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一百四十一章 陆子鸿
    陆子鸿不知道他叔叔是怎么死的。

    在他看来,火器是不可能完全控制他家门前这块区域的。这块区域前后左右都是高墙大院,如果说有人想在这里刺杀,只能是趴在对面的院子墙上往这边射箭。

    又或者在院子墙上用火器射击。

    其他地方没有视角能杀人。

    两广承平已久,这边产的火器粗陋,火器的命中率往往不如弓箭。想在陆子鸿门口这块地方杀人,还是用强弓直射更加方便。

    至于一百多步外的那一家酒楼二楼,陆子鸿想都没有想那里会有刺客。因为那个酒楼二楼距离陆子鸿家门足足有一百步远,没有任何火器能够在这个距离上精准杀人。

    最准最准的鸟铳,也只能打五十步。

    所以陆子鸿此时听到陆以轩死在门口,整个人处于完全的懵懂状态。他以为杀手肯定是强行站在道路近处射杀叔父。而叔父身边那么多弓手家丁,这些刺客一击得手后肯定张皇逃窜,最快速度离开作案现场。

    陆子鸿本着他对大明,以及鞑清,所有火器的常识,判断自家大门口的刺杀无论如何是一次强行杀人。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在一次击杀成功后继续控制这一片区域。

    所以陆子鸿没有做任何防备,大大咧咧地冲到了自家家门。

    家门口,陆子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陆以轩,血流满地。

    他还看到撒腿逃跑的一个小厮。

    那小厮是拦住轿子喊冤的秦昭亲兵。趁着陆以轩死后一片混乱,他就赶紧溜走了。

    陆子鸿看着那个逃跑的小厮,以为自己看到了强行杀人的刺客。

    不过他的注意力现在集中在血流满地的陆以轩身上。

    叔父真的被打死了。

    自己的所有前途,随着叔父的死亡结束了。

    自己在广东聚敛的这些银子都藏在广州城的几个院子里,并没有送回家乡。叔父在知府的位置上,这些银子是绝对安全的。但是一但叔父死了,那几十万两银子恐怕运出广州城都难!

    多少人会上来落井下石,狠狠在陆家的尸体上咬一口?

    他突然感觉全身的血液倒流,头发冲冠而起,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的悲痛中。

    “叔父!~~!!”

    陆子鸿眼泪涌了出来,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

    但是陆子鸿的嘶吼只发了一声。

    一百步外,秦昭靠在一面窗户上,轻轻说道:“打死门口嚷叫那个男人!”

    五把来装填完毕的前装复枪调转了枪口。

    “啪啪啪啪啪!”

    陆子鸿刚想往前走,去看一看叔父的尸体,身上就冒出了五个血洞。

    陆子鸿胸口中弹,腰上中弹,就连脸上也被打了一发米涅铅弹,血液像是花朵炸开一样从伤口里炸开,刹那间就喷了旁边一个小厮一身。

    陆子鸿感觉全身的血肉一瞬间不再受自己控制。

    让后就是痛彻心扉的痛苦。

    “啊!”

    陆子鸿倒在地上翻滚,看得旁边的家丁小厮目瞪口呆。

    老爷死了,少爷也要死了?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刺客到底在哪里?

    刺客是刚才那个拦轿子的小厮?可是他已经跑了啊?

    刺客在四周的墙壁上?可是墙壁上空无一人啊?

    陆子鸿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滚不动了,身体开始做不规则的抽搐。抽搐了大概五息时间,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死透在那张牙舞爪的石狮子旁边。

    想了几秒钟,陆家的小厮们齐齐望向远处的酒楼二楼。

    因为不管怎样,啪啪的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

    但真的有人能从一百多步的远处取人性命么?如果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在战场上岂不是无所匹敌?

