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一百二十八章 新田(加更)
    香山县县衙的废墟上。

    此时县衙已经不存在了,全部被大火烧毁,变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地上堆积着烧成焦炭的梁柱。空气中弥漫着木头烧焦的味道。

    宁登云站在废墟上,看到不远处一些百姓在冲自己指指点点。

    如今衙门已毁,宁登云又被靖海卫的大兵挂在城楼上挂了两天,在城楼上挂得屎尿横流,当真是把为官几十年的脸面都丢尽了。还说自己是堂堂二甲进士,没想到老得五、六十岁了,还要碰上这样不堪为人的丑事。

    现在衙门没有了,老百姓看自己出了那么大丑,也不怕自己了。就连自己在这里站着,老百姓都敢朝自己指点议论。

    真是情何以堪?

    就连胥吏、衙役们都看轻自己了。自己从肇庆告状回来,无功而返,胥吏、衙役们一个个避鬼一样避着自己。

    这些贱吏的心思很简单,现在明显是守备秦昭势大,而县令去肇庆告状,是要和秦昭死磕。这个时候谁跟着宁登云,不就是和秦守备为难么?

    经过这次闹饷后,香山县没人敢和秦守备为难。

    宁登云长叹了一口气。

    这县令还怎么做?

    宁登云在废墟里摸索,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那块玉雕成的知县大印。

    宁登云从怀里掏出一尺布,在废墟里找来找去找到一面看上去坚固的残墙。他把县令大印一包,挂在了那面残墙上。

    没心思和下一任县令交接了,宁登云要挂印而去。

    叹了口气,宁登云脱下了自己的官袍,也挂在了残墙上。

    他换上一身直缀,提着一个包裹,不再回头,走到了衙门废墟外等待自己的家人身边。

    奴仆们早已经逃亡散去,只剩下一妻一妾,一个幼女在等自己。

    老家还有三个儿子,三份家业,合起来有良田二千亩。

    不知道儿子们能孝敬自己这个失了官位的老头不?

    带着家人,他往北方老家的方向走去。

    ……

    秦昭坐在守备官厅里,喝了一口今年的新茶。

    举人王元跪在秦昭前面,不停地给秦昭磕头。

    “守备爷饶命!“

    “守备爷不要杀我,我给守备爷做牛做马,报答守备爷的不杀之恩。“

    秦昭笑了笑,说道:“确实,叶斌和邢福都死了。在我秦家村搞投献的三个举人只有你活着。但你不要害怕,他们二人之所以死了是因为和本官对抗。你既然已经悔悟,不再对抗本官,本官也没有杀你的理由。“

    王元被秦昭说得双腿战栗,不停地在地上磕头,渐渐把额头上都磕出了血。

    秦昭挥了挥手,示意王元停止。

    秦昭说道:“不过现在香山县没有县令了,我只有代管起香山的事情。我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田赋和投献。既然你已经醒悟,你就把你名下投献而来的土地全部还给原先的乡民,不要再向他们征收地租了。“

    王元愣了愣,跪在地上说道:“守备爷,这投献来的土地有各种名目,千种万种。有刁民献他人的田地,有争议土地,想稳妥地还回去,十分困难。“

    秦昭喝了口茶,说道:“你堂堂进士,自然是聪明过人的。你知道本官的脾气,就是要公正、秩序四字。“

    王元哭丧着脸,说道:“大老爷,那王元一家老小以后吃什么?”

    秦昭皱眉说道:“你以前接受投献赚的那么多银子,我都不没收你的,你还有什么计较?现在你和叶斌、邢福家的投献田地都这么办,以后整个香山县的投献田地也都要这么办,你不要讨价还价了。”

    王元听秦昭说没收以前所得几个字,吓得一头的冷汗。

    秦昭挥了挥手,说道:“你自己去做吧,做的好,本官自然不再和你浪费时间。做的不好,本官就取你项上人头。”

    王元吓得不顾额头上破皮流血,继续在地板上磕头起来。

    秦昭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

    ……

    一群秦家村百姓围在秦老三的田地边。

    还有一些秦老三请来的锣鼓手,唢呐手在那里等着,就等着引水渠的水一流下来,就开始敲锣打鼓庆祝。

    秦老三现在请得起这些敲锣打鼓的,他的弟弟秦老四在沙发工坊里为守备爷做工,一个月月钱二两。秦老四还没有成亲,只有十七岁,所谓长兄如父,秦老四把自己赚的钱都放在哥哥秦老三那里,只等存够了三十两就在村东头盖三件砖瓦屋子,娶个媳妇。

    所以秦老三手上有些银子。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秦老三就拿一些出来请人来热闹了。

    秦昭也站在等待水渠通水的队伍里。秦家村人虽然尊敬秦昭,但都不太怕他。秦昭此时身边站着好多人,有些人贴着秦昭站,丝毫没有被秦昭的官威吓得远远离着。

    不过秦昭身边的十个亲卫倒是有些紧张,这么多人的混乱场景,他们生怕有细作进来妨害守备爷。

    好在这里的人都是秦家村人,都是忠心的。

    众人等了一刻钟,便看到潺潺的细水从水渠里流了过来。

    秦老三撒着脚丫子在灌溉水渠上跟着水流跑,一边跑一边喊:“来了!水来了!”

    “水来了!”

    终于,秦老三随着水流跑到了水渠边上,跳下了水渠。

    “他刚一落地,水渠里的水流就灌进了秦老三新租的十亩田地里。”

    那水流颇大,起码有四五个水龙头的水流量,一下子就淹了田地旁边的一大片地。

    这些灌溉水流,都是六十丈外的水车汲上水渠里的。

    “有水咯!”

    “有田咯!”

    秦家村的百姓们见秦昭的水车真的能用,欢欣鼓舞。他们都道这下子真的要过上好日子了,兴奋地抱在了一起,欢笑雀跃。

    又有孩童在田埂上来回奔跑,学着大人的样子高举双臂:“有水咯!”

    秦老三赤着脚,在有水的田地里欢喜地踩踏着,大声喝道:“锣鼓呢?唢呐呢?敲打起来!”

    顿时乐器声就响了起来,无比的欢庆。

    周围更多在劳作的农民都被吸引过来,一个个来看秦老三的热闹。

    秦老三岂能不乐?新田一开,他的耕地面积就从四亩变成了十四亩。虽然累一些,但是以一亩两季稻子两熟的产量算,抛去地租,十亩守备爷新田可以为秦老三带来十五石粮食的收入。

    十五石粮食什么概念?一个农民汉子敞开吃,一年也只要吃一石粮食。十五石粮食换成银子是四十五两银子,可以换多少布?多少砖瓦?多少鱼肉?

    不止是秦老三能得到这样的收益,秦家村的每个人都能得到这样的新田。甚至以后所有香山县百姓都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秦家村的百姓们跳跃舞蹈,庆祝即将到来的好日子。

    这下子真的发了。

    无数人冲到秦昭的身边,朝秦昭磕头。

    秦昭哈哈大笑。

    想了想,他说道:“大家回去找老账房派驻在村里的会计秦育,让他给你们分配好新田。大家不用担心,香山县的每个农民都能分到十亩新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