下一家,向心力才是她们值不值得公司投入的基础,所以说这位同事很值得被特殊照顾:“主要还是孟总她们厉害。”她可不敢当。

    “都重要。”韦哲笑笑,还带有婴儿肥的脸显得更加温柔,她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深知说多了显得刻意的道理,真诚的看向郁初北:“孟总有什么忌讳的吗?比如宗教、感情或者饮食?情感方面我是不是问的太八卦了,如果不方便当我没说,千万别让孟总知道,否则我就惨了。”韦哲担忧的抚着胸口。

    郁初北笑了:“没有,不用那么紧张。”别是你先被她家各种各样的小野狼吓到就行:“孟总人很好相处,个人感情随便你们八卦,错了她也不会生气的。”

    “那太好了,早上让保姆准备早餐的时候我好担心不符合孟总的胃口。”

    “她喜欢吃中餐,但嫌麻烦从来不做,你可以让保姆多往这方面下功夫,但她的保姆大多做不久,因为她对卫生毳毛求次,你多为她准备几个保姆就行,免得你到时候手忙脚乱。”

    韦哲起身:“太谢谢您了,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中午我请郁姐吃饭。”

    “不用,都是小事,稍微问问别人都知道,要是让孟总知道我迈了她的消息能吃一顿好的,她非为你讨回公道不可。”

    韦哲大方一笑:“哪能,郁姐拿我打趣,何况这些小事对我可是大事,而且……”

    韦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有去过公司食堂,昨天刚上班,饭卡也没有办,还想麻烦郁姐帮帮忙,说是我请郁姐吃饭,不如说是麻烦郁姐,尽快熟悉环境。”

    这样的话再推脱就不好了,郁初北点头:“行,十一点半食堂见。”

    “谢谢郁姐。”

    “太客气。”郁初北将人送出去。

    赵英立即拿着手机挤进来进来,还不忘向外看了一眼:“谁啊?”

    郁初北关上门:“孟总的新秘书,气质好吧。”

    “不单气质好,长的也好看。”赵英穿了长裙t恤,划开手机屏幕。

    郁初北帮她冲咖啡:“还是麻省的高材生。”

    “高材生啊。”继续找网址。

    “怎么,看你不屑于顾的语气,你是哪座名牌学府的精英?”

    “精英?!我就是公司的一颗老鼠屎,还精英,半截身体入土的人了,帮我看看这件衣服好看吗?我和秦姐挑半天了,她非说这件格子的好看,我觉得这件连身裙好看,你看看,我买哪件好?”

    “半截身体入土的人了,还看什么裙子。”郁初北接过来:“橘色的是不是太艳了。”

    赵英喝口咖啡,与郁初北头挨着头一起看:“我怕有色差,图片这么亮,出来肯定没有这么亮,你看着款式怎么样?”

    郁初北翻一下价格和评价:“这个价位是不是太高了?”

    “低了能穿吗?有条三十的,我怕回来后丑到我哭。”

    郁初北深有体会:“就怕高了也不能穿,这条说掉色,你去商场看看算了,换来换去的麻烦。”

    赵英看郁初北一眼,顺口到:“你现在升了副经理今非昔比,我可还在下面吃土养孩子呢。”

    郁初北闻言想想,她好像确实多久没有刷线上购物了,自从她有了十几个亿,买东西都不眨眼睛的,只要喜欢的都敢篓回家。

    是不是了?怎么办?要不然把想买的两瓶精华退了,好几万呢!

    易朗月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从生长线上直接取下来的。

    此条生长线只针对顾先生使用,郁小姐出的钱还不够手工成本费,不过不要紧,不给钱都可以拿走,只要郁小姐用的满意。

    郁小姐满意就是他们最高的质量追求。

    易朗月站在顾先生办公室内,小心谨慎的将两瓶精华放下,犹豫的站在顾先生身后不远处没有走。

    顾君之低着头,修长的手指间握着一枚锋利的刻刀,头发掩盖住光影,随着他偶然的动作照在桌子上,一心一意摆弄一把成年人手心大小的弓弩。

    易朗月却知道,这把犹如玩具一样的弓弩,后坐力足以击穿肉身十厘米,具有十足的杀伤力!

    易朗月等了一会,见先生不问,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小心的开口:“顾先生,您如果有时间要不要查看下公司的账目……”

    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办公室内静悄悄的,只有顾先生调试弓弩发出的‘咔嚓’声。

    易朗月心里翻个白眼,面上却纹丝不动,他就不懂了,您现在如此钟灵毓秀、可爱腼腆却动不动就玩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与您的人设符吗?