    小厮们知道自己今天碰到神仙了,一个个哇哇叫着冲进了陆家宅邸躲避,四处逃窜。

    秦昭看了看倒在血泊里的陆子鸿,冷笑了一声。

    秦昭还记得陆子鸿来砸自己的沙发铺子时候,那嚣张跋扈的二代气势。

    风水轮流转,今天这陆子鸿就死在自己手上了,像杀一只鸡似的。

    秦昭轻轻地敲了敲窗子,笑道:“完事!收工!“

    五个狙击手快速收起了步枪,准备从店铺后街溜出广州城。

    秦宁每人塞了十两银子,说道:“注意保密!“

    ……

    “制府!那陆以轩不知道中了谁的道,死在了他侄子家门口!“

    王化澄难得尊重了丁魁楚一回,悲痛地说道:“连带他的侄子也被打死了。“

    丁魁楚脸上一脸的惊骇,问道:“怎么死的?“

    王化澄叹了一口气,说道:“尸体我看了,是被火铳打死的。“

    丁魁楚诧异地张大了眼睛,问道:“凶手擒到否?“

    王化澄叹了口气:“陆家大门方圆八十步的前后我全部搜了一遍,但那一片区域都是官员子侄的聚集地,一查就知道,那一天没有任何陌生人进入那一片。“

    丁魁楚听到这里,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汗。

    王化澄继续说道:“陆家的小厮说当时陆以轩一掀开轿帘,刚露一个面,就被人打死了。听那时传来的啪啪声,火器像是从远处的一个酒楼二楼传过来的。“

    丁魁楚赶紧问到:“那酒楼是谁人的?“

    王化澄吸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就蹊跷在这里了,那酒楼最近刚被靖海卫守备秦昭买下,从酒楼二楼的窗户上刚好可以看到陆家院子。但是吾的家丁专门到那里去测量过,那酒楼二楼距离陆家大门足有一百步。”

    “一百步?这么远?”

    王化澄说道:“正是,制府,你是兵部尚书,可知道世上有火器能于百步之外取人性命的?”

    丁魁楚脸上阴晴不定,他想了好久,还是摇头说道:“这世上岂有火器能于百步上取人性命的?我当真没有听说过。”

    顿了顿,丁魁楚又说道:“莫非这鲁班一样的秦昭又发明了新的物事,能在百步上取人性命?”

    王化澄冷笑一声,说道:“如果秦昭发明了这样的物事,那别说广州城拦不住他秦昭了,就算是粤东粤西两省会剿香山县,也压不住他这样的鲁班再世。”

    丁魁楚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双腿有些发虚,踉跄地坐在了沙发上。

    王化澄摇头叹息,说道:“现在虽然感觉秦昭极为可疑,我等却没有丝毫证据能断定凶手是他。”

    丁魁楚脸色发白,没有说话。

    王化澄说道:“制府!如今封秦昭店铺的广州知府死了,秦昭又把他的店铺打开了,广州的同知不敢阻拦。我们要不要把广州的同知叫来,逼他封秦昭的店铺。”

    丁魁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缓一缓!按公!缓一缓!”

    “陆以轩在广州经营了五、六年,树大根深。陆以轩被打死,自然会有人发难,去找秦昭的麻烦的“

    丁魁楚似乎已经完全不关心怎么对付秦昭的事情了,反而朝王化澄问道:“陆以轩是打开轿子轿帘才被打死的,这么说只要坐在大轿子里不开轿帘,就不会被打死?”

    王化澄有些气结,尴尬地看着丁魁楚。

    丁魁楚满脸苦笑,说道:“按公!你不知道我也得罪秦昭很深,此子会不会在肇庆府埋伏我一回,实在是难以预料啊!“

    王化澄翻了个白眼。

    他明白了,丁魁楚被吓傻了。短时间内,想找丁魁楚一起对付秦昭是不可能了。

    可广东一省没有两广总督的统筹,谁能治秦昭?难道由自己这个言官来统筹?

    王化澄叹了口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