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第四十七章 女诫
    孙采生看到这一幕,惊得满脸通红,十分的尴尬。实际上他的屁股处同样是被硌得十分难受了,也已经无法坐着了。然而他刚才骂秦家商铺,打包票吴家人的软椅肯定好用,此时有些下不了台。

    他面红耳赤地站了起来。

    来合道摇头说道:“孙老友,便宜货色终究是便宜货色。宁可多花十两银子去秦氏商铺买正品,也好过坐在这等铁丝圈圈上面折磨自己啊?“

    孙采生听了这话脸上更红。

    范正运啐道:“这哪里是让人舒服的软椅?这分明是给人上刑的铁丝凳子嘛!这个软椅不能买!”

    孙采生被两个朋友教训,实在是抬不起头来。然而他在店里和家里都没有长时间测试吴氏软椅的实际效果,最后让两个朋友没地方可以坐,确实是失礼在先,只能连连点头称是。

    “等我拿原先的花梨木椅来给两位老友坐!”

    范正运左右看了看,发现堂屋里被四个软椅占据了空间。要换木椅的话必须把软椅先搬出去。这一进一出是巨大的工程,范正运和来合道本来是来看吴家软椅的,看完了效果就有了去意,没有心思再和孙采生瞎扯了。

    “不用了!孙老友,我等试了这吴家的破椅子,就知道轻重了。我等先走了,改日再来叨扰!”

    “孙老友,我等先走了!”

    孙采生一脸的尴尬,无奈地把两个客人送了出去,一直送到大门外才回来。

    他一回来,就看到端着茶水上来的仆人。

    他刚才对着两个朋友不敢发火,此时看到仆人,火气就上来了。

    “让你端个茶水怎么端得这么久!你的腿瘸了吗?”

    仆人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爹饶了我,刚才家里没有热水,我是在厨房里把水烧热了才烫好茶端上来的!”

    明代的仆人如果年纪比主人小,都管主人叫做爹。

    孙采生一脚踢在仆人的肚子上,把仆人踢得朝后面一滚,在地上翻了个筋斗才停下来。

    茶壶哐当一声摔在地上,全碎了。

    孙秀才大声喝道:“把这四个吴家的软椅拉到厨房去劈开烧了,把堂屋地方空出来。我这几天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去秦家的店铺里把四个正经弹簧软椅买来。”

    ……

    晚春时节,仁厚坊许相公家还是一副富贵悠闲的模样。

    许名在后院一个小亭子里读着《女诫》,那小亭子立在一个水池上面,水池的中间是一个一米多高的假山,刚好像屏风一样把这个小院子院门拦了一下,水池里铺满了睡莲,在晚春的暖风中绿油油的。许名的旁边点着一个香炉,一个侍女举着一个大大的纱扇轻轻吹拂香炉中燃烧的零陵香,让许名时刻能闻到香味。

    “一曰慎言。”

    “一曰修身。”

    侍女莺儿在旁边说道:“小姐,你整天读这些比夫子书还要枯燥无味的书,怕是要把人都读傻了,以后嫁给别人是要吃亏的。”

    许名问道:“如何吃亏了?”

    莺儿说道:“好比如说,如果你未来的夫君是个纨绔公子,流连那些院里姐儿不归家,最好的办法就是日日夜夜和他争吵,烦他烦得让他想到你就害怕。但是你又是明媒正娶娶进去的长房,他又不敢随意休了你。这样一来,他就再也不敢在外面久宿不归了。”

    许名噗嗤一笑,说道:“莺儿,你说的是小民家的事情。那些小民男人到了二、三十岁就娶不上媳妇了,更别提休了妻子再娶,自然无论如何也没有天大的胆子休妻,只能忍受发妻的撒泼胡来。”

    “但如果你嫁到大户人家碰到个公子哥儿,休了你还可以在娶,你这么胡闹那是一定会被休掉的。”

    莺儿咬着手指甲,说道:“还有这样的事情?”

    许名笑了笑,不再嘲笑蠢笨的丫鬟。

    她正在那里翻书,却突然看到一个肥胖白皙的中年人走近了后院。

    来人正是仁厚坊许相公,许名的父亲,姓许名德善。

    许德善朝许名挥舞手臂,大声说道:“许名!快来看你爹我买的新家具!”

    许名放下书本,问道:“什么新家具?”

    许德善哈哈大笑,说道:“你到堂屋里来看就知道了。”

    许名站了起来,随她父亲往堂屋走去。进了堂屋一看,许名看到四个方方正正的大椅子摆在中间。

    许名诧异地走上去,摸了摸大椅子的靠背。

    “好软!”

    她又摸了摸大椅子的座垫,却发现自己的手可以直接把那座垫压下去,自己的半个手掌都整个陷进座垫里面去了。

    她咬了咬嘴唇,一下子坐到了那座垫上。

    “好舒服。”

    许名在那柔软的沙发里只坐了三秒钟,就惶恐地弹了起来,诧异地说道:“爹爹,这是什么家具,怎么这么软?我往上面坐下去,只觉得整个人都要陷进去了。”

    许德善笑道:“舒服吧?”

    许名答道:“舒服是舒服,只是这也太舒服了,《女诫》言女子当勤励、警戒。坐在这样软绵绵的软椅里面,不是良家女子该做的事情。”

    许德善看了看许名,笑了笑。

    “你读书都读傻了!”

    “那你说,爹爹在堂屋里摆这四个弹簧软椅,给来访的客人坐,气派不气派?”

    许名咬唇说道:“这样的软椅给男子客人坐,当是比普通的木椅气派多了?”

    许德善哈哈大笑,说道:“还是我家名儿聪明大方,一阵见血。”摇晃了一下脑袋,许德善突然狭促地说道:“名儿你知否?这弹簧软椅是秦昭做的,那秦昭现在在广州城里卖这软椅,一把十六两银子,做得好大的生意。”

    许名愣了愣,问道:“秦昭?做生意?秦家村的秦昭?”

    许德善笑道:“当然就是你那个发小秦昭,就是小时候和你一起掏鸟窝的秦昭。”

    听到许德善的话,许名诧异地张大了嘴巴。

    “怎么可能?”

    许名说道:“那秦昭是个最老实的人,别人打他一巴掌他都不说一句话。在私塾里面被人叫呆子都不会反抗,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软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