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第八十章 交接
    “防守秦昭见过提刑千户。“

    肖恒使劲打量秦昭,有些不忿,却不敢表露出来。这个靠天子圣旨上台的防守官到底什么背景肖恒不知道,但无论如何是自己惹不起的。

    惹急了他,到天子那里参自己一本怎么办?

    他把靖海堡的账册交到秦昭手上,说道:“这是靖海堡的账册。防守官看看吧。“

    秦昭翻了翻手上流水账一样的账册,说道:“好说!“

    肖恒看了看秦昭,拱手说道:“防守官,我在这个靖海堡有私田三百三十亩。这些私田是不缴屯田子粒的,还请防守官高抬贵手,不要加征子粒。“

    靖海堡防守官实际上就是靖海千户所千户。

    明朝的卫所制度下,卫所不但是武力机关,而且同时是屯田组织。卫所的百姓,也就是军户是要屯田,上交田赋的。这个田赋,就叫做屯田子粒。

    而在明末的实际情况下,大量的卫所的官员擅自更改卫所中子粒的收缴比例。卫所官员自己霸占的田地,卫所官就擅自决定不需要上缴子粒。而把需要上交的屯田子粒数字压在那些没有关系的卫所军户身上。

    不仅如此,卫所官员还肆意役使普通军户,把军户当奴隶一样安排在自己的私田上劳动。

    军户本来就承担远重于普通田赋的屯田子粒份额,既要操练,又要种田,本来的身份就像奴隶一样可悲。而明末的卫所官员还要多收他们屯田子粒,役使他们,这让军户的生活无比黑暗。大量的卫所军户逃亡。

    到了南明时代,大多数卫所里逃亡的军户比在籍的还要多。

    卫所制度下的田地都是屯田,岂有私田的说法?但上任防守官肖恒肆意在靖海堡划出自己的“私田“,而且让这些私田不纳屯田子粒。

    按这个肖恒的意思,他还希望他调走以后这些私田仍然不纳屯田子粒。

    这是多大一笔收益?如果一亩“私田“上缴八斗的地租的话,这三百三十亩私田的地租就是二百六十石的粮食。按现在广州城里的粮价,这就是八百两银子的地租收入。

    秦昭算了算,心里冷笑一声。

    他说道:“提刑千户说笑了。“

    肖恒眉头一皱,有些惊讶地看着秦昭。

    秦昭说道:“靖海堡的田地都是屯田,如何能不纳屯田子粒?第一年,提刑千户的私田要缴纳一半的子粒。后面的年份,提刑千户的私田就承担和其他屯田一样的子粒份额。“

    肖恒脸上一红,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想不到秦昭这么狠,上来就没收了他的特权。本来有不纳税特权的话,会有军户眼巴巴地求自己来租种自己的“私田“,就好像民户投献到缙绅名下一样。而没有不缴纳屯田子粒的特权,这些私田极难管理。毕竟他就要调到南海卫去,隔这么远,雇佣佃户来耕作自己的卫所军田有些鞭长莫及。

    万一租种的佃户说收成不好交不上地租,肖恒怎么求证真伪?怎么管理?

    秦昭虽然没有公然没收肖恒的“私田”,却也差不多了。过几年这些田地无法管理,就会荒芜下去,或者被秦昭以某种名义征收。

    肖恒冷哼一声,说道:“不愧是圣旨封的千户。“

    秦昭说道:“在下只是不希望靖海堡中一块法外之地,不受国朝国法约束罢了。提刑千户即将去南海卫掌刑罚,难道不知道卫所田地都是屯田,根本没有私田说法?“

    肖恒见秦昭说话越说越凶,就差把自己的那块私田没收了,赶紧说道:“千户说的也有道理,就按你说的办吧!“

    秦昭笑了笑,不再多说。

    两人话不投机,场面有些尴尬。

    肖恒琢磨着三百多亩私田地租没有了,心如刀割,说话有一搭没一搭。这在提刑千户任上要办多少冤案才赚得回来这么多地租?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秦昭是来接任他的,要办物资和人手交接的。秦昭随时可以以千户所残敝为理由参肖恒一封“玩忽职守贪墨多占“到南京兵部马士英那里,那肖恒就真的要重新学做人了。

    圣旨封的千户,那是有渠道直达天子的,不是地方上的普通千户可以招惹。

    肖恒不敢因此和秦昭翻脸,在场面上还使劲敷衍秦昭,对秦昭的话都表示赞同,让场面有些诡异。

    说了一刻钟,肖恒就说不下去了。他开始和秦昭办交接。

    “靖海堡下辖百户所五个,每百户所各有管队官一名,百户堡一座。“

    走出官厅,肖恒说道:“靖海堡内有军户三百二十一户,丁一千一百五十七。“看了看账簿,肖恒说道:”其中男丁四百四十六口,壮女三百一十七口,幼子二百零九口,幼女一百八十五口。“

    “男丁中旗丁二百六十九人。“

    旗丁就是卫所制度下的卫所兵。虽然明末卫所制度早就凋敝不堪了,上阵打仗的全是营兵大兵,但是大明还是坚持着祖制,在每个卫所都依然统计旗丁数目,还是卫所官员的考核指标之一。

    秦昭愣了愣,问道:“这不是千户所吗?怎么人这么少?“

    肖恒翻了个白眼,强颜欢笑地说道:“防守官,军户逃亡严重也是我大明各地的宿疾了。防守官以后细细管理靖海堡,就会知道其中的原因的。“

    秦昭吸了口气,没有说话。

    肖恒带着秦昭走到库房处,看到几个守库的旗丁正趴在地上斗蛐蛐,就没好气地上去踢了几脚。

    几个旗丁如梦初醒,抓着手上的红缨枪赶紧站好。

    肖恒翻着账簿,说道:“防守官,库房内有腰刀二百七十把,缨枪三百一十一挺,手盾四十六具,大盾一十三具。八力弓二十七把,七力弓四十三把,六力小弓六十一把。箭矢无算。悬户六十三具,守城擂石超过五百,无算。“

    肖恒最得意的就是他平日里就很留心收集守城擂石,所以说到库藏时候浓墨重笔地在最后提了一笔。

    站在他看来,这是靖海堡防守官可能做出政绩的唯一地方了。万一真的有不长眼的贼人攻打靖海堡,这城墙上一顿大石头砸下去,什么攻城器械都要砸烂。

    但秦昭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秦昭诧异地问道:“没有火器?“

    肖恒顿时翻了个死鱼眼,说道:“防守官说笑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