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一百三十三章 男儿
    定南堡操守官徐松涛将手上的玻璃酒杯高高举起。

    那酒杯沉浸在窗户中射过来的阳光中,闪耀出夺目的光芒,美不可言。

    徐松涛又将烧酒倒入玻璃杯中,再去看那玻璃杯,只见透明的烧酒和透明的玻璃杯连成一体,荧光剔透,像是一块水晶似的。

    徐松涛赞道:“美极!当真美极!”

    他小心地把酒杯用纸张包裹起来,放进礼盒里,说道:“用这玻璃酒盏做今年送礼的重头戏,当真是体面气派。这样的小酒盏以前西夷要卖二十两一个吧?如何有人用?现在秦守备只卖四两银子一个,一下子只要原先价格的两成。”

    “我们用秦守备的玻璃酒盏做今年礼单的重头戏,一定会博个满堂彩!”

    徐松涛每年八月都要出去送一圈礼物。

    没别的原因,只因为徐松涛是五年前的八月上任操守官的。上任的第一天,徐松涛就带着厚厚的礼单到处孝敬上司。不光是南海卫的守备,更有都指挥使司的上峰,甚至南海县的知县,徐松涛处处都要打点。

    因为第一年是八月出去送礼,而每一年又都要孝敬上司一次,所以徐松涛就养成了循例,每年八月都要大办一次礼物,到处送人。

    送礼的主要内容当然是送银子,什么都没有银子实在。但是那也不能全是银子,还需要其他礼物搭配,徐松涛每年都要给银子搭配一些贵重、有特色的礼物。

    这实在是很耗脑力的事情,有时候为了这当年“主打”礼物,徐松涛要绞尽脑汁,远赴几百里之外采购。

    但是今年,徐松涛不需要跑远了。秦昭的玻璃铺开张了,知道的人还不是很多,而徐松涛却第一时间知道了。

    徐松涛现在很关心秦昭的一举一动。

    秦昭卖出来的东西,必是精品。徐松涛去玻璃店一看,果然就发现秦家的玻璃制品质量上乘,物美价廉。

    徐松涛买了十套玻璃酒盏,加在十份礼单中。

    徐松涛的正室月娘说道:“官人!如今这是什么世道?北京城也破了,南京城也破了,人心惶惶的,你还送这轻薄易碎的玻璃做礼物?”

    徐松涛笑了笑,说道:“夫人!这你就不懂了。”

    “如今有富贵官禄的,他日也必有富贵官禄。要知道这鞑清虽然残暴,但是也是个讲理的。对于真心投降的大明官员,鞑清是有来必应,全部封官的。”

    “你不看南京的礼部尚书钱谦益剃头降清,就封了礼部侍郎管秘书院事,只降了一级而已。更有那徐州总兵李成栋,降清后四处征伐,现在更高升为鞑清的江南巡抚。更不说那洪承畴,祖大寿的事情。”

    “总而言之,只要现在在大明有高爵厚禄,满清南下时候剃发投降,就依旧有锦绣前程。只要不傲着头骂满清,不要组织兵马抵抗鞑清,换了国君还都是有官做的。”

    “现在广东上下的官员都知道这件事情,也都和我想的一样。所以你担心的乱世人命浮萍,朝不保夕的生活是不会来的。今日有官做,来日有官做。即便是那些商户富豪,也知道自己投靠的官户投鞑后还是会做官,自己的关系会一直有用。“

    “有钱人家,哪家哪户不依旧是歌舞升平,酒肉绸罗的?。”

    月娘咬着嘴唇想了想,叹了口气。

    徐松涛问道:“夫人怎么叹气?”

    月娘摇头说道:“我不叹什么!”

    徐松涛却不放过妻子,追问道:“月娘到底叹气什么,说来听听!”

    月娘吸了口气,说道:“我叹!我恨你们这些朝廷命官,乌纱君子,竟没有一个是男儿。鞑清在关外不过几万人马,算上挟裹的蒙古鞑子也不过十万人,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如今北京破了,南京也破了,家国不在!”

    “而你们这些朝廷命官,赳赳武夫,竟没有一个在此危难时候挺身而出,登高一呼组织大兵和鞑清厮杀。此等时候,尔等居然都在计算投鞑剃头后自己的前程官位,都想着鞑子一来就剃发求饶!”

    “继续做官?我看你们不是做官,是做狗!”

    徐松涛知道月娘素来是个刚烈的性子,听到夫人发怒骂人了,徐松涛哈哈一笑。

    “月娘,你说什么胡话。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你也要为你一儿一女着想?如果本官不顾生死和鞑子死磕,战死沙场,以后谁养大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你知道春秋大义,可你知道刀剑无情否?”

    徐松涛一口喝下了玻璃酒杯中的烧酒,笑道:“本官做官从来不考虑那么多,随大流而已。现在我知道各个官员都是歌舞如旧,所以这秦家人的玻璃酒杯就是极好的礼物。我不想那么多家国大义,只考虑把今年的礼物大事筹办好。”

    “月娘你就在家好好带孩子,等为夫送完礼的好消息吧!”

    月娘被徐松涛说得一梗,看着在屋子里玩木马的六岁儿子,月娘叹了口气。

    她站了起来,说道:“石头儿,来,不要玩木马了,洗澡换新衣了!“

    ……

    陆以轩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玻璃酒杯,脸上有些发黑。

    陆子鸿怒不可遏地站起来,说道:“叔父!这是哪个混沌货色送来的礼物。难道这混沌货色不知道我家和仁厚秦家有仇,我家不想看到秦家的东西么?“

    陆以轩无奈地摇了摇头。

    陆以轩的师爷坐在一边,笑了笑,举起了那酒杯。

    “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师爷笑道:“府公!这是好礼物啊!府公怎么收到这礼物不高兴了呢?“

    陆以轩冷笑一声,说道:“我不要秦家造的东西!“

    那个师爷笑了笑,说道:“府公猜猜,这个闪烁透明的玻璃酒杯售价多少?“

    陆以轩看了看师爷,说道:“以前通番海商也送过这样的酒杯给我,说是番国‘以他里’特产,一个作价二十两银子。“

    师爷笑道:“以前只有西夷贩卖这玻璃杯的时候,是要二十两银子一个。“

    “但是现在秦家卖这酒杯,只要四两一个。“

    “府公,你想想这里面差别是多少?“

    听到师爷的话,陆以轩和陆子鸿都沉默了。

    卖别人一样的东西,不算本事。但是卖别人一样的东西,却把价格打到原先的五分之一,这就是天大的本事了。这基本上意味着别人的生意不需要做了,以后所有的生意都归这新来者一家所有。

    陆以轩吸了口气,没有说话。

    陆子鸿诧异说道:“天么?如此说来,这秦昭要靠这玻璃酒杯赚多少银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