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一百四十二章 行刺
    秦昭骑马行在广州到香山县的官道上。

    秦有理、秦宁等人和一众亲兵们各自骑着大马,前呼后拥,兴高采烈地围在秦昭身边。

    如今秦昭的势力越来越大,秦昭带的亲卫也越来越多。这一次秦昭带了三十个骑兵亲兵在身边,从四面八方包围着自己,防范任何可能出现的危险。

    秦宁笑着说道:“守备爷,这陆以轩一死,就没有人敢封我们的店了。软椅店和玻璃店两间商铺一开,每个月又是上万两的利润。“

    秦昭点头说道:“只要这两间商铺不被人干扰,我可以再招募一千士兵了。“

    秦宁顿时眉开眼笑,说道:“守备爷,还要招兵?“

    秦有理骑在马上说道:“守备爷,兵多固然好。但是如今我们雇佣了两百铁匠在靖海卫堡里打造秦氏步枪,用料无数,而秦氏火箭的制备又是极费银子的东西。如果我们再在靖海卫堡招募一千士兵,帐上就要有赤字了。“

    秦昭点头说道:“我知道这笔帐,是要有赤字了。“

    “然而这是乱世,鞑子不断南侵,江西都快要守不住了。鞑子攻到广东来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不多抓着些兵马在手上,到时候无法和鞑子折冲。“

    秦有理叹了口气。

    秦有理是个实际的老账房,他也知道家国天下的道理,可是对他来说更重要的还是实际生活的利弊。鞑清对大明官员的态度素来是投降就重用,敢抵抗就血腥镇压。秦有理是真的有些害怕鞑子的手段。

    按照秦有理的想法,等鞑子来了,守备爷就该献城而降。这样一来,说不定在清国还能受到重用。

    说不定守备官位都能保留。

    但是显然,守备爷是个有血性的年轻人。向鞑子投降这种事情对于秦昭来说,当真是想都不要想,说都不能说。

    问题是三分天下,鞑子已经得了两分。届时鞑子如泰山压顶一样攻入广东,守备也就是真的星宿下凡,鲁班再世,也独木难支啊。

    当然,这些话秦有理不能说,只能在心里嘀咕。秦昭对秦有理有再造之恩,无论秦昭做什么选择,秦有理都只能一心跟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秦昭看了看叹气的秦有理,笑着说道:“老账房,这次便由你牵头,在香山县再招募一千新兵。“

    秦昭当然知道秦有理的心思。

    但是秦昭也知道,秦有理是个忠心的下属。这样忠心的下属哪怕对自己的方针有异议,也只会坚定执行自己的命令。

    秦有理拱手,说道:“下属得令!“

    秦昭点了点头。

    秦宁说道:“守备爷,你说陆家在广州城经营了六年,树大根深,会不会有什么后手?“

    秦昭目视前方,缓缓骑行,没有说话。

    赵良策点头说道:“肯定有,我琢磨着觉得陆家肯定还有外围势力。这些外围势力现在失去了陆家的保护,正是狗急跳墙的时候。我觉得守备爷这一段时间要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去危险的地方,防止陆家残余人等困兽犹斗。“

    秦昭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众人正在骑行,突然看到道路远处几十米外的山坡上亮起一片红光。

    那红光秦昭熟悉无比,是鸟铳开火时候枪管口的火焰。

    有人行刺。

    秦昭身子一缩,下意识地把身子贴在了马上。

    “啪啪啪啪啪啪!“

    一片清脆的枪声响起。

    秦昭左边两丈外,一匹高大的战马人力而起,将身上的亲兵摔到了地上去。那战马的脖子左边被鸟铳打中了,鲜血淋漓,在地上疯狂地跳跃,踢踏。

    秦宁马上反应过来了,喝道:“直娘贼!有人想刺杀守备爷!老账房和赵良策过来!我等护住守备爷的前后!“

    秦昭一挥手说道:“亲卫上去抓人!“

    秦昭跳下了马,小心地躲在马匹后面。二十九名亲兵则像猛虎出笼,兵分两路朝鸟铳射击的方向冲了过去。

    那些鸟铳射手想逃跑,纷纷跳上马狂奔。

    但是他们的马哪里有秦昭亲兵的马好?十个鸟铳手被二十九个亲兵一路猛追,没跑一刻钟就全部被抓到了。

    和刺客接面时候发生了一些打斗,亲兵们杀死了三个刺客。

    剩余的七个刺客被亲兵们抓着,扔到了秦昭面前。

    秦昭看了看刺客的武器。

    那是一种西北边军常用的鸟铳。特点是膛管前小后大,整个膛管看上去怪怪的。秦昭听靖海卫堡里为自己造鸟铳的匠户说过,西北缺好铁,鸟铳想不炸膛尤其不容易。所以那边的鸟铳工匠只能把铳管后部造得极厚。

    当然这样造铳,步骤就更多,成本就更高了。

    这样的鸟铳也只能在四十步的距离上粗粗瞄准,甚至有时候只能打准三十步上的目标。

    所以这些刺客十人伏击秦昭,却连秦昭的影子都没打到。

    其实没有膛线的火绳枪命中精度都是很低的,欧洲十七、十八世纪的战争都是士兵持枪冲到四十米内才开始对射,可见其命中率有多低。

    七个刺客都是年轻人,但是都不瘦,脸上皮肤也有光泽,显然经常吃肉。秦昭围着这些刺客走了一圈,一脚踢在一个看上去年纪最大的刺客身上。

    “你们是什么人?“

    那个二十七、八岁的刺客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骂道:“杀了老子也不说!“

    秦昭冷笑一声,拔出了腰上的钢刀,一刀劈向刺客的脖子。

    血像是喷泉一样从刺客脖子上喷了出来,刺客发出一声惨叫,拼命地用手捂住脖子,想按住动脉中喷出的血液。但是伤口太大了,他的动作毫无意义,他很快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

    秦昭用刀指着另外一个刺客。

    “你们是什么人?“

    那个刺客吓得屁滚尿流,拼命地朝秦昭磕头,一边哭一边说道:“守备爷饶命!守备爷!我等是坝头匪,大当家的说要给陆知府报仇,让我带鸟铳来刺杀守备爷,说虽然不太可能打死守备爷,但说不定真的成事!“

    “什么坝头匪?“

    “我等是龙门县王家坝乡银矿上的匪贼。我等聚集在银矿矿山上,靠银矿的收入衣食。“

    “尔等坝头匪和陆以轩什么关系?“

    “知府陆以轩和大当家亲得像结拜兄弟一样。每几个月大当家就去府城孝敬知府一次。知府得了大当家的钱,也就不向上峰申报我等劫掠百姓的事情。知府还多次向大当家许诺,最迟明年就招安我们,让大当家担任守备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