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一百二十七章 权衡
    说真的,丁魁楚进广东以来还没捞够三十万两银子,怎么有三十万两去调动二万兵马?

    丁魁楚思考了一会,心里越来越凉,冷声朝跪在下面的宁登云问道:“宁登云,我问你,就你的观察,你觉得要调集广东、广西多少兵马才能匹敌秦昭的效命团。“

    宁登云眼睛左左右右转了一圈,想了好久,说道:“两粤承平已久,兵马战力有限,不能和边军相比。若是调广东的兵,怕是要两万兵马才有把握。“

    丁魁楚长吸了一口冷气,说道:“真要两万兵马?“

    宁登云哭丧着脸,说道:“制府明鉴,真要两万兵马!若是少于两万兵马,恐怕还要被秦昭击溃!“

    丁魁楚身后的师爷凑上去说道:“老爷,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我们调一万兵马剿灭秦昭,结果被秦昭击败。秦昭既然被我们逼反,乘势北上。南海县的城防是绝计拦不住秦昭的,秦昭拿下南海后可以轻松攻入广州府。“

    “秦昭攻入广州府后,随意把持一些生意征一些税收,可以得银无数,自然可以再招兵买马。而老爷你坐镇广东却丢失了广州府,世人如何评价您?秦昭现在没有反心,必然到处宣扬自己是被老爷你逼反。如此一来,恐怕新帝登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下老爷你这个两广总督,招抚被你‘逼反’的秦昭。“

    丁魁楚坐在那里,脸上越来越黑,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

    他看着宁登云的目光越来越阴损。

    宁登云拱手站在那里,不知道丁魁楚为什么越来越脸黑。

    丁魁楚想了想去,越发觉得师爷说的是正理。他猛地一拍茶几,把茶几上的茶杯都敲到地板上去了。

    哐当!

    丁魁楚竖起两道眉毛,几乎是怒视着小县令,大声骂道:“宁登云,你想诱本官逼反秦昭,害本官丢了这乌纱帽么?“

    宁登云听到这话,吓得眼睛瞪得鸡蛋一样大,扑通一声就跪到了地上去。

    “制府明鉴!学生一片丹心啊!“

    丁魁楚愤怒地一踢破碎的茶杯,说道:“你自己逼迫秦昭,让他的大兵炸营闹饷。这笔帐我还没有和你算,你居然倒打一把,说秦昭造反,要算计本官掉进这个和秦昭死斗的圈套里面去。“

    “你是何居心?“

    宁登云张大了嘴巴,好久说不出话来。

    丁魁楚说道:“如果我的消息没错的话,这一次是你阻扰秦昭在河岸两边修灌溉水渠,光天化日之下乱抓民户入衙门班房,拦住了秦昭为民为己生财的道路,才激得秦昭的效命营炸营闹饷的吧?“

    “我听人说你抓了十二名秦家村村民进班房啊?有这事么?“

    “秦昭以私产为国养兵!你却不让他兴产业生财,要让秦昭饿死。试问秦昭手下一千大兵如何看你?如何不进城闹你一闹?“

    宁登云听到这里已经是张目结舌。

    好久,他才说道:“督公!督公去年不是放话,说这广东的官场上绝容不下秦昭小儿么?“

    丁魁楚脸上一红,端起另一个茶几上的另一盏茶,喝了口茶。

    “此一时,彼一时也。“

    过了一会,他看了看身后的师爷,说道:“此事便不处理了吧?“

    师爷摇了摇头,小声说道:“老爷,这是烧衙门攻城,杀举人吊县令的大事,怎能不做处理?这事情要是不处理漂亮,广东官场上就会传总督怕了秦昭,所以这样的大事都不做处理,敷衍了事。”

    “这事情要么是效命团真地被逼得炸营闹饷,要么是秦昭居心叵测造反攻城。现在既然不能定这秦昭造反,就只能说他是炸营闹饷了。“

    “这事情要做的漂亮,如今只能严惩宁登云,把戏做足,让两广上下都觉得这宁登云是真混账,真的激得效命团炸营闹饷。要让两省的官员觉得您丁魁楚虽然满心找秦昭的破绽,但在这次的事情上也是找不到秦昭的马脚,实在是宁登云太混账。“

    “不这么演,官场上哪个人还敬你?哪个人还怕你?“

    丁魁楚如梦初醒,带着深深感谢看了师爷一眼。

    他猛地一拍茶几,喝道:“宁登云,你反复逼迫效命团和秦守备,最后逼得效命团炸营闹饷,汝该当何罪?“

    “南阳王以于福州称监国,本院必一封参劾文书到监国处,细数你这一次的荒唐行径,险恶动机!若是没有意外的话,你三年后的大计中,一个劣评是跑不掉的。“

    明代官员三年考核一次,如果知县三年大计中被评为劣,就很可能要丢官。

    宁登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制…制府,制府这是什么意思啊?“

    丁魁楚冷笑道:“什么意思,你差一点诱我跳入死局,失去官位,你是什么意思?“

    宁登云脸上顿时浊泪横流,趴在地上敲打地面。

    “制府在上,学生岂敢?学生岂敢啊?“

    丁魁楚挥了挥手,说道:“来人啊!把这…“

    他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一个家里的仆人冲了进来。

    “爹!这一下子没看住,夏葵一根白绫吊死在后花园的耳房里了!“

    丁魁楚顿时脸上一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无比心疼,大声骂道:“兀那东西!不是让你们好好看住她,绝不能让她寻短见的么?“

    那个仆人吓得往地上一跪,说道:“爹,刚才五娘说让我去她那里拿一些首饰给夏葵,还说要给我一根金钗让我融了去吃酒。这才一会儿的功夫,我一转身回来,夏葵就吊死在横梁上了。“

    “你个废物!“

    丁魁楚顿时两行浊泪流了下来。

    “葵儿!我的葵儿,你五娘把你害死了!“

    “葵儿!葵儿我不是不娶你进门,实在是你五娘管着太严,我不敢啊。“

    丁魁楚坐在广州买来的沙发上,整个人缩成一团,用双手死死抱着脑袋。

    宁登云突然觉得好尴尬,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观看下去,还是该和情绪失控的丁魁楚告辞走人。

    足足在房间里愣了三十息,宁登云才觉得自己不该待了。他拱手朝抱着脑袋懊悔的丁魁楚一礼,十分沮丧地退出了丁魁楚的三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