    时间静谧的过去。

    易朗月撇开头,又转回来:“钟先生……”不是:“顾先生……您已经两个月未曾对天顾集团的运营情况……发表过看法了……”就不担心倒闭了?付不起工资,他可是要辞职的。

    房间里依旧静悄悄的,弓弩不断上弦又放松的声音听的易朗月心惊肉跳,唯恐顾先生突然转过身用自己试试弓弩的后座力。

    呵呵。

    易朗月久久等不到回答,又开始天马行空,但想想自家顾先生好像确实不用担心天顾倒闭与否的问题。

    没了天顾集团顾先生还有天世集团,就算天世集团也倒闭了,顾先生还可以再创造一个天下王国,总之不会少了顾先生的锦衣玉食。

    就算他老人家什么都不想创造,顾先生还有顾老先生的遗产,没事卖卖那些别具一格的房产、珠宝、名画也能让顾先生挥霍几辈子,好像确实不用在乎他一手创立的天顾集团。

    易朗月百无聊赖的等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听习惯了,竟然觉得如此悦耳,说起来所有的顾先生都喜欢弩箭和枪支,每个都玩的很溜,好像不拿在手里就没有安全感一样。

    也不想想谁害你们了啊,你们不害别人,别人就很高兴了:“顾先生,夏侯先生有重要的决策与您商议……”

    办公室里声音依旧单调如初。

    易朗月慢慢的直起身,尽量让自己处于‘挂机’状态,呵呵,事不过三,他如果再问一遍,打扰了顾先生钻研的关键时刻,他会不会就重启了,不知道来年坟头上的草有没有给除。

    易朗月等来等去,也没有得到顾先生的垂青,悄悄的退了出去,给夏侯执屹发信息,他尽力了,无果。

    易朗月不禁有些理解夏侯执屹了,顾先生完全把天顾集团‘放养’了,夏侯执屹怎么能不紧张,哎,老板太有钱,过分任性,看不上两大集团,也不是好事。

    ……

    顾君之临近中午,自己从库房走了出来,两点一线,走的是郁初北千叮咛万嘱咐的那条。

    他从楼梯口一点点的走上去,整个空荡荡的楼梯间,就是他一个人的领地,有光、有寂寞,只是没有她有些无聊。

    “老郁!老郁!前两天给你的那张单子签名了吗!”朱辉推开门进来,手里夹着文件,嘴里还叼着几张发票,开始在她桌子上翻。

    郁初北踩在凳子上在橱柜上找东西,瞥他一眼:“在抽屉里,不问就翻,一会给我放好。”

    朱辉直接绕去开抽屉:“这次不行下次,今天忙——”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落音。

    一阵噼里啪啦的响,郁初北抽空了一个书架,上面七八本一起砸下来,砸她头上两三本!

    郁初北气的火冒三丈:“谁摆的!”疼死人了!

    朱辉惊的把嘴里的发票都掉了:“你没事吧?”

    郁初北从椅子上跳下来:“你说呢!要不要试试!谁摆的!给我站出来!非让他们好看不可!”

    “行了,你就自己在办公室呈呈威风就行了,”朱辉站起身,上前几步将落在她头上的纸减下来,拍拍她肩上的灰尘:“我说你脑袋什么做的,磕了三四下还没有坏。”说着去按她脑子。

    郁初北赶紧让他停下:“别闹……晕着呢!”

    顾君之脸上的笑容有些不确定的看着两人,平静的目光渐渐有些茫然,他站在门口,站在门口……脸上的闲适以他无法理解的速度慢慢消失……

    朱辉最先看到他,本是稀松平常逗个趣的举动瞬间让朱辉浑身战栗,好似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下一秒就能结果了他!可他……可他什么都没有做……

    郁初北也看到了他,急忙开口:“快看看我头皮破了没有,好疼,有一本书好像是塑料皮,倒霉透了。”

    顾君之听到声音,混沌还没有理出头绪的大脑,被灌入新的命令。他下意识的盯着那个男人,向郁初北走去。

    朱辉觉得双腿打颤,浑身僵硬,他如果不离开肯定有恐怕的后果等着他。

    朱辉盯着巨大的压力,手掌撑着桌子一点点的往外挪。

    顾君之突然绷直脊背看向他。

    朱辉顿时僵在原地,哭的心都有,他不动了,他保证不动了。

    郁初北没注意两人的举动,侧着头等顾君之检查她有没有被划破:“君之——”赶紧看一眼,用不用帖创可贴。

    顾君之闻言垂头,修长的手指拨开她的长发……

    朱辉二话不说,趁此机会疯了一般冲了出去,嘭的关上房门!

    郁初北瞬间看向门口:“朱辉!你想赔门是不是!”瞥见桌上散落的乱七八糟的文件,几分钟前这些东西都叼在朱辉嘴里:“丢三落四,看他一会要不要进来找!有血痕吗?”

    顾君之看着她的耳朵,看着她拢开的发丝间白皙的头皮,心里有一些不开心,好似……心突然有些发紧。

    顾君之摸向心口的位置,紧的他呼吸急促,压抑,又不舒服。

    郁初北看向他,将头发放下来,已经不怎么疼了,就算划破了,也只是一点痕迹而已:“怎么了?你看来不太好,对了,你怎么自己上来了,还没到夏班时间。”郁初北看看时间还有十分钟。

    顾君之好像有那么点知道自己不高兴什么了,如果自己不上来,就看不到了是吗?看不到她就认为自己不知道,她不单会亲昵的凶自己,也会那样凶别人,刚才那个人,他就觉得郁初北与那个人说话的语气跟别人不一样,很亲近……

    可亲近不是只能对着自己吗……顾君之心里忽然焦躁的难受,他后悔了!他刚才该直接把那个人从窗户里扔出去!踩碎他!

    顾君之眼底陡然射出阴狠的光!

    郁初北突然觉得背后阴森森的,拿镜子的动作顿住:“君之……”

    “嗯……”声音如初,面色如旧。

    “怎么上来了?”

    “想你了。”

    答的天衣无缝,与平日没有任何不同,他看着她,目光都同样认真。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