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一百四十七章 狙击手
    坝头匪前锋距离燧发枪手越来越近。

    他们看到火箭熄火了,又渐渐地亢奋起来。看到那么多伙伴死在火箭爆炸中,而现在效命团的火箭不射了,坝头匪脸上都露出劫后余生的狂怒。这种怒气就像是老虎不小心被麋鹿鹿角用力顶了一下,伤到了肚子,所以无论如何要杀麋鹿泄愤似的。

    他们以最松散的阵型往效命团的枪口上冲过来。

    “劈开天”郭肖骑在他的战马上,在松散的匪兵中间来回穿梭,吼叫,鼓舞着绷得极紧的匪军士气。

    其他的盗贼头领们做着同样的事情,要让松散的队形不影响冲阵的冲击力,让冲阵的速度变得更快,更猛。

    距离一百米。

    距离五十米。

    秦昭已经看到坝头匪脸上的狰狞怒气了。

    看到这么多披甲盗贼冲了上来,秦昭部队里的新兵有些动容。毕竟他们只练了几个月,刚刚把队列练好,而刀剑搏杀的本领并不怎么强。

    好在盗贼的队列极为松散,五、六步才有一个人。秦昭的一千五百人站在一个半径二十五米左右的圆形阵型中。而这个圆形阵型面对的坝头匪,平均每一个面都只有五、六个人而已。

    而下一个面,下一个五、六个人,则在七、八米后面。

    秦昭将燧发枪手分为四组,进行四段射击。按照老兵们二十秒装弹一次的速度计算,秦昭的火枪手五秒就能射击一次,每次射击有一百人。

    而坝头匪的正面,五秒钟内只有二、三十人冲进燧发枪的有效杀伤射程内。

    坝头匪正面的松散阵型,根本不够四段击燧发枪枪手打的。

    秦昭将坝头匪放进了十米内,让拼命冲锋的坝头匪前锋冲到铁蒺藜面前,停下了脚步,才一挥手。

    “射击!”

    “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百发子弹像是雨点一样扑向了坝头匪。

    圆形的铅弹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是一般的鸟铳子弹。但在几十米的距离内,鸟铳子弹是极为致命的。根据戚继光的《纪效新书》记载:“岭南火铳眼口大,用条钢两次卷(曲),重六斤,亦有八、九斤。五十步(上)施放,足(射)穿一寸柳木板两层。兵士铠甲,无能当者。”

    即便是精钢制成的鱼鳞甲,也拦不住燧发枪手的子弹。

    鲜血像是春天的花朵一样在贼兵的身体上炸开,绚烂异常。

    秦昭把坝头匪前锋放进极近处才打,要的就是精确度。步枪手向前方的扇形区域开火,一次齐射就撂倒了四十米内的全部坝头匪。毕竟坝头匪排出的是极松散的阵型,四十米扇形区域的坝头匪也不过四、五十个人而已。

    那些冲到铁蒺藜面前的坝头匪还在琢磨怎么清理这些扎脚的钢铁,就一个个身中铅弹,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而他们的后面,整整三十米范围全部被清空。效命团的燧发枪制作精良,射击手各班班头分配目标合理,都是射击自己正面之敌,几乎把正面来犯的匪众全部打死。

    第一波冲上来的四十多人只有一个没被打中。他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突然站在了一个空无一人的无人区。他身边的胞泽全部倒在地上,惨叫呻吟,拼命地翻滚,似乎想靠翻滚把身体里的圆形铅弹滚出来。

    然后是第二波。

    第二波冲上来的四十多人学乖了,一个个弯着腰冲锋,步子慢了许多。他们没有那么狰狞怒火,也没有那么勇敢了。他们脸上有慌张畏惧的表情,毕竟前面四十多人接近全灭。全灭的四十多人是最勇敢的四十多个老贼,他们这些后面的人在气势上已经差了很多。

    迎接他们的,是第二轮无情的燧发枪齐射。

    四十多人像是四十个台风中的老旧电线杆,惨叫着喷出鲜血,然后毫无悬念地轰然倒下。

    然后是第三轮。

    “啪啪啪啪啪!”

    坝头匪的冲锋速度已经下降到一百米二十多秒了,所有匪众都睁大眼睛看着前面的枪口,目露面对死亡的恐惧。

    然后是第四轮。

    “啪啪啪啪啪!”

    正面已经没有坝头匪冲锋了,他们像是被选中的死刑犯一样无奈地走进效命团前方四十米扇形区域。

    然后一个个惨叫着捂着身上的伤口,呻吟咆哮,倒地抽搐挣扎。

    燧发枪四段射击的枪阵就像是绵绵不绝的喷火巨龙,把零零星星冲上来的匪贼全部打死。

    最后,正面没有人往前走了。

    正面的火铳铳阵太可怕了,这哪里是打仗,这分明是一群死刑犯面对侩子手。那些练了一辈子武艺的老盗贼像是沙包一样轻易被先进的燧发枪撂倒,所有的刀剑搏杀武艺一下子变得毫无价值。本来可以以一敌二,以一敌三的老盗贼们变成了廉价的炮灰。

    郭肖脸涨的血红。

    冲不上去?

    打输了?

    不一定!

    效命团两边好像没有火铳,两边包围过去的匪贼可以包抄火铳兵侧后。

    詹文已经带领三百骑兵往后面绕过去,要从最后方冲击效命团的战阵。

    郭肖骑在大马上,拼命地喝骂着越走越慢的老贼们,希望老贼们再次鼓起勇气。不知不觉中,他就骑到了效命团的百米之内。

    他以为自己很安全,毕竟效命团的燧发枪有效射程只有四、五十米。

    秦昭朝手下的二十名线膛枪狙击手一挥手。

    “打死匪首劈开天!”

    二十名狙击手瞄准了八十米外来回骑行的郭肖。这个距离上打移动目标有点难,毕竟郭肖是侧对效命团骑行,射击者是在攻击一个快速移动靶。

    但这边毕竟有二十把枪。

    “啪啪啪啪啪啪啪!”

    郭肖并没有中弹,也没有意识到危险,还在骑马呼喝盗匪们。

    秦昭怒喝:“再打!”

    滑膛枪枪手们开始扫射左右方绕过来的盗匪,但从更远处绕过来的盗匪就无法射击了,战斗似乎要演变成肉搏战

    秦昭在圆阵中间准备了四百张高凳子,滑膛枪手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上凳子射击肉搏战战线后方的盗贼。

    线膛枪枪手们则最快速度再次装弹。

    “啪啪啪啪啪啪啪!”

    二十把线膛枪枪口喷出火焰的一瞬间,郭肖像是一个沙袋一样突然失去了声音,从马上掉了下来。

    秦昭兴奋地一挥手,大声喊道:“打中了!”

    秦宁和赵良策举拳大喊:“打中了!”

    “劈开天被打死了!”

    “劈开天死了!”

    战场上突然发出了“轰”一声巨响。

    那声音是由无数老贼们的狂叫声汇聚成的。劈开天战死,所有人再没有任何继续冲锋的可笑念头。

    他们全部转过了身,撒腿逃跑。毕竟后面的压阵枭兵再可怕,也是可以搏杀的。而前面的这些燧发枪死亡枪阵,似乎是多少条性命都填不满的。

    前面的死亡禁区,比后面的压阵兵可怕太多倍。

    但是他们想多了,后面没有压阵兵了。郭肖一死,压阵兵也开始逃跑了。

    三千多坝头匪像是三千多头野猪,在十月的荒野上慌不择路。

    效命团的士兵们高举起双手:“打赢了!”

    “打赢了!”

    “万胜!”

    “万胜!”

    “万